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馒头

    女医生又仔细的查看了宝宝的况,确定一切正常之后,那里干净的毛巾给熊亦馨擦干净了肚子。

    整个过程,熊亦馨都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而司凛的表则是由知道宝宝的别和健康的喜悦高兴,转化为对熊亦馨态度冷漠的不悦。懒

    他扶着熊亦馨坐了起来,刚弯下腰想要替她穿上鞋子,熊亦馨的两只粉嫩的脚丫子却是一晃,硬是将它们高高翘起,不让司凛碰到。

    司凛脸上开始有些难看,淡淡的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房间里的其他人,她们即刻会意忙不迭的恭敬退离,把偌大的检查室留给她们小两口。

    “亦馨,今天到底怎么了?”司凛不是不知道今天熊亦馨处处和自己作对,很故意一般,只是想着她是孕妇要忍让她,可不想自己的退让却让熊亦馨更加大胆起来。

    现在孕检已经完毕了,也知道宝宝是个以后可以继承他产业的男孩,可为什么,她偏偏一点表都没有呢?

    为什么,今天的她和以往的她大大不相同呢?

    熊亦馨嘴一撇,目光不去看他,其实是心虚,但司凛看来是不屑。

    “没什么,检查完了是吧,我先走了。”熊亦馨自己勾着腿穿上了鞋子,索自己下了地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司凛气的发青的一张脸。

    司凛握紧了拳头,然后默默的松开,默默的垂首,跟了出去……虫

    司凛刚走到电梯间,明明看见那电梯门还没有关上,脚步加快。

    可电梯里就站了一个熊亦馨,她一看见司凛,立即按下了关门键,一张脸板着面无表的盯着门外伸出了手,可是又顿在了半空中的男人。

    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司凛颓败的放下了手。

    而一边看出了两人闹别扭的医护人员似乎想要上前帮司凛疏导疏导,可是还没等他们靠近些,司凛的拳头已经抽出来,重重的砸到了墙壁上,那有着浅色纹理图案的光滑墙壁,在司凛拳头打下的位置,立即裂开了几道缝隙,吓得几人不敢再有动作,生怕自己被当成下一块墙壁被砸碎。

    熊亦馨仰着有些发酸的脑袋看着一个个往下降的字数,看了一眼电梯里,知道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以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唉,这个网上教的也不知道对不对,看来她现在已经完全把司凛给惹毛了,要是这样的话,晚上的惊喜应该够了吧?

    不过还有半天时间要怎么过?难道继续就这么跟着司凛冷眼耗下去?

    不行啊,她刚才差点就破功了,要是耗着一天,她肯定熬不下去的……

    熊亦馨皱着眉头冥思苦想,若有所思的走出了发出叮咚声的电梯……

    司凛等人是坐了下一轮的电梯下去的,可是一去大堂,哪里还看的见熊亦馨的声音。

    司凛心里一急,连忙跑出去看了守在医院门口的下属们,见他们一副呆头呆脑的模样,心下立即被凉水泼了一般。

    “该死!”司凛低低咒骂一声,猛地转过头对着后跟来的院长大吼,“给我找人,把全部录像都给我调出来!”

    “是是是……”院长吓得脚下一滑,踉跄了几下被旁人稳稳扶住以后,立即跑去了保安室找录像。

    转了,看见几个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下属,脾气没由来的更火了几把。

    冲着他们大吼,“愣着做什么?还不去给我找!”

    西装下属们急忙分队进入了医院展开搜索,丝毫不敢有所怠慢。

    司凛站在医院大门前,烦躁的瞪着医院门牌上的几个大字,一脸恨不得将它们切碎的愤恨表

    熊亦馨,今天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Sh.it!

    ……

    熊亦馨逛了一个楼层,发现自己光荣的迷路之后,找了一个护士模样的人,拉着她问,“请问要怎么出去呢?”

