无题

    景遥仔细卸了脸上的妆,然后开始泡薰衣草香氛浴。温的水慢慢缓解了体的酸痛,景遥舒服地眯眼喟叹,一躺就是半个小时。穿上丝绸睡衣,景遥坐上将两只腿架在被子上,轻轻按摩以消除一晚累积的疲累和酸胀。今晚和温则冬跳完一支舞,又不能拒绝楚飞扬、祝东风和许多认识、不认识人的邀舞,她都快成一只旋转的花蝴蝶了,以致现在小腿还发颤。只是这许多人里没有她今晚的任务--凌天傲,他与会场许多女人跳了舞,却独独忘了他的女伴。而且在送她回家途中,很少见的尖酸刻薄:让景遥不要得意忘形,妄攀高枝,男人不过是逢场做戏罢了等。景遥不知道凌天傲从哪看出她有那种无聊的心思,自己内心坦,并不以为意,所以抱住松软蓬香的被子很快就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第二天,也许是昨晚晚睡和疲累,景遥起晚了。她快速起,稍事整理,在楼下买了份早餐就赶往公司。幸运的是,离迟到还有五分钟时,景遥打好卡,长舒一口气。转头一群人走过,他们竟然一致问候:“景秘书,早上好。”景遥连忙也问好,心下却诧异什么时候十五楼的人也认识自己了。

    办公室里秦悦和病了一场的万巧曼都到了,景遥笑着打招呼。秦悦友好地回了个“早”,万巧曼却一脸郁色,不予理会。景遥不在意,等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万巧曼才阳怪气地说了一句:“才来一个月,就会摆谱了。”

    景遥本来想解释,猜到万巧曼可能是因为昨晚的事不忿,不能火上浇油,所以只说了句:“下次我会注意的。”

    万巧曼还想发作,被秦悦巧妙地转移了注意力,景遥才开始一天的工作。

    景遥早上的疑问在中午和李静吃饭时得到解答。温氏年会很隆重,登报是必然的,却没想到自己和凌天傲被登在了头版。报纸上她挽着凌天傲的手,男的俊伟不凡,女的按李静的话就是有种不张扬的惊艳。李静揶揄他们有夫妻相,餐厅不断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景遥脸边冒出三根黑线:女人啊,你们的天是八卦!

    凌天傲今天也来得很晚,但已经没有了昨晚那种奇怪的感觉。景遥汇报完行程后,他吩咐景遥订晚上法国餐厅的位置,还有邀请蓝亭小姐。这个蓝亭是现在很受欢迎的当红明星,景遥突然想起昨晚宴会上她也在,心中顿时了然。订好餐后,景遥还善解人意地订了一束红玫瑰,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然后把蓝亭写进“集艳册”里,又添一笔风流债。

    下午三点,景遥收到莫雅的短信:遥遥,昨晚你好漂亮。今天晚上出来庆祝,老地方,叫上静姐奥。景遥失笑,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变成莫雅庆祝的理由,但她还是马上回了个“收到”,然后给李静发信息约好,只等下班就行动。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