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初遇

    那天景遥整理的资料有点多,她又不喜欢等到明天,所以整理完已经下班一小时后了。走出凌氏,夕阳西斜坠不坠,淡淡的余晖照得所有事物仿佛都镀上了时光的外壳,温暖哀凉矛盾的感觉。景遥往路边走去,突然凌氏右边的停车场传来一阵阵哀求声。一个穿白色莽纹翘肩西装,烫着红酒红卷发的女人拉住一个男人:“傲,求你,别赶我走,我只是想留在你边。。。。。。”男人神色无一丝波动,许久绯薄的嘴唇吐出一句话,景遥没听清,女人闻言神更加凄婉,只拉着男人的衣角不放。男人这时伸手从西装内侧掏出一个小本子和笔,写好,撕下塞在女人手上,甩开被扯住的衣角,优雅钻进司机恭敬打开的车门。宝蓝的宾利优雅冷酷地转弯,径直开往大路,与车擦而过时,景遥与那双眼睛有一瞬的交错,但却都无任何绪流露。再看那女人,紧紧捏住那张轻巧的纸片,蹲在空旷的停车场,无助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景遥知道他们就是办公室里那一幕的男女主角,摇头暗叹一腔柔尽错付于凉薄之人,究竟也有自己的错。只是慢慢走向远方的景遥,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会走到那一步。(最强悍的是命运)

    第二天上班,景遥听到最多的消息,就是总裁辞退了秘书安娜。这个人平时应该是个锋芒毕露的主,一点不得人心。譬如此刻,卫生间里三个女员工正讨论得火朝天:哎,知道不,总裁终于把那个妖精赶走了。这个人可了,以前gouyin二十八楼的那个吴东明,他老婆怀孕五个月被气得流产,搞得人家家里乌烟瘴气。还的天天打扮得像个夜店女郎。。。。。。话语不堪入耳,景遥面无表走出洗手间。三个女人顿了一下,发现是景遥又继续讨论。

    景遥坐在办公椅上,想起昨天那个蹲在地上的无助影,无论她做过什么那一刻的她都是可怜的。神思恍惚之际,一双细嫩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熟悉的茉莉清香,让景遥的嘴角弯起:“小雅。”“遥遥,你怎么知道是我?”惊喜声随着一张可的圆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景遥捏捏滑滑的脸蛋笑道;“不敢亦不能忘。”话音刚落,大大的眼睛闪闪发光,在它即将流出泪水时,景遥忙转移话题:“今天怎么来了?”果然立刻换了绪:“我来给你搞好同事关系的。”说着,招呼站在一旁的助理:“小方,给大家发便当。”然后就出现了二十七层同志们狂欢的场面,莫雅招呼所有人:“大家来,吃好喝好啊,我们遥遥需要大家多多照顾,麻烦大家了啊,来来来,大家都有份。。。。。。”不一会二十七层每个人手上都有了一份式寿司和一份解渴饮料。许是动静太大,副总齐风走出办公室,见此阵仗疑惑望向我和李静。我忙解释:“齐总,这是我朋友,请大家吃点东西。”拖过莫雅,转头才发现,那丫头竟定定望住齐风,再望齐风,竟也呆了。望着两人,我和李静好笑地对视一眼,怕是什么要发生了。我想俊逸温柔的齐风是极配莫雅的,只是莫雅的家世。。。。。。这时不知谁揶揄地吹了声口哨,办公楼想起唏嘘声,才让莫雅醒转过来,羞红了整张俏脸。吩咐助理小方给齐风送上一份点心,齐风接过,只站在那里傻笑。这个胜景,很久以后也是二十七层茶余饭后的谈资。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