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未婚妻定了人了

    熊亦馨和司凛睡了午觉,两人双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司凛让佣人送来晚餐,让熊亦馨自己慢慢的吃着,自己便是蹲下子,就着药汤帮她按摩脚部。

    熊亦馨怀孕以后睡得较早,司凛常常处理完事回房的时候她都已经睡下了,便也将按摩的事给放了下来,现在难得有空,便吩咐了人熬了药汤,‘重旧业’。懒

    熊亦馨拉着他的肩膀,“起来吧,吃了东西再洗……”

    司凛头也不抬,摇了摇,动作一如既往,不,是比以往更加要轻柔小心。

    “你自己吃吧,待会让他们带你下去散散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晚上可能赶不回来,你自己睡吧。”

    熊亦馨也不知道司凛要忙什么,但也懂事的不会过问太多,答应了一声,便继续喝着自己的营养粥。

    吃饱之后,熊亦馨便在女佣们的搀扶下,缓缓下楼去了花房散步。

    而司凛进了衣帽间,换了衣服,边系着领带边走出房门,看了眼侯在一边的管家,随口问道。

    “蛋糕怎么样了?”他径自的下楼,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管家也不紧不慢的跟着他,垂首回答,“已经办好了少爷,蛋糕明天便能拿回来,只要安放在玻璃箱里头,便能永久保存。”虫

    “嗯,放进地下室吧。”司凛淡淡答应。

    “是的。”

    踩下最后一级阶梯,司凛从佣人手中抓过了车钥匙,急急的往门外走,“烈风那边有消息了没?”

    “半小时前回报,已经找到人了。”

    “很好,叫他看着,我现在过去。”

    “是,少爷一路小心。”

    管家的脚步顿在了车库前,看着司凛拔的影走向那辆低调的黑色辉腾,上了车,启动了引擎驱车离去,直到那车子的后尾灯的光亮在自己的眼中消失,才缓缓的收了目光。

    司凛一路疾驰,很快便到了许久没来的FLY。

    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刚停下,门前的小童便疾步走来,恭敬的替司凛打开来车门,并接过了他丢来的钥匙,照着上头的吩咐,对着司凛报告着。

    “司少,烈大哥已经在贵宾房里等着您了。”

    司凛面容微动,迈着脚步上了楼,在一道道的声声恭敬‘司少’中,到了贵宾房的那层楼。

    门口的侍者看见司凛走来的影,立即整顿神色,敲了敲房门,扭开了把手,将人毕恭毕敬的请了进去,再极快的关上门,脸色肃正的探察着周围的况。

    “主人。”

    烈风听见动静,从屋里走了出来,恭敬的向着司凛行礼。

    而司凛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便直接转进了里头,烈风眼光一闪,跟了进去。

    占据着中央大半位置的圆弧沙发上,一道修长的影正躺在那里。

    齐源两只手被反捆在后,翘着腿面无表的躺在沙发上,看见司凛进来,面色变得更臭了。

    “你这臭家伙,居然直接叫烈风‘绑架’我?!”

    齐源气急败坏的叫着,想着自己一下班刚串着钥匙下了停车场,边就猛地出现了一大群黑色西装的男人,要不是看见带头的人是烈风,齐源差点就启动藏在衣袋里的紧急系统了。

    没想到烈风这家伙半点面也不给,直接绑了他的手,不管他的嚷嚷将他推进了车里,一路颠簸,还把他带来了这里,直接上了这层楼进了这间房。

    他在这里无聊了一晚上,不管他说什么出什么招烈风都无动于衷,齐源就猜到肯定是司凛这个小气鬼说的命令了。

    早知道他就不好心的打电话跟他说生祝福了,没想到到头来还被人蒙了一把。

    司凛脱了外丢在地上,直接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翘着腿盯着齐源。

    冷笑一声,司凛撇着齐源挪着子坐正,眼光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他说道,“现在还有一个小时才到明天,齐源,你要是想耗下去,我也愿意等着。”

    “靠,司凛,你用不用这样啊?!”齐源郁闷了,怎么每次都能碰上司凛变态的时候呢?!

