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急什么【荐】

    司凛见她盯着自己一副发呆的模样,眉梢上了喜色,立即低下头,含住了一颗沾了油的红豆。

    入口香甜。

    “啊——”

    前突然被一股温包围,敏感的熊亦馨腰脊直直的一,难耐的尖叫出声。懒

    那顶端本来就是她敏感的部位,又因为怀孕,变得更加敏感许多,就连平时被司凛抱在怀里,磨蹭会儿都会觉得一阵酥麻。

    而现在,司凛的大舌灵动的在那里滑动着,沾染了油,凉凉的,油油的,就跟那润|滑剂一般,起了作用,使得她的|被激发的更多了。

    司凛的舌头卷着她的花蕾,一遍一遍的舐着,干净了白色油,那水嫩的皮肤上,便留下了一道晶莹亮色,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液,还是油的油腻。

    这边的吃完了,司凛复又抬头吃另一边的,同时伸出手爬上她那团被自己滋润后的软绵,手指飞快的拨动着|尖的敏感点,一手一嘴齐用,不给熊亦馨喘口气的机会。

    他就是要让她沉溺在自己的海了,跟着他,一起沉沦……

    衣帽间的亮灯光线照过来,更加显得熊亦馨的躯嫩白透亮,迷人到了极点。

    司凛深深的看着,用着自己的视线,膜拜着她的每一片肌肤。

    最后目光定在了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眼底的暗色里染了柔和的光。虫

    司凛又重新低头,绵长轻柔的吻,密密麻麻的在她的小腹上来回扫动着,小心翼翼的亲吻,没有可以的用力留下自己的吻痕,而是带着一种心疼和感激,吻着她,倾尽了自己的深

    这是他的女人。

    这是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

    这是要为他忍受十月怀胎辛酸的女人。

    他怎能不怜惜,怎能不心疼,怎能不感激?

    这是他的亦馨,呵……

    为了让熊亦馨没有那么难受,司凛不敢直接在她上撑着子,而是选择了到她的侧,长腿跪坐着,伸手又挖了一大块的油,这次而是顺着那红豆下的一圈粉晕,绕了一圈,用油将覆盖上,填满了那点红,留下了一颗红豆傲立的动着。

    熊亦馨浑起了战栗,连无力拉着司凛的手臂上都是一颗颗的小疙瘩,小腹下更是一股又一股的空虚感袭来,让她忍不住晃了晃脑袋。

    不经意的瞥见司凛越发深沉的目光,她心头一动,顺着他火|至极的视线看去,差点气晕了过去。

    “司凛!”她嗔一声,刚想抬起手捂住自己,却又被司凛牵住了双手。

    她羞愤的抿紧了唇,脸颊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下的部位,真真儿的害羞极了。

    这个色|狼,居然这么玩弄油……太,太过分了!

    司凛看出她的羞恼,宠溺一笑,还沾着些油的手指弯曲,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

    “羞什么,这样可是能让你的蛋糕更美味呢……”

    听了他邪恶至极的话,熊亦馨更加羞恼了,抡起小拳头想要去砸他,却又被他的大掌紧紧的抱住,控在了他温实的掌心之间。

    司凛求饶了,“好好好,我不说话,我‘干活’,好好证明我的理论,顺便犒赏特地为我做蛋糕的小宝贝。”

    他低低一笑,在熊亦馨睁着迷茫眸子之时,倾下头,张开嘴,一口咬住了她的软绵,那圈被他要在了嘴里,裹了油的一圈被他用牙齿蠕咬着,偶尔会咬着她的红豆低端往外轻轻扯动,让熊亦馨整个人化成了水般,柔万片。

    这时候的司凛早已经|火焚了,若不是想着要好好待着宝宝,他早就猴急的扒掉熊亦馨的裤子溜进去了。

    这次,他是用了十足的耐心,在那两团软上逗留了许久,久到连熊亦馨已经忍耐不住,推着他的子往下。

    她都要以为这是司凛故意在欺负她呢!

