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不会是胃胀气吧?!(5000+)

    ( )    [.-]    你该不会是胃胀气吧?!(5ooo+

    又是一个周末,熊亦馨跟米小罗和雷风筝约好,一同去看最新上映的3d电影,而刚好休假的司凛,则是无奈的一人在家看文件。

    不过,似乎上天也不希望他就这么平平静静的度过如此美好的时间。

    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的透过玻璃窗,折着玻璃的层度照在地上,映出玻璃上的复杂精致的花纹,在浅灰色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美丽的暗影。

    书房里,司凛正坐在书桌前,埋头认真的看着笔记本上的文件,神一丝不苟。

    阳光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的向着房间的另一边斜去悝。

    古老的落地钟尽职的报告着时间,几声钟鸣声后,司凛动了动僵硬了许久的子,站起了走到了落地窗前,目光映照着斑驳的阳光,浅浅的投向不知名的远处。

    不一会儿,书房的木门被人敲响,好听的木质笃声传来,在安静的书房里异常的响亮,回响。

    “进来。”司凛眸子一闪,看见了花园里不属于他的粉色小车,猜到了门外之人莸。

    房门应声被推开,恭敬的管家沉步走了进来,向着已经转过面对着门口的司凛微微弯腰躬

    语气毕恭毕敬,恭谨道:“少爷,大小姐回来了。”

    “嗯,我知道。”

    司凛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似乎对这个消息并没有什么意外,而且也不太在乎上心。

    管家看了司凛一眼,想着还在楼下等待的大小姐,微微沉顿后,再次开了口。

    “少爷,您不下去见见小姐吗?毕竟小姐去了非洲好几个月才回来……”

    “不用了,如果她是想在这里住下的话,给她排个客房,要是不想,就送她回去。”司凛面对着笔记本的液晶屏幕,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着,同时回答道。

    管家微微一愣,要开口在劝说几句自己的少爷,而他后,已经是有一道清亮的嘲讽女声抢在了他的前头开口。

    “哼,我这弟弟一向是重色轻姐的,熊亦馨宝贝儿有事的时候就连夜派车把我从被窝里‘请过来’;现在过了滋润的子了,就轻轻松松的把我踹在一边不理会了,司凛,你可真行啊。”

    管家转过,对着司凛抬起的目光,一同看向了倚在门边的女人——司恬。

    司凛勾唇一笑,带着和司恬眼里如出一辙的笑意嘲讽,“司恬,去了非洲还真成非洲人了。”

    目光自下而上打量着司恬,果然这女人没有一处是白色的。

    司恬裂开嘴笑着,无所谓的支起子往书房里走,同时挥挥手示意管家可以下去干自己的活。

    而她自己则是在司凛凶狠的眼刀下自顾自的走到了沙发边,稳稳当当的坐下,穿着短裤露在外边的两条小麦色的大长腿,晃悠悠的架在了玻璃茶几上,一点‘规矩’都没有。

    “我喜欢晒黑不行么?你姐姐我天生丽质,黑了点是给那些女人更多的机会,你这个赚钱机器又怎么会懂……”司恬鄙夷的扫了他一眼,而后瞥见子有好几个毛茸茸的枕头和公仔,一脸惊奇的抱了过来,在怀里捏来捏去。

    她的声音带满了不可置信,“司凛,没想到啊你,居然会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喂,不觉得和你这里的黑色灰色的格格不入么?!啧,果然是子过甜蜜过滋润了,连兴趣好啥的都开始迁就了……”

    司恬啧啧称奇,抱着那些个抱枕是掐圆捏扁,完全是把它们当成了某个不远处正盯着她的男人,狠狠的‘欺负

    司凛眉头一动,面容早已经在她进来的时候沉下,声音更是带着一丝不耐烦和不快。

    “我很忙,如果没有事,现在请你……”

    司恬竖起一只手指,对着他晃了晃,开口,一字一句的说着。

    “不,你姐姐我有事要对你说。”

    司凛眉头一动,将椅子转过来面对着她的方向,双手环抱在,等待着她的话。

    司恬拍了下那抱枕,满意的看着司凛的面色变臭了一点,心里头小小窃喜了下。

    可是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又觉得心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这消息,和她当年的况,几乎是毫无二致。

    司恬叹了口气,算是大发慈悲的放开了抱枕公仔们,看向司凛的视线,那一双与司凛有着相同瞳色的眼睛里,带着几分伤感和自嘲。

    “司凛,家里……给你找了未婚妻。”

