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亦馨,你在怀疑什么?!(6000+)

    ( )    [.-]    熊亦馨,你在怀疑什么?!(6ooo+

    低调的黑色轿车在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管家收了手机,回过头看着将目光放在车窗外飞驰景象上的熊亦馨,想了想,向她恭敬的报告着自己刚刚得来的消息。

    “小姐,少爷还没有离开公司,您不给少爷打个电再过去么?”

    熊亦馨慢慢的回过了头,摇了摇头道。“不了,要是打扰到他工作就不好了,我们去,我会安静的等他下班的。”

    “可是小姐……”管家有些为难,其实他心里头担忧司凛要办的事,可能是要隐瞒小姐的,不然,少爷在宅子里接电话的动作不会那么怪异悝。

    从来,少爷都没有对小姐设过防备的,因为少爷全心的相信着小姐,,可是这一次,管家微微动摇了念头。

    也许,少爷还是藏着一些小姐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抬头看了看已经又回过头盯向窗外的熊亦馨,管家猜想,也许是小姐也感觉到了少爷的异样,才会突然说要去公司看看吧莸?

    可是他要怎么办呢?两边都是主子,他到底要帮哪一边呢?!

    雷风筝下了停车场,拿出遥控系统按响了自己的车喇叭,哔哔一声后,她低下头拿出墨镜带上,将自己的大半张脸掩盖在墨镜之下,才脚步飞快的走向了自己的车子。

    碰的一声,她刚把车门关上,插了钥匙还未转动,就见她正面的过道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下。

    雷风筝动作一顿,因为她看见了那后座上由着穿女佣服侍的人扶下车的,大腹便便的熊亦馨!

    深意的目光跟随着他们进了电梯间便戛然而止,雷风筝微微勾起了唇,浅浅的笑意逸出,哗啦一声,她便又再次启动了车子的远程控制。

    车后镜里,一抹诡异的笑花在一张美丽精致的容颜上缓缓绽开……

    ……

    时隔许久,熊亦馨再一次回到这个自己第一次工作的地方,心头有股难以言喻的愫在涌动。

    她踏出了电梯,刚走了几步,便停下来对着后的人吩咐。

    “你们留在这里,我进去看看吧。”

    管家一脸着急,“小姐,您的子不方便,还是让老奴跟着您进去……”

    其实他是更担心里面的司凛啊!

    熊亦馨摇着头,拒绝着老人的请求,“管家伯伯你放心,我会小心的,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嘛……”

    她朝他投以一笑,不服气的嗔似抱怨般,便是如此,管家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步步走入了秘书办,心底的焦虑一丝丝的浮现出来。

    希望真的能一切顺利就好。

    熊亦馨走了进去,才发现这秘书办里头完全是空无一人。

    她有些惊异的眨了眨眼睛,掐着指头算了算,才反应过来今天其实是周六。

    那司凛是自己一个人在公司开工?加班?一个总裁?!

    熊亦馨脚步转了个弯,向着那总裁办公室走去,但又害怕打扰到室内人的工作,熊亦馨低低的轻轻的唤了一声。

    “司凛?”

    站在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前,她像着以往送咖啡的动作,一只手仍旧不离开自己的大肚子,一只手则是举起,轻轻的敲上了门。

    几声沉闷的笃笃声响起,可等到音落,熊亦馨还是没有等到里面人的回应。

    难道不在?

    熊亦馨有些不明白,管家明明说司凛还在公司的,莫非是听不见她的敲门?

    熊亦馨扭了下把手,发现门纹丝不动。

    锁住了?那就是人不在里头了……

    可是司凛,你会在哪儿呢?!

