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会很您的!

    齐源耸肩,大咧咧的坐在了司凛旁边的空位上,交叠着腿,姿态悠闲。

    “淡定,绝对不会让你错过你孩子的出世……”

    司凛瞪了一眼齐源,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眉头上依旧是没有松开的折皱,好似刚刚那一瞬的疼痛仍旧让他不安。

    不过司凛的确觉得心有不安,无端端的感到心悸,他总觉得是有什么事发生一般。

    握紧拳头,司凛不想到远在大洋彼岸的熊亦馨,更觉得心底发凉阄。

    邻到预产期的子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用手指掐着来算了,每过一天,司凛就更加担心一天。

    若不是他强制自己暂时忘记熊亦馨,否则现在他怎么还能安然的呆在这里,不主动接收来自司宅的任何消息。

    司凛就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分心,对付雷家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候了,如果因为他的一己私而坏了他们三人布置已久的大局……他绝对不许这样的事发生哦!

    韩沉景看出了司凛低沉脸色下的隐隐担忧,叹了口气走到他边。

    “我把熊亦天送回去帮忙吧……”

    熊亦馨现在需要的是支持和亲人的依靠,也许熊亦天是最合适的人选。

    司凛抬起头,明白了韩沉景的好意和用心,很是感激的看着他。

    “好,麻烦你了。”

    司凛知道熊亦天和韩沉景关系的,好友的私生活他一般极少插手,不过这次韩沉景愿意主动帮忙,司凛自然是再高兴不过的。

    他怎么会不担心那个傻乎乎的小女人呢?……

    韩沉景也笑了笑,拍了拍司凛的肩膀,两个大男人用动作交流了各自的默契。

    这一副场景看在齐源眼里,却让他无奈的勾着嘴角摇头。

    “对了,听说这次贺家的人也会出席,你们司家跟他们算是和好了?”齐源无聊的把玩着自己手中的手机,突然想到不久前接到的消息,问道。

    当初司家和贺家的联姻可以说是闹得沸沸扬扬,那两个当事人现在都已经对那件事绝口不提,两家也是保持着不冷不淡的距离好多年,看来这次司凛的订婚宴,倒是两家重新确认关系的关键了。

    司凛敛下神色,沉言道。

    “嗯……我也接到消息,似乎这次贺家是派贺流飞过来……”

    韩沉景眉头一挑,“贺流飞?据我所知,上次他在公海豪赌上出了不少的风头……”

    司凛冷冷一笑。“不过是贺家没有位置的佼佼者罢了。”

    家族的人都知道,家族的继承人始终是以纯正血统和长子长孙为优先,司凛有这个优势,不过很可惜,那贺流飞可不是。

    贺流飞不过是众多贺家子孙中的其中一个,即使才华再好,手段再强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家族的黑暗和封建都注定了贺流飞只能成为辅助家族的工具,而不是统治者。

    齐源和跟着笑了一声,不过比起司凛的轻蔑来,齐源的要诡秘多了。

    “呵呵……要知道,有时候,某些机会还是要自己制造的。”

    “你的意思是?”韩沉景玩味的看着齐源,似乎理解到了他的话。

    齐源撇撇嘴,“我想贺流飞也不会甘愿屈于他兄弟之下,况且在我看来,贺家之中就当数他的能力最强,即使他没有那么心思,还不保其他人以为他能安安分分?”

    司凛淡淡的敛下眉头,语气低沉,说道,“有好戏,我们就看,不过现在,我不想被当成被看的那一个。”

    齐源点头,“好啦,我知道了……”站起,齐源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整了整折皱,“我这就回去找那个雷家继承人……”

    韩沉景也跟着站起了,表严肃。“我也走了,我去安排熊亦天回国。”

    司凛动容,牵着嘴角。

    “好,谢谢你们了。”

    齐源一笑,邪痞的模样带着坏坏上挑的唇角,“兄弟,我可不喜欢听这两个字。”

    司凛笑了笑,目送着两人离开了房间。

    烈风看了司凛一眼,言又止的模样。

    司凛撇头看见了烈风的模样,知道他的担心,微微笑了笑,语气和缓,当做是一种安慰。

    “你也下去吧,我的体我自己会注意的。”

    烈风低下头,恭敬的回答道,“是的,主人。”

    言毕,烈风便转,眼看就要离开房间。

    司凛拳头蓦地握紧,在烈风的脚距离那扇门还有一步的时候,出声叫住了他的动作。

    “烈风……”

    烈风脚下一停,转过头,带着不解的目光看向了背对着他的司凛。

    司凛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这几天很关键,所有来自司宅的消息……都拒绝了吧。”

    闻言,烈风脸上闪过一瞬的复杂,而后便转过了头,恭敬的低首回应。“是,属下会处理。”

    司凛一挥手,烈风便退了出去,这下子,整个房间里就真的剩下司凛一个人了。

    司凛颓然的把自己摔到了沙发上,弹十足的沙发将司凛整个人抛弃抛下来回了两遍,最后这个高大的子才深深的陷入柔软之中。

    司凛抬起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在寂静至极的房间里,他喃喃的张合的上下唇,声音发出的极细极低。

    但那指缝间没有掩盖住的唇边,隐隐的透露出他所说的三字,那么轻,却像是魔咒般刻在了他的骨髓里。

    “熊——亦——馨——”

    ……

    手术室的门,自那名医生重新进去之后,整整三个小时都没有打开过。

    外面等待的人,每过一秒,屏气和紧张的神色就越来越重。

    $53F6$96E8$5A9B$5728$5916$9762$6765$6765$56DE$56DE$8D70$4E86$597D$591A$6B21$FF0C$88AB$4EBA$770B$5B88$7740$7684$7BA1$5BB6$FF0C$4E5F$662F$65F6$4E0D$65F6$62AC$8D77$5934$7684$770B$4E00$4E0B$90A3$95E8$FF0C$5F88$60F3$77E5$9053$90A3$95E8$5230$5E95$4EC0$4E48$65F6$5019$624D$80FD$6253$5F00$FF0C$91CC$9762$7684$4EBA$5230$5E95$4EC0$4E48$65F6$5019$624D$80FD$6709$5B89$5168$7684$6D88$606F$4F20$51FA$6765……

    $65F6$95F4$FF0C$4E00$5206$4E00$79D2$7684$8FC7$53BB$4E86……

    管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终于,在时针再一次走过了一圈之后,管家忍不住再次开口了。

    $201C……$592B$4EBA$FF01$8BF7$60A8$8BA9$8001$5974$544A$8BC9$5C11$7237$FF01$5C0F$59D0$548C$5C0F$5C11$7237$771F$7684$4F1A$6709$5371$9669$7684$554A$FF01$201D$7BA1$5BB6$7684$58F0$97F3$5DF2$7ECF$98A4$6296$7684$4E0D$6210$6837$5B50$4E86$3002

    叶雨媛扭过头,恶狠狠的瞪着管家。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