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名利场(一)

    进入会场,就不断有人上来攀谈,“凌总裁、凌贤侄”的络绎不绝。凌天傲游刃有余地对付着,景遥则跟着凌天傲始终保持得体的微笑,还有时不时的握手、吻手礼。偶尔的猥琐蔑视因为景遥的淡定从容和凌天傲的细心保护而一一云淡风轻过去。直到景遥感觉脸部快笑僵了,不适感越来越强,凌天傲似有所察觉,对她说:“我们去那边吧。”两人便来到较隐蔽的角落,凌天傲招来服务员给两人要了杯红酒。景遥不太会喝酒,于是只拿着它浅酌,顺便放松放松表休息休息。

    正在此时,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轻车熟路地朝这边走来。看到他们,凌天傲扬起爽朗的笑容,不是刚才外交式的笑,而是真正的笑容。他们笑着拥抱彼此:“天傲,好久不见!”景遥正惊讶于凌天傲的真面目,其中有一个人将注意力转向景遥:“天傲,这位美丽的小姐已经打败万千金,成功地站在你边了?”

    景遥正想解释,他却话锋一转:“美女幸会,在下楚飞扬。”

    如此景遥只能客气地伸出手,答道:“你好,景遥。”本以为是握手礼,却不想他优雅地握住景遥的手,弯腰就吻了下去,那个吻并不是浅吻则止,反而绵长地令人尴尬。等他终于抬头,放开景遥的手,他眼中的灼却让景遥不舒服,那里面好似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冷。他没有规矩地系着领带,而是松开领口的三颗纽扣,整个人有股亦正亦邪的感觉。有人拉开楚飞扬,这是一个浑散发着冰冷感觉的男人,与凌天傲的距离感不同,这个男人是完全的冷。他客气地朝景遥伸出手:“你好,沈昊。”景遥忙伸手回应。

    那边的楚飞扬对凌天傲说:“怎么样,这个是可以代替若雨妹妹的?”

    这边的沈昊听见,对楚飞扬喝止道:“飞扬,别乱说话。”那一刹那,景遥看见凌天傲眉间紧皱了下,一丝郁色一闪而过,这个若雨是忌吗?

    不等景遥深思,其中一个刚才去挑酒的人朝景遥走来。这个男人更像一个大男孩,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打着一个很可的领结。年轻阳光的脸上微笑飞扬,因此露出的两颗小虎牙更显可:“景遥好,我叫祝东风。”

    景遥看着他突然想起了莫雅,一样的欢乐,毫不设防。紧绷的心因此放松,又兼他拿着酒杯,不自觉吟出:“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这本是一句极普通的诗,应景吟出,却不想面前的祝东风激动起来:“兄弟们,我找到媳妇了。”他不拿酒杯的手扯住景遥的手臂:“外公说了,第一次见面能说出我名字出处的就是我媳妇。”景遥心下只是懊悔,解释这是巧合。祝东风却不以为然,只一个劲要景遥见他的家人,害得她哭笑不得。

    旁边的楚飞扬戏谑:“市长家选媳的规矩还真是特别,天傲你怎么看?”此时凌天傲已走过来拉开祝东风,对景遥说:“你去那边吃点东西吧。”景遥如获大赦,忙转向用餐区,徒留凌天傲与的祝东风周。旋。其实她不讨厌祝东风,毕竟他与莫雅一样可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