    熊亦馨有些失落的转了个,想要走回去找管家问问,目光一瞥,不经意的看见了那工作桌另一侧隔间里头的小门正开着,熊亦馨心思一动,朝着那边走去。

    她记得,那里是小型会议室。

    她走进,果真在隐约的门缝视线里,看见了那道熟悉的影,而那会议室,却毫无动静没有声音。//

    熊亦馨疑惑加重了些,也管不上司凛是否进行着重要的工作,径直的走了过去。

    怀孕以后便开始浮肿的脚刚踏进会议室的界限,那主位上背对着她的男人,便已经冷漠的沉声开口。

    “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还想提出更无耻的……”

    说话间,司凛幽幽的转过了子,等他看清楚那呆站在门口的人之后,浅薄的嘲讽在唇边猛然停住。

    “亦馨!?”司凛显然被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熊亦馨吓到错愕。

    但是他又极快的反应了过来,从主位上起急急走向了她,双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扶上她的腰

    “你怎么过来了?”他拨开她额前的碎发,同她说话的语气完全和刚才截然相反!

    熊亦馨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对自己的亲,她看了他一眼,没有在他脸上看见适才转过那瞬间的沉黑暗,她心里有着疑惑。

    “刚刚……你是以为谁,回来了?”

    司凛脸上一闪而过的翳,浅然笑道。“我以为是秘书长,他刚犯了事……不说他了,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管家他们呢?不是陪着你去做孕检了吗?”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画面,司凛低头看着她圆滚滚的肚子,目光倾泻的是不经意便散发而出的温柔。

    熊亦馨没有怀疑太多,只是疑惑掠过,快到她抓不住便消失了踪影。

    子太懒,她也不想再去深究。

    顺着他的大掌,熊亦馨索依靠在他的上,将自己的重量完全依托给他。

    “是我让他们等在门口的,检查已经做完了,我只是顺便过来看看你而已。”

    司凛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宠溺道,“就数你任,过来也不告诉我一声,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熊亦馨撅着嘴不满,嘟囔的抱怨着。“怎么你跟管家伯伯都把我当小孩,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好吧?而且就这么小段路,我还能出什么意外不成?你们就‘诅咒’我!”

    司凛见熊亦馨用几句话顶了自己的一句,完全的无可奈何,可是又心甘愿。

    “好好好,你最大你最厉害,我已经处理完事了,回去陪你看电影?”

    “嗯。”熊亦馨点头,跟着他的脚步一起转了往外走。她想着自己刚刚拍的照片,立即兴奋的对着司凛说着。“你知道吗,医生说宝宝现在比以前健康好多了呢……这次啊,我还拍了宝宝好多的照片,等上车的时候让管家拿给你看!”

    司凛微微一笑,这样抱着她看着她扬唇笑语,他心里的满足无与伦比的甜蜜,快要溢出来一般。

    这样子的甜蜜,他发誓,他一定要让熊亦馨过一辈子。

    但想到那雷家,司凛眼底闪过黯意和狠绝。

    他抬起眸,愧疚的看着她,“对不起,我这次没能陪你一起去做检查……”

    说不遗憾,那都是骗人的,完全骗不了他自己。

    他如此的在乎她,如此的在乎宝宝,怎么会舍得离开他们母子半步?又怎么舍得缺席熊亦馨的每一次检查和可以跟宝宝的每一次见面?

    可是,他现在,不由己!

    熊亦馨没有注意到此时司凛脸上的狰狞,微微的摇着头,她理解他的。

    “没关系啦,下一次陪着我就好了。”

    “嗯。”

    轻轻的回答,可司凛已经在心里做下了最重的决定。

    两人刚走到电梯间的出口,那里等候的管家看见他们相携走出已经是满脸的喜悦。

    “少爷,小姐——”

    ‘叮咚——

    管家激动的呼唤,完全被那陡然响起的电梯声打断了去。

    众人皆是动作一听,不自觉的将目光看向了那扇打开的电梯,除了司凛,看见来人的他们都是一副吃惊的模样。

    “风筝?!”熊亦馨惊讶的唤道,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人之后,便是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雷风筝走到了他俩面前,媚眼淡淡的扫过了一脸鸷盯着她恨不得她此刻消失的司凛,最后将目光移到熊亦馨充满惊讶的脸上,嘴角浅浅一弯起,露出迷人的笑容,道。

    “我把东西遗漏在这里了,所以回来拿。”

    熊亦馨更加不解了,“你的东西?你的东西怎么会漏在这里呢?”