    她语气略微平静,可是唇角不自逸出的无奈,直白的显示了她的心

    呵,这就是出生豪门的悲剧。

    不能自已的婚事和人生,她是长女,当年被嫁给贺家的公子,一场毫无感的商业联姻,要她去当那个可怜的牺牲者。

    可是她没有妥协,没有低头,从家里逃了出来。

    婚事被取消,司家大小姐的名分还存着,但是司恬自己心里毕谁都要清楚,她这后半辈子,可能都回不去司家本家了。

    就算她的父母原谅了她的任,那些家族的附属者,那些只会向他们家族无止境吸血的虫子们,是绝对不会原谅她这么一个‘背叛者’的。

    当司凛只从美国来到中国,并在这里常年根据以后,司恬还以为,自己的弟弟,避开了家族的威胁和控制。

    那时候司恬还很羡慕司凛,羡慕他是男人,羡慕他能不受控制,羡慕他能主导自己的人生。

    可当她听闻那个可笑的消息之后,又觉得是自己以前太过无知了。

    那些吸血鬼们,怎么会轻易放过这样血量充足、质量上乘的司凛呢?

    司恬静静想着,却没有来得及捕捉到司凛眼底一闪而过的异光。

    听了司恬的话,他转过,继续面对着屏幕,手上也继续先前的工作敲打着。

    “我知道。”

    三个字,如此平平静静的从他嘴里头说出来,却让司恬感到措手不及。

    猛地抬起头看着弟弟绝对完美的侧脸,雕塑般的英俊深刻,司恬已经是瞠目讶异了。

    “……你,你知道?!”

    这家伙,居然知道?!不,其实让司恬震惊的是,她没想到司凛知道了这件事,还能这么无动于衷毫无动作?!

    这个根本不像她这个脾气一向强硬火爆的弟弟,这完全不像!

    天啊,是她听错了么?还是她现在在做梦?!

    司凛没有转过头看司恬的表,可却似乎猜到了她的心里所想,继续开口道。

    “我还知道了那个‘未婚妻’是谁,不必太惊讶,我自己会有打算。”

    司恬的脸色有些变化。

    司凛说的打算……似乎比她当年的还要大,还要令人震惊吧?

    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司恬严肃的脸开始显现几分笑意。

    她从沙发上起,走到了办公桌边,抬起的手,落在了司凛的肩膀上,力量不大,却是以姐姐的份,给自己的弟弟一份鼓励。

    “司凛,这一次,不管你做什么,姐姐都会站在你这边。”她看着他,坚定的说道。

    因为遭遇相同,因为感同受,所以司恬完全能够理解司凛的心,能够更加完整的给他鼓励。

    司凛没有动作,可是唇边扯起的笑,带着浅浅的欣慰。

    “嗯。”

    司恬对自己这个闷***的弟弟有些无奈,不怕死的趁机抓了下他的脑袋,便立即跳开到一边,若无其事的看着书架上的资料,窃笑隐藏在心底,狂妄到了极点。

    而司凛也是难得的好心,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放过了她的幼稚举动,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司恬在书房里中自然是找不到乐子的,折腾了书架没多久,便往门边走去,打算让佣人给她准备一份下午茶,去那温室花房里好好享受。

    司凛懒懒的掀了掀眼皮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而当司恬打开.房门之后,刚走没几步,就见管家向着这边走了来。

    “大小姐,少爷……”管家微微俯,行了礼,便道。“小姐回来了,还带了两位客人回来。”

    司恬当然知道管家口中的小姐指的是谁,呆了一秒之后便立即兴奋的往楼下跑,一声招呼也没打。

    司凛的面容在管家的一句话之间做了完全两极的变化。

    步伐移至门边,他盯着管家沉声问。

    “是米小罗和雷风筝?”

    管家点头,答道。“是的少爷。”

    司凛眼眸顿时间变得晦明难辨,影也是随着司恬跑去的方向,走了过去……

    “呀,亦馨,好久没见啊!”

    司恬在楼梯边,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熟悉笑容,向着那人挥了挥手,便是兴奋的叫道。

    听见自己的名字,熊亦馨也很是意外,转过,便看见司恬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

    一愣之后,她急忙的起

    “司恬姐?你回来了?”这让她很是意外。

    “是啊,我从非洲回来了。”司恬笑着回答,走近了沙发,看见了熊亦馨那突出来的肚子,脚步又顿时一僵。

    指着那圆滚滚的肚子,司恬感觉自己的手指都要抽筋了。

    “你……你这是……”那个最接近事实的猜想在脑袋里一闪而过,可又想到某个念头,惊呼道,“你该不会是胃胀气吧?!”

