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大腿……

    司家的书房,一贯清冷深沉的黑蓝色调的房间里,寂静的空间连落地钟的钟摆晃动声都变得异常响亮。*.

    司凛坐在转椅上,视线似乎没有聚焦,远远的望着落地窗外的某一点,而耳朵上的蓝牙却是一直闪着光。

    ‘叩叩’

    “少爷,我能进来吗?”即使隔着一层实质木板,司凛还是听出那是熊亦馨的声音。

    司凛极快的按掉蓝牙,将它取下往门上一丢,发出‘笃笃’的碰撞声。

    门外站着的熊亦馨吓了一跳,手上拿着的托盘差点被她丢出去。要不是管家伯伯让她上来给少爷送晚餐和顺便道歉,她早就吓跑了。

    熊亦馨深呼吸一口气,眨了眨刚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鼓起勇气再次敲响了门。

    “少爷,我来给您送晚餐,能让我进去吗?嗉”

    司凛走到门边,一脚踩碎已经摔得破烂的蓝牙耳机,刷的一下打开门,眼睁睁的看着熊亦馨在他的突然动作中吓得直勾勾的看着他不敢动作,红彤彤的眼睛里蕴着一抹惊魂和委屈。

    “放在桌上。”

    沙哑磁的嗓音响起,熊亦馨这才回过神,后怕的抖了抖背脊。“是。”

    她刚将托盘放在桌子上,就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

    啪嗒一声,仿佛断绝了她走出地狱的通道。

    司凛走到她后,一米八的个头完全有俯视她的优势,“听管家说你要预支三年的工资。暗”

    熊亦馨子一僵,没想到管家那么快就报告了。“是。”

    司凛哼了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让司家给你这个优惠。”

    熊亦馨低着头没有说话,司凛在为难她,她知道的。可惜双手下意识揪住衣服的动作,还是出卖了她。

    司凛早就了解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即使她现在没有抬头没有表,他仍旧知道她在愤怒。

    她讨厌他,或者说是恨他,他一直都知道。

    不过恨就恨吧,总比在她心里留不下痕迹要好。

    熊亦馨僵持了好半晌,眼看着托盘里的汤冒出的烟袅袅都散开少了许多,她还是打破了僵局。

    “对不起少爷,以后我会认真工作不会在走神的,求求您帮帮我……我真的很需要那笔钱,求求您……”她还是低着头,可眼泪已经簌簌的往下掉,一点一滴的打在她如玉的手背上,和钟摆的声响交喝着。

    司凛盯着她的泪,眸光黑沉。

    “理由,这么大笔钱,我总该知道去向。”其实他刚就派人查得一清二楚,熊妈妈那边他也已经叫人照顾盯好,也让人随时准备了康复院的高级病房和设备,不过他要熊亦馨亲口对他说,他要她求他,他要她依赖他。

    熊亦馨抿紧嘴,被沾湿的手愈加掐紧手里的布料,想起以前哥哥入狱,想起以前父亲的死,双眼再次朦胧一片……

    “抱歉,理由……我不能说,如果少爷不肯答应我的请求,我也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司凛玩着钢笔的手忽的握紧,闪烁着危险光芒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头颅,恨不得一手掐碎了她。

    她居然不肯说,居然不肯说!

    很好,熊亦馨!你成功惹怒我了!

    冷冷的一声轻嗤在书房响起,熊亦馨诧异的抬起头,泪眼里倒映出司凛狰狞的脸。

    “那好,你就自己想办法吧。”司凛松开手,那只钢笔已经裂开了两半。

    司凛的话像冰刺,一根根刺进她心灵最深的软弱处。

    当年的悲剧画面在她脑海深处被敞开一张张的放映在眼前,熊亦馨瞳孔陡然睁大,布满泪痕的脸上血色渐渐退去,她在司凛扫落托盘食物的之后尖叫哭喊着夺门而出……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