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不吃了吗

    熊亦馨觉得自己快要被撑死了,尽管这样还是有一只手不断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东西。

    在司凛准备给她下一块鸡蛋饼的时候,熊亦馨一手抓住他的大腿,表极其痛苦。“我能不吃了吗?”他是不是想到新的变态法子惩罚她?

    撑死她?!

    这法子太狠毒了!熊亦馨这样想着。

    司凛动作一停,将鸡蛋饼一丢抛在桌上。接过佣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熊亦馨的嘴,然后继续用干净的地方擦拭自己的手。

    “吃太少了,以后每顿必须一碗饭主食。”司凛眼神扫过熊亦馨,自顾自的对着管家下命令。“如果被我发现没吃一碗,那你们就饿一顿。”

    熊亦馨抓着司凛手缩紧,在管家颔首的时候笑着拒绝。“我不要。”

    “那就饿两顿。”

    “司凛,你……”

    “一天。”司凛慢悠悠的数着,完全不理会在场佣人的惊恐的面色和熊亦馨越加扭曲的表

    终于,熊亦馨还是妥协了。“好,我吃就是了。”算你狠。

    司凛很满意的点头,揉着熊亦馨的脑袋把玩。

    阳光洋洋洒洒的落进餐厅,越过厅外的花丛在室内投下斑驳的光影,熊亦馨靠在司凛的怀里,迷糊糊的眼睛看着佣人来来往往的收拾碗碟,耳朵里是细碎的脚步声,背后是司凛宽实大掌的节奏缓缓拍动。

    熊亦馨想起小时候自己的愿望,便是能在这样平淡温馨的怀中安稳睡下,渐渐的她,她磕上了眼皮……

    管家带着匆忙的脚步从外头进来,刚要说话就被司凛眼睛一瞪。

    下意识的看了眼司凛的怀中,明了几分。

    管家的声音压得极低,老人的沧桑嗓音此刻压抑着沙哑。“是齐少的电话,邀您今晚去FLY……”

    两年前FLY已经被司凛买下,用熊亦馨的名字注册,从此以后FLY从一个奢靡的酒吧变成了K市里最高级的会所,就算是没有份的暴发户也绝对进不去的。

    司凛挤着眉头想了想,朝管家点了点头当做答应。

    他收紧了怀里的重量,坐着承受了许久重量的双腿有些麻木,他起定在原地好半晌,才迈开沉稳的脚步上了楼。

    佣人们说,那是他们第一次见司少爷走的那么慢,那么轻。

    司凛给熊亦馨盖好被子,走出阳台拉上了台窗,才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齐源,是我。”

    “嗯,在家。”

    “有新人?”

    “好,晚上我过去。”

    司凛挂了电话,单手撑着栏杆站了会儿,而后拉开台窗,看了眼上的人影,而后转过头继续盯着远处望不尽的森林,目光深邃暗沉。

    直到太阳的光亮逐渐染上红晕,站了一下午的司凛直了子,走进了房间。

    他单腿跪在边,俯下子亲吻着熊亦馨的额头和鼻子,最后是嘴巴。

    “唔……”熊亦馨睁开眼,恼怒的瞪着把自己呼吸夺去的男人,使劲儿的拍着以示自己的不满。

    司凛一把抓过她的手,松开她的唇转而在她手背上轻吻。

    “起来,我给你补过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