    雷风筝笑的更媚了些,迎着司凛投来的森冷视线,她完全不畏惧他此时的可怕怒气。

    “因为……我已经算是司氏的员工了,对吧,司总?”她一眨眼,注视着司凛的双眸里,暗示意味极其的明显。

    其实当她看见熊亦馨过来的时候,就在那一瞬间,她便是改变了念头。

    雷风筝已经是不打算给司凛思考的时间了,现在,如果司凛不答应,也许她能做出更直接的事了。

    “真的?”熊亦馨没有注意到边人和雷风筝之间的诡异目光相接,而是替着雷风筝高兴。“太好了风筝,这样以后你就能和小米一起来看我了。”

    司凛目光一闪,低头沉声问毫无知觉的熊亦馨,“你认识她?”

    熊亦馨点头,虽然事过了一段时间,但她还是对雷风筝很是感激。

    “是啊,这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帮小米和主动把鞋子让给我的朋友啊!”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拍了下手,熊亦馨又扭过头对着雷风筝说,“都怪我记不好,忘记跟你说了,风筝,司凛让人重新给我做了那双鞋子哦,和原来的那双一模一样而且材质更好,我还特地做多了两双,过几天我让小米给你带吧。”

    司凛皱眉,原以为熊亦馨做三双那凉鞋是太过喜欢方便换着穿,没想到竟是为了要给其他的人,其中一个,还是雷风筝!

    他的小笨蛋,到底是知不知道现在她感激讨好的女人,可是她的‘敌’啊!

    听见熊亦馨的话,那雷风筝的脸上有瞬间的错愕,而后便被欣喜代替。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亦馨!”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的。”熊亦馨有些羞赧,低着头,嘴角的笑意一直浅浅的挂着。

    “对了风筝,你把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熊亦馨想到她是回来找东西的,心的帮她问道。

    司凛警惕的睇着被点名的雷风筝。

    只见雷风筝只是款款一笑,红唇微张,清亮的嗓音逸出,在众人耳间环绕。

    “我的口红。”

    她转过目光对着司凛翘唇,“不知道司总愿意不愿意让属下把自己的东西给拿回来?”

    熊亦馨瞥了司凛一眼,不等他开口便帮着他回答了。“怎么会,口红……是落在洗手间了么?”

    一般只有在补妆过后,才会把口红遗留下来吧?

    “亦馨……”司凛无奈的唤道,同时也是冷冷的睨着雷风筝,等待着她的回答。

    而雷风筝却是轻轻一笑,而后在众人的视线中,妖娆的姿绕过了司凛和熊亦馨,径直走向了——会议室。

    熊亦馨脸上闪过一抹狐疑,急忙跟了上去。

    司凛也是脸色一变,心里不好的预感扩大……

    几人前后跟着雷风筝的脚步进了会议室,而最前头的熊亦馨,却是真真的看见,她弯腰从会议桌的主位旁的地上,捡起了那只口红。

    “亦馨!”司凛一把抓住熊亦馨微微后退的子,冷的眼刀已经划向了那悠悠向他们走来的女人。

    熊亦馨一把推开司凛,目光怔怔的看着雷风筝手上的口红,呆呆的抬着眼问着她,“你怎么,会把口红掉在这种地方……”

    司凛浑一震,被推开的手,垂放会腿侧,握成了拳头。

    雷风筝像是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细微变化,低头将口红放回口袋,抬头看向司凛的目光里带着几分狡黠,她答道。

    “哦,刚刚帮司总整理资料,我的口红一向是放在衣袋里的,这个袋子有些浅,所以就掉下来了。”

    熊亦馨盯着她,眼里有丝挣扎,既想在她的脸上找到异样,又在懊恼自己的多疑和对朋友的猜忌。

    此时,她心乱如麻。

    “既然你拿回了东西,请你马上离开。”司凛沉着声音表达着自己隐忍的愤怒和不满。

    雷风筝似乎也不愿意多留,想着两人微微颔首,“是的司总,我这就离开……亦馨,有空我们电话联系。”

    熊亦馨愣愣的勾了勾嘴角,“好。”

