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哪儿来滚哪儿去吧

    熊亦馨已经知道要怎么回去了,在长椅上休息完毕,就开始了她一天零花费的‘逛街’行动,她倒也不怕司凛的人会找到她,反正逛一间就是一间,她可以很好的享用这一下午的时间。

    可相比起熊亦馨的悠哉悠哉,那司家里的况,可谓是水深火的状态了。懒

    司凛在医院里看了录像,得知熊亦馨是自己走出了医院,只能怒气冲冲的回来了,像着上次那般,派了全部人来全城搜索。

    不过这次司凛知道是熊亦馨自己有意而为,也没有大作风云,毕竟他也不想再弄大动作招人言语,而且美国那边,已经开始对他动了念头,难免会对他的这边的大动作有所监控。

    现在这时候,司凛还不想被他们知道熊亦馨的事,尤其是孩子。

    那样对他或者对熊亦馨来说,都不是好事。

    他在等着一个最好的时机,等着自己的壮大,足以完全抵抗美国司家的能力,足以完全脱离那个让他恶心了几十年人生的‘家庭’。

    而此时,司凛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中央,端正的坐姿,冷沉的面色,浑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鸷气息,无一不昭示着他的坏心

    管家远远的看着无人敢靠近三米的自家少爷,对熊亦馨的做法开始有了不赞同,并且隐隐的有了担忧。虫

    这样闹,似乎闹大了。

    现在小姐怀了孕,她有没有吃早餐,穿的孕妇装浑没有个口袋,自然就是无分文的处境。

    现在竟然还敢自己走出医院,太胡闹了!

    同时,管家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跟少爷坦白他们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比起少爷的生惊喜,老人家更担心的无疑是熊亦馨和孩子。

    可是,他又怕自己会坏了熊亦馨准备已久的心意,这真的让他难以抉择。

    司凛就这么坐了一下午,知道夕阳缓缓的爬下山头,徒留天边远处一大片红色霞光招摇着,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才微微动了动子。

    司凛眼神微微一变,动作极快的接起,不等对方说话就劈头问道,“人在哪里?”

    那头有些怔愣,缓了会儿对着司凛问道,“什么人在哪里?我是你姐啊司凛……”

    司凛眼底的一抹光亮瞬间陨灭掉,表变得生冷,“有事?”

    “诶,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亏你姐姐我现在打电话给你,生快乐啊……”

    “嗯,没事我挂了。”司凛随意的应付着。

    司恬立即来气,大吼着,“混蛋小子,居然这么对待我?!要不是老娘现在在非洲,不然一定飞过去揍死你。”

    “我挂了。”司凛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不理会电话那头司恬的叫喊,重重的挂上了电话。

    与此同时,司家的大宅外,有一辆白色的奔驰缓缓驶来——

    “管家,几点了。”司凛从沙发上起,双腿站的笔直,发麻的感觉有多重只有他自己知道。

    管家恭敬的走上前,低顺的答应着,“已经快要六点了……”

    他的话微微一停顿,看着少爷怒意森然的侧脸,还是决定开口向他解释清楚熊亦馨的今天的‘用心’。

    “少爷……其实小姐她是……”

    司凛已经侧了脸,等待着管家的下文。

    可是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门外就响起几声激动的叫喊,一字一字的挠动了司凛沉寂了一整个下午的心。

    “小姐……小姐回来了!”

    管家嘴一收,反应过来跟前的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老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大大地松了口气,忍不住扶手擦了擦眼角:小姐终于回来了。

    司凛大步走出了宅子外,正见某个消失了一个下午毫无音信的女人,现在正站在了宅门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他不动声色的走近,却没有刻意的掩饰住自己的怒气。

    “舍得回来了么。”冷冷的语气包裹住了他的怒意。

    熊亦馨虽然有些心虚,但不去转看司凛的脸,她就不会那么容易露馅。

    继续笑着对送她回来的几位的人致谢,“真是谢谢你们了,警察同志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

    几个警察被熊亦馨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谁会告诉熊亦馨,其实他们是因为听见她的住所才会主动选择送她回来的吗?