    半咬着唇,熊亦馨红着脸闷闷的求饶,“司,司凛……不要了,……啊,求求你……求,求你给,给我……”

    司凛抬起头,狼眼里精光闪闪。

    重重的拍了下她的股,司凛咬着牙骂着,“心急什么,我还忍着呢。”

    熊亦馨可怜的呜咽了一声,司凛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被叫麻了。

    “这就给你,小东西。”他佯装生气的抱怨了一句,便在熊亦馨无辜的盈盈水眸下,滑到了尾下处。

    熊亦馨穿的孕妇装是司凛特意派人定做的,为的是穿着舒适,穿起来方便。

    而现在到了司凛手里,倒是脱起来也方便了。

    司凛直接扯了腰间的结带,在按了扣子,熊亦馨下半的遮掩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给褪下,被司凛无的丢弃在了地上。

    司凛转头拿了一颗哈密瓜球,看了看熊亦馨那被密丛遮掩的神秘地带,再看看熊亦馨那凸起来的肚子,还是放弃了玩新玩意的念头,将哈密瓜球塞到了熊亦馨的口中。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嘴角,看着她迷离的水眸里雾气飘渺,“乖,好好咬着。”

    熊亦馨听话的点点头,司凛便又重新挖了油,另一只手拨开那三角地带的密林,沾着油的手指顺着她大|腿的弧度,邪恶的溜了进去。

    “啊……”熊亦馨低低叫了一声,咬

    了满嘴的哈密瓜汁,溢出的几缕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沾湿了单,显的更加|靡暧|昧。

    司凛也不停顿,就着油的润滑作用,开始缓缓的抽|动着手指,抬起头,小心的观察着熊亦馨的反应。

    见她毫无不适之感,司凛便急切的低下头,用自己的唇舌代替了手指,吸取着她的蜜汁,有着熊亦馨独特的女人香,还有那淡淡的油味道,一点不留的被他吸进了肚子里。

    “嗯……哼……嗯……”熊亦馨不住的轻吟着,嘴里甜甜的都是哈密瓜的味道,便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手指,水眸半眯着,忘的盯着天花板,享受着一***接连不断的浪潮向她袭来。

    直到知悉她已经准备完毕,司凛便抬起了头,动作迅速的褪掉自己上的束缚,将自己的火|坚硬释放了出来。

    熊亦馨已经三个月没有承受过自己,未避免她出现不适应,司凛还是在自己的炙|上抹了一把的油,而后邪恶的抵在了她的颤颤流出蜜汁的入口处,动作轻缓的摩擦着,一前一后的动着腰做着动作,浅浅的戳|刺着入口,一遍又一遍的耐心做着,让她渐渐的适应自己。

    有了油的作用,司凛很快便一举全部滑入,子沉沉的压了下去,但仍旧小心的避开着她的重点部位。

    在那一瞬间,两人皆是异口同声的溢出满足的叹声。

    这样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了。

    司凛不动,撑着满头的汗看着下闭着眼睛红着脸的小女人,极有耐心的问道,“痛不痛?”

    熊亦馨神智有些迷糊,但还是摇了摇头,“不……”

    司凛勾唇一笑,便抓着她的手开始轻轻缓缓抽|动起来,节奏快慢得当,温柔的不可思议。

    司凛抓着她微微曲起的一只腿,低头咬住了她的膝盖,薄薄的一块皮,很快便被他咬出了红色。

    两人的动作缓慢合拍,熊亦馨不时的扭动着腰肢,迎着他的冲击使他更加的深入自己,她忍不住忘的呻|吟着,丝丝媚,媚态惑人。

    “啊……啊……嗯……啊……”

    司凛也闭上了眼,沉浸在了|里头,抓着她小腿的手忍不住收紧了力度,腰的动作也不快了许多。

    过了半晌,司凛听见熊亦馨的声音低了下来,喘息却是更重了些,他便是知道她要到了极限。

    司凛伸手按着两人交合的位置,在熊亦馨紧烈的收缩中,自己也是腰眼一麻,泄了出去,两人几乎是一同达到了美好。

    余韵未退,熊亦馨仍旧是抖得厉害,司凛觉得自己的子又有了反应,便急忙的退了出来。

    扯过一边的被子帮她盖上,低头看了眼还直没有满足的兄弟,他无奈的摇摇头,转进了浴室,片刻后,又出来,连着薄被抱着熊亦馨也进了去……

    【额滴神,打嗝打了一下午,难道老天也不愿意我写?!!!】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