    这家伙,就竟是为像这样一点的小事折腾他,太坑爹了吧?!

    司凛一笑,好整以暇的合着双手搁在了腿上,“没事,我现在心很好,咱们兄弟也好久没有聚会了,陪陪我也好。”

    齐源猛抽着嘴角,愣是说不出话来。

    过了没多久,房门就被人敲响,司凛看了一眼烈风,后者便闪出去。

    再回来的时候,后已经是跟了一人。

    “耶,韩,难道你也是被司凛给弄来的?!”

    来人正是韩沉景。

    韩沉景看了司凛一眼,两人默契的交换了眼神,韩沉景便走到了齐源边,拍了下他的腿,歪着嘴角笑了声。

    “不好意思,我和你的况不一样。”

    “啥?”

    韩沉景低下眸子,邪气一笑,“你是被绑来的,我是被请来的,所以我们是不一样的。”

    说着,他还很是愉悦的挑了眉头。

    “靠了!”齐源大叫了一句,“你们两个合伙来整我的是吧?!”

    “谁让

    你没事多嘴的?”韩沉景瞥了他一眼,嘲笑他的自作自受。

    光为这是司凛早上还特地打电话来问他,其实他也听到些许风声,愣是没想到齐源这家伙守不住嘴,还没查清楚事就大嘴巴的给暗示了司凛,这才惹来司凛的疑心。

    “韩,你这次在中国呆了太久了吧?”司凛忽然开口,打断了韩沉景和齐源的互掐。

    韩沉景眉头一动,转过头看着司凛,看着对方黑眸中的猜疑,心知自己的思量已经瞒不过兄弟了。

    点了点头,韩沉景索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回去美国了……怎么,不欢迎我再次回归?”

    韩沉景挑眉,看着一个了然一个讶异的兄弟,勾起了唇角。

    齐源显然是一副不知况的模样,眨了眨眼睛有些痴呆。

    “什么,你要回来?韩,美国那边是怎么遭罪你了,你又跑回来?!”

    “齐源,你现在还是顾好你自己吧。”韩沉景不理会他的大呼小叫,起了,悠闲的踱步去了墙角处的小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伏尔加,淡然的浅尝着,挑着眉头静静的看戏。

    齐源哀嚎一声,痛骂了自己见死不救的兄弟,转了视线迎着司凛投来的目光,心里头冰火两重天。

    司凛再一次开口提示,“还有一小时左右。”

    齐源摇了摇头,直接坐起了子,直视了司凛的冷意目光。

    他认命,求饶了。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给我解开了。”他努努嘴,向着烈风比划着。

    烈风下意识的去看自家主子的意思,见司凛对他点了头,便走过去帮齐源解开背后的束缚,让他的双手得到了自由。

    齐源撇嘴,揉着自己的手腕,靠在了沙发垫上。

    “不瞒你说了,我的手下人接到了消息,司凛,你的未婚妻定了人了。”

    司凛嘴角的笑压下,开始露出了沉色。

    虽然自己已经多多少少的猜到一些,可是当自己从齐源口中听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烦躁不快。

    “美国那边搞出动静了?”

    “嗯。”齐源点头,看了眼吧台处,但同样皱起了眉的韩沉景,缓缓说道。

    “司家算是很看重这件事了,从开始挑选和结束,虽然高调着,但没有丝毫的戒备和放松……”

    “而且我听说,挑选的条件非常苛刻严格,最后选定的未婚妻,也被带到司家生活了一段时间,才最终确定下来……”

    司凛暗暗握了拳头,深深的呼了口气,对齐源问,“是谁?”

    齐源眸色一闪,缓缓开口,一字一句答道。

    “雷风霆的妹妹——雷风筝。”

    【这真心是第三更,因为去和蟑螂君战斗了,所以迟了两分钟,哭……T_T求荷包打滚中】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