    现在城里谁不知道最大的财团司氏首席总裁司凛,在自己的宅子里养了个蜜宠,百般疼

    熊亦馨的出现,让他们几人开始打起了算盘,谁不想和这样的司家牵扯上呢,起码对他们以后的仕途来说,也是件好事。

    司凛见熊亦馨不理会自己,便转了风向,冷冷的风刮向了警察同志们。

    “哼,是吗,那就多谢你们了。”

    警察们赶紧哈腰点头,不敢恭维司凛的客气。

    “司总客气客气,这是我们的职责,职责……”

    司凛点头,“也对,人送到了,打哪儿来滚哪儿去吧。”

    他扯唇冷笑一声,在警察们诧异的反应之后,牵着熊亦馨进了屋,豪华精美却冰冷无的铁门关上,隔绝了警察们呆滞的视线,也关上了他们对司家的贪求的大门。

    熊亦馨被司凛强硬的带进了客厅,熊

    亦馨暗里瞥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管家一眼,撅着嘴甩开了司凛的束缚。

    “做什么,弄得我手好痛。”

    憋了一下午的气,司凛很想就这么直接发出来。

    熊亦馨无缘无故冷面对自己,也把他搅得满心烦躁。

    可是这个当头,他又不可能直接骂熊亦馨,毕竟要顾虑她的子。

    这样一来,司凛心里就更发闷了。

    熊亦馨转了一个眼神,想着刺激司凛,让他把自己丢回房间里不加理会,毕竟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干嘛,现在又不说话,没事的话我先回房了,走了一下午累死我了。”她故意冷声冷气的说着,就连宅子里的佣人都察觉出了今天熊亦馨的不对劲。

    什么时候他们的小姐也会用这种语气了?

    司凛却是一把抓住了她转甩动的手,尽管生气,可还是不敢太用力。

    “如果你不想见我,可以直说,为什么要玩失踪?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很担心?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还有,为什么今天你会这么反常,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我又哪里招惹你了?”

    自从司凛对熊亦馨挑开了话,他已经习惯了完全把事摊开来讲。

    已经习惯了甜蜜温馨的子,现在突遭冷空气盘旋,让他着实不好受。

    更何况……何况今天,是他的生,即使不受重视……

    听着他的压抑着的怒气控诉,熊亦馨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暗暗在心里头问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可是很快,她又坚定了下来。

    都到了这时候了,除了坚持,她没有办法了。

    司凛,为了你的‘惊喜’,我只好先‘对不起’你了。

    熊亦馨硬了心肠,直接扭过头不对他理会,声音也是淡漠的。

    “我累了,先回房,不许你跟来。”说着,便甩开了司凛的手,在女佣的搀扶下缓缓上了楼,坚决的背影一步步的走远司凛的视线。

    随着熊亦馨的离开,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这是佣人们第一次直视自己的主人吃瘪,额,太……太震撼了!

    司凛也很是颓败,勾着扯了一抹自嘲的笑,缓缓的上了楼,去了自己的书房。

    看来今年,他还是要在这个老地方过生了。

    ……

    晚餐是两人各自在房间里吃的,熊亦馨吃饱之后便擦干净了嘴,对着管家询问了作战计划是否顺利,便开始了最后一项工作准备——

    晚上十一点,在书房沙发上一人呆坐的司凛被一阵脚步声扰乱了心

    他刚抬起头想要怒喝外边人的无礼,书房的门就被人猛地打开,啪嗒几声开关动静,黑暗的房间里瞬间亮堂起来。

    “混账!”

    司凛眯着眼睛骂了一句,刚适应了光亮,就见管家一脸着急的站在门口。

    “少爷,小姐……小姐她……”

    “熊亦馨怎么了!”司凛怒气全失,心急的跑到门边问道。

    管家抽了口气,颤颤巍巍的说,“小姐在浴室里滑到了……”

    【第二更来了,我坚持不懈的求咖啡……吼吼,最近冷冷清清的要死鸟……一个个的不要霸王嘛,送杯咖啡都懒咩……】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