    护士指了指走廊尽头,“一直走下去,那边有个安全出口。”

    熊亦馨笑了笑,客气的道谢,“谢谢你,麻烦了。”

    “不会。”

    熊亦馨照着指示走过去,看见有一半透明的大门,她扭着头看了周围几眼,发觉已经没有其他出口后,便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当半透明的门晃动了两下停止之后,两名西装穿着的男人恰好经过,精确的目光扫描着楼层,而后对着耳机里报告,“这里也没有。”

    ……

    过了安全出口,熊亦馨来到了医院的后花园,然后照着其他过来看风景休息的病人的指示,绕到了医院的大门。

    熊亦馨一眼就看见了司家那辆***包的不得了的房车,刚松了口气要快步走过去,可是迈出去几步,又被她收了回来。

    摸摸开始有些圆滚滚的肚子,熊亦馨低头问着自己的宝宝,“宝宝,你说妈好久没有出来逛了,现在出去一下会不会怎么样呢?”

    “嗯……你爹地可能会生气,不过,今天妈最重要的任务是要给你们爹地惊喜,对不对?”

    “好,就这么说定了,宝宝,妈带你去逛街!”

    熊亦馨自言自语的说着,完全没有真正给自己宝宝决定权和说话权,接着开始繁乱起来的人|流,熊亦馨轻松的绕开了司凛的视线,拐进了医院隔壁的小巷子

    里头……

    似乎有着一种感应,司凛倏地转,鹰隼般的眸子在人群中极快的扫视着,可惜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熟悉影。

    “司总,找到小姐的录像了……”院长极快来报道。

    司凛没有多想,直接转了拔腿往里走去……

    熊亦馨出门可谓是两手空空,两袖清风。

    钱包手机什么都没有,她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跑出了司凛的控制范围。

    不过这个问题,还是当熊亦馨自己走到一个陌生的街口的时候,才蓦然惊醒。

    可是转过头一看,人来人往的,哪里还记得来时的路,现在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

    ‘咕噜——’

    啊呜,早知道她就出来的时候吃点东西的,唉,没想到现在受苦的是自己了。

    熊亦馨慢吞吞的走着,忽然闻到一阵香气,很香很香,勾|引着她的脚步,让她不自的走过去……

    “诶,小姐,要吃包子不?”熊亦馨站在一档包子铺门口,仰着脑袋瞧了瞧,再垂涎的咽了口唾沫。

    香香馒头——

    “馒头好香啊,多少钱一个?”

    老板憨厚的笑着,着一声的北方口音回答,“五毛一个,一块钱三个。”

    听着老板的回答,熊亦馨更加难受了。

    就这么不怎么起眼的馒头,也要一块钱三个……她连一口都买不起了……T_T

    老板也看出了她的垂涎的目光,客气的问着,“小姐您要几个?”

    “我……”熊亦馨又忍不住吞了口口说,支支吾吾的说着,“我,我没带钱……”说着,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另一只手也难受的托着自己的肚子。

    听了她的话,老板竟也不生气,笑嘻嘻的露出牙齿,“没带钱啊……那就给你两个好了,吃到好吃以后回来买也行。”

    熊亦馨眼睛发亮,“真的?!”

    老板拿出袋子手脚麻利的给她装了俩个馒头,递到她面前,“拿去吧,别饿着孩子。”

    熊亦馨接过,一手的温暖,直直的蔓延进了心里头。

    点着头,她重重的答应,“嗯,谢谢老板,等我回去拿了钱,一定回来找你。”

    老板一笑,“没事没事。”

    老板可能只当熊亦馨是玩笑话,没有在意,不过在未来的一年里,这间普通不起眼的香香馒头铺,因为得到了城里最大财团的支持,在全国开了一系列的馒头店,成为了全国最大的馒头商家。

    当然,这是后话。

    熊亦馨满心温暖的捧着馒头去了路边的椅子上坐下,没想到自己挑食了近三个月,现在两个馒头在她眼里,都是那么的美味。

    “我要怎么回去呢?……”熊亦馨吃完两个馒头,满足的摸摸肚子,正苦恼着自己要怎么回去。

    眼前街道有一辆车缓缓的停下,熊亦馨盯着那车上的两字,眼睛再一次闪闪发亮……

    ==

    谢谢亲暮玥0220的花花,么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