    雷风筝向她挥了挥手,便绕转出了会议室,向着外头等候的管家佣人礼貌的点头以后,进了电梯。司凛对着不远处的管家使了眼色,后者便点头领命,带着众多佣人从楼梯间退离。

    一层顶楼,如今只剩下司凛和熊亦馨了。

    司凛叹了口气,走上前,这一次,他的动作满是她不容拒绝的强硬,一把将她的子扳过来,面对着自己。

    下手很重但用力极轻的,抬起熊亦馨倔强想要低下的下巴,漆黑双眸里的光几乎笼罩着她小小的体。

    “亦馨,你在怀疑什么……”

    这个小笨蛋,难道是在怀疑他和那个雷风筝之间有什么吗?!

    熊亦馨鼻子一酸,陡然转过了头,司凛没有想要伤她,所以很容易的被她逃离开。

    她盯着一侧,侧脸上的表没有多少的起伏,声音也是平平淡淡的,“我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

    司凛盯着她,目光滑落,看着她起伏不定的口,眸色更深。

    半晌后,司凛猛地抱住了她,头俯下靠在了她脖颈处,看着她浅薄皮肤下明显的青色血管,闭上了眼,轻轻的吻了上去。

    熊亦馨浑一抖,声音不可抑制的发抖。

    推拒着他,声音里藏着几丝酸涩。

    而司凛却是低低的笑了几声,“呵呵……我的亦馨,又在吃醋了吗?”抬起头,他看见她的眼眶已经开始发红,心头一痛,将她揽入了自己怀里。

    “傻瓜,我这么你,你又在胡思乱想了对不对?那个雷风筝我和她没有半分关系,如你所见,她是我的‘员工’而已,我知道你现在怀孕容易多想,但是也要相信我,拿出对你自己的信心,对我的信心?”

    推开她,司凛双手捧着她的脸,点点疼惜的吻将她眼角处摇摇坠的泪珠吻去,一滴滴吞入自己腹中,咸涩的味道他将它们藏进自己的心里。

    熊亦馨紧紧的闭起了眼睛,一双微卷睫毛像是被急雨打落的花瓣一般簌簌的扑扇着,双手无力的攀附着司凛。

    心窝里一阵阵的发,以至于让她神智迷糊,没有听见风筝那个重要的姓氏,更没有辨出司凛在说‘员工’二字的时候,几乎带了咬牙的劲儿。

    司凛的吻顺着她的脸颊弧度下滑,吻过她的鼻尖,吻过她的唇角,而后攫取了她倔强的小嘴,用尽了柔蜜意,吻着她,好像要用一个世纪的力量。

    好半晌,司凛才放开已经因为缺氧而开始气喘起来的熊亦馨,宠溺又无奈的咬了下她的鼻头,“小笨蛋,我们回家。”

    他打横的抱起她,在熊亦馨低头羞涩的时候目视前方迈开步子,那抹藏在眼底最深处的鸷底色,却是在没人能见的地方,越演越烈。

    雷风筝是吧,我记住你的挑衅了!

    ……

    回家后,熊亦馨拿出宝宝的照片,一点点的跟司凛细细看着,偶尔皱眉嫌弃,偶尔开怀大笑,表丰富,甜蜜满满。

    司凛抱着她,默默的听着她好像说不完的话,看着一张张模糊不清的婴儿照片,脸上的期冀不比熊亦馨要少。

    这是他们对一条生命到来的期盼,是对他们幸福结晶的最大希望。

    ……

    熊亦馨在上孕妇课的时候,和医生了解了自己可能会出现的精神况,仔细回想之后,也觉得是自己太过敏感胡乱猜测,便又暗暗拜托了小米让她替自己好好赔罪。

    不久之后,熊亦馨出门上街的频率高了,她和米小罗还有雷风筝,几乎成了逛街必出的‘三剑客’,关系极好极亲密。

    这是熊亦馨第一次觉得,有这样的两个朋友,是多么的开心和幸运。

    不过,平静美好的子并不会眷恋每个人太久。

    【不要怀疑,这是传说中的两更合一……打滚求咖啡求荷包!!!!!tot】本书全集.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