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静女初妆成

    景遥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美。时尚的银色贡缎抹晚礼服,上面是淡青色纯手工荷纹苏绣,衬得她整个人如笼烟月。希腊古典发髻只用一个水晶发夹挽住,鸦鬓如云。淡扫峨眉,水杏般的眼眸含雾泣水,画上的淡青色眼影又显出几分媚色来,小巧秀气的鼻子下是诉还休的玫瑰菱唇。天鹅般细长优美的脖颈下是精致惑人的锁骨,只用一条水晶吊饰点缀,掩在前迷人的沟壑里,却是极致的魅惑了。洁白的柔荑一直完美到指尖精雕细磨的彩绘上,玲珑可的脚尖装饰着同款彩绘,只着一双简单的水晶高跟鞋,却更显得通透清明。顾盼间双鬓耳边钻石耳钉闪耀冷艳高贵的光芒,整个人竟如广寒宫仙子下凡,光华无度。

    寒羽见一个痴愣半天,一个局促尴尬,就轻咳一声,唤回凌天傲的注意力。寒羽对着刚回神的凌天傲偷笑,凌天傲稍有不好意思地转头,景遥的脸又红了半分。与寒羽告别后,凌天傲领着景遥走出造型店,门口那辆宾利却换成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银魅,景遥在时尚杂志上见过,有价无市的车型。驾驶座门旁站着一位四五十岁的一丝不苟的大叔,看见凌天傲笑着叫道:“少爷。”

    凌天傲亲切回到:“陈叔。”那个陈叔又对着景遥微微一笑,景遥也礼貌回礼。门童替二人拉开车门,两人坐在后座,空间很宽敞,景遥却还是因为凌天傲近在旁,而紧紧攥住礼服。为避免静默的尴尬,景遥只望着窗外一直后退的街景。而这一切,凌天傲从车上后视镜里尽收眼底。

    车子稳稳开了十几二十分钟,到达处于半山腰的温家庄园。车子停下,就有人上前恭敬地打开车门,用手护住车顶,凌天傲和景遥刚踏出车门,无数的闪光灯劈头盖脸而来。景遥从未经历这种阵仗,当时只是恍然。这时银魅开走,凌天傲走到景遥边,用只有两人听的到的声音说:“别怕,挽着我的手。”浑厚磁的声音立时让景遥缓和了几分紧张,伸手挽住凌天傲绅士屈起的手臂,向大门走去。闪光灯还在闪,可是景遥近在咫尺地感受着凌天傲上的气息,竟莫名觉得安全,脸部也不再僵硬,微微漾出笑容。多年后,凌天傲翻出这天媒体拍下两人相携而行的照片,对着景遥炫耀:“老婆,看我们就是天生一对。”景遥只是幸福地笑。

    走进庄园的大门,有人迎出来:“凌总裁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凌天傲握住对方伸出的手,笑着回应。那人应该是这里的负责人,与凌天傲寒暄完很有分寸地转向景遥:“这位小姐今晚艳压群芳啊,凌总裁好眼光。”

    凌天傲笑着介绍:“哪里,她是我的秘书,景遥。”

    “景小姐,幸会。希望今晚玩得开心。”

    “谢谢。”景遥礼貌回应。然后那个负责人便让凌天傲和景遥自便,自己又去招呼客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