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名利场(二)

    用餐区的点心主人是用了心的,所以及其精致丰富。西式糕点有瑞士蛋糕卷、椰子圈、提拉米苏、黑.森.林蛋糕、芒果摩芬、丹麦酥、意式可可坚果Biscotti、加雷特酥饼、伯爵茶、意大利蛋白饼、维也纳苹果派等,中式的有杏仁饼、水晶包、玫瑰百果蜜糕、荷叶饼、莲蓉甘露酥、桂花粟饼甚至还有八宝饭、拌面、蒸饺、卷和景遥最的锅贴。每样都是很小的一份,可以让来客一一品尝又不至于太饱。景遥一下午都没进食,此时已是前贴后背。选了满满一小盘,再拿一杯鲜榨清香的椰汁,找一个稍隐蔽的座位,慢慢品尝这美味,顺便观察这现实版的名利场。

    水晶吊灯将整个会场渲染得高贵奢侈,三三两两握着酒杯的绅士西装革履淑女浓妆典雅。他们互相攀谈,尽显友好,只是这衣香鬓影、觥筹交错里终究少了一份率的真实。上流社会最擅长的是锦上添花,与平常人相比,他们若遭遇不测,是会更不堪许多的。所以景遥惊叹于那种堆砌出来的无与伦比的高贵优雅,却绝不会迷失于名利场。比起那些,景遥更喜欢手上淡香馨人的荷叶饼和杯中清甜爽口的椰汁。也许是为自己的志向短小,景遥低头抿嘴自嘲轻笑。

    却不想这憨可的一幕,早进入别人的眼帘。低头的景遥发现面前的皮鞋而抬起头来,看见来人的第一眼,很多年后也不曾忘怀,那是真正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光泽质感的深蓝色西装下包裹伟岸的躯,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风。此时皮鞋的主人已经坐在景遥对面的沙发上,他笑着对发痴的景遥说:“这荷叶饼是幸运的,竟能让佳人展颜一笑。”

    温润的声音,让景遥如梦初醒,忙收回自己的痴态,笑着回答道:“这里的糕点都不错,主人有心了。”来人听完,做了个景遥没想到的举动,从景遥的盘中取走一块荷叶饼,开始细细品尝。他的举动率自然景遥并不觉得冒犯,只是有些尴尬。幸好会场主席台的灯光此时亮起,音响也由原来舒缓的钢琴曲变成主持人高亢的声音,会场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他。他宣布温氏年会开始,接着请出了温氏董事长温文发表讲话。

    刚才坐在景遥对面的男人,已经津津有味地吃完了荷叶饼。他优雅地擦完手,站起来笑着问道:“可否告知芳名?”那清雅如竹的笑让景遥鬼使神差地道出“景遥”两字,那人笑着转离开进入人群。景遥被人群烈的掌声影响,是温董事长宣布了他的儿子从国外回来即将进入温氏的消息。于是景遥再次见到了刚才的神秘人。他就是温氏董事长的儿子温则冬,的确人如其名,整个人光华内敛温和宽煦,举止从容谈吐如兰,即使处冬季也会被缓和。他的声音好像有净化浮躁的功能,会场的人此时都静声听着他讲话。

    直到主持人宣布舞会开始时,人们仿佛还沉浸在他干净的声音里。而景遥则困扰于眼前的两只手,一个是一脸坏笑邪魅的楚飞扬,另一个则是刚发完言的温则冬,他们都绅士地弯腰伸手等待景遥的接受。景遥为难地望向后面走来的凌天傲,此时的凌天傲脸紧绷着,看不出绪,也不给景遥解围。祝东风见状还插一脚,也兴奋地伸出手,景遥现在可以用困窘来形容了。幸好冰山男沈昊开口:“应该先接受主人的邀舞。”闻言,景遥如释重负,将手放入温则冬温暖干燥的大手中,随着他走入舞池。经过凌天傲的旁,他还是面无表,可景遥莫名觉得压抑危险,以至于随着音乐起舞时,无法做到真正的全投入。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