    这一句话,霎时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司恬都很无奈的笑着,丢脸极了。

    亏她自己还是个医生,这点没眼力的事她都能干出来。

    “扑哧——”熊亦馨捂着嘴抱着小腹抖着肩膀,很不给司恬面子,笑了出来。

    “这是怀孕啊大姐……”连米小罗都觉得看不过去了,擦了眼角笑出来闪烁的泪光,好心的替她解惑,“这可是六个月了呢!”

    司恬眨眨眼,表比刚刚在书房里知道司凛已经得知自己有未婚妻但没有动作的时候,还要呆滞和惊愣。

    熊亦馨怀孕诶!

    她就走了半年不到,熊亦馨就怀孕了诶!

    多么神奇啊!

    她走了过去,伸出手贴在熊亦馨的肚皮上感受了下,“亦馨,你真的……”抬起头,她看着熊亦馨的双眼,不确定的问道。

    熊亦馨点头,眼睛里是真诚和肯定。

    “嗯,我怀孕了,司恬,恭喜你,要当姑姑了。”

    司恬捂着嘴巴,“也恭喜你,要当妈了。”

    熊亦馨一笑,水眸里有着晶莹的水光浮动。

    司凛的脚步在楼梯处停下,看着不远处的她们,脸上难得的露出柔光。

    “姑姑?”这边的米小罗笑完以后,抓住了重要的字眼,看着司恬想了想,顿时明了,拍了手恍然大悟道,“亦馨,宝宝要交她姑姑的话,那就是说……你是总裁的姐姐?!”

    司恬这时候也才注意到原来一侧还有人,转了过头向着两人微微颔首,再一次点头回答了米小罗的问题。

    “嗯,我是司凛的姐姐,我叫司恬,你好啊。”

    司恬说着,已经是走到有些发怔的米小罗面前,率先友好的伸出手。

    而一旁站着的雷风筝,却是在听见了司恬的自我介绍之后,目光有片刻的闪烁。

    米小罗呆呆的伸出手和司恬交握着晃了晃,才傻傻的说道,“你好,我是米小罗,是总裁的办公室助手……你……没想到总裁还有姐姐……真,真不可思议。”

    而且,似乎和总裁的格相差好多哦!

    虽然有些黑,可是气质什么的都好好哦!

    米小罗完全处于发呆状了。

    司恬对米小罗的反应感到有些好笑,抿着唇浅浅弯了一下唇,她便转了头,看了一边的雷风筝。

    同样的动作,伸出手,“你好啊。”

    比起米小罗的小白反应,雷风筝倒是显得从容很多,唇角的笑意是刚刚好的弧度,不多不少。

    “你好,我是风筝。”

    听见这两字,司恬脸上的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僵硬掉了,连握着雷风筝的手,也是蓦然的锁紧。

    极快的眯着眼睛,用着锐利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在脑海里搜索着,很快便被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雷风筝!

    那个被美国司家挑选出来的,司凛的未婚妻,传说中她的准‘弟媳’!

    司恬猛地放开自己的手,后退两步,转过头,看向已经向着她们走来的司凛,企图在他脸上找到确定。

    果然,司凛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扭过头,她笑着盯着一脸无解的熊亦馨,“亦馨,她也是你的朋友?”司恬指着雷风筝,不避忌的问。

    熊亦馨眨了眨眼,后的司凛已经过来圈住了她的子。

    点头,理所当然的回答,“是啊,风筝是我的朋友,她人很好的呢。”

    司恬掐住手,对熊亦馨这样一幅天真的表感到不解和不耐。

    “怎么可能!亦馨,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司……”

    “司恬,闭上你的嘴!”

    司凛的未婚妻……

    这几个字,司恬还未完整的说出口,已经被司凛拔高的音调给喝止而断。

    司恬被吼得有些发愣,看着他双眼中隐忍的怒火和燥气,她心下明了几分。

    低下头,她错着他俩的子走过,“司凛,我在书房等你。”

    丢下一句,她直直的上了楼。

    熊亦馨拉了拉司凛的手,满是疑惑。“司凛,你姐姐她……”

    “没事的,管家,带小姐和客人去花房喝茶。”

    司凛亲了一口熊亦馨,已经说了自己的命令。

    熊亦馨瞥了眼有心隐瞒的司凛,只好带着自己的朋友去了花房。

    反正晚上还能问,现在就放过他了,哼哼!

    司凛的目光随着几人放远,对着边的管家低声补充吩咐,“好好盯着那个雷风筝。”

    管家低头,“是。”

    【多谢亲的荷包,抱住调|戏个~~~快要开学了,最近都在整理要搬去的东西,码字的时间只能拖到很晚,对不起啊……】本书全集.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