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司凛生日

    司凛抱着熊亦馨,一挥手,伺候的佣人便纷纷退出了温室花房以外,给两人留了空间。

    司凛随手拨了拨熊亦馨编着的小发辫,不经意的开口询问,“和米小罗说了些什么?聊得开心吗?”

    熊亦馨点头,想着自己难得一下午的时间这么快过去,回答说。懒

    “恩呢,开心的,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的和人聊过天了。”

    “那就好。”司凛勾起唇笑了笑,“以后我会多让她来陪陪你,你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可你也等她下班休息以后啊……”熊亦馨有些郁闷的说着,“小米虽然喜欢和我聊天,可是也不能就这么让她撇下工作不管吧?”

    司凛挂了下她的鼻子,宠溺的说,“都听你的……”

    熊亦馨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司凛,最近公司忙吗?”

    司凛目光一闪,“差不多吧,怎么了吗,米小罗和你说了什么八卦?”

    “没……就是,就是……”熊亦馨知道,如果直言的说雷风霆的事,司凛就算老实跟自己坦白了,事后也会去找小米麻烦的。

    为了避免有其他的意外,熊亦馨还是没有直接的说出来。

    司凛似乎猜出了什么,但也不点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公司很好,你不用担心太多。”虫

    熊亦馨放弃了继续追问,点头,“嗯。”

    她的头靠在司凛的膛上,看向远处玫瑰园区的视线,有些迷茫。

    司凛,是不是在瞒着和她有关的事呢?

    “宝宝今天乖吧?”司凛用手扣上熊亦馨的手背,与她的手五指交合,覆在她的小腹上上,轻轻的摩挲着。

    熊亦馨也低下头,看着他们交握双手的位置,柔和的目光闪着暖光。

    “今天很乖,没有让我感到不适。”

    “嗯。”司凛满意的点点头,下巴搁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等下个月,去做孕检的时候,就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了。”

    “不是要五个月才能?”熊亦馨诧异的问。

    司凛挑眉,“你就这么小看我?不想早些知道宝宝的别?”

    熊亦馨呲牙,“想。”

    “放心,我会安排。”司凛摸摸她的脸蛋,自从怀孕以后,她的皮肤变得更加细腻了,脸蛋也在不断的进补中变得更加红润。

    熊亦馨扭捏的哼了哼,在司凛怀里蹭了蹭,躲开他的‘攻击’之余也找个更舒适的位置。

    可她无意的动作,却让司凛的眼神变深暗起来。

    他每天都抱着她入睡,软软的子每天都紧靠着他,晚间不经意的扭动让他浑的绷紧起来。

    他就这么抱着不能吃,熬了将近三个月,现在又起了心思,让他更加难受起来。

    他仰起头,有些困难的咽了口唾沫,哑声说,“亦馨,你先起来吧,我有事回书房,晚餐的时候再陪你。”

    熊亦馨没有意识到他的变化,甜甜的一笑,“好。”说着便起动了子给他让了位置。

    司凛将她轻轻的挪到了布艺沙发的另一处,亲了亲她的脸颊后边匆匆离开,背影带着一丝狼狈。

    熊亦馨重新靠上背垫,此时管家从外走近。

    回看了眼司凛消失的方向,在熊亦馨疑惑的目光下,凑上前对她低声神秘的说着。

    “小姐,还有半个月就是少爷的生了,您看……”

    熊亦馨惊奇的抬起头,“生?”以前她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了?她还以为司凛和她一样,不喜欢过生呢。

    管家示意她不要太过大声,说出了这几年的辛酸。

    “其实少爷以前也有过生的习惯,只是近几年,每次要到生的当口,您都总会闹出点事儿来,所以……”

    这样一说,熊亦馨倒是尴尬起来。

    管家说的没错,这几年和司凛的相处确实没有很愉快,总是因为小事在闹大事在吵,真正消停下来的一年都没有五分之一的时间。

    不过今年,不一样了。

    “……小姐,您现在也怀孕了,和少爷的感也没有以前那么不稳定了,不如由您来帮少爷庆祝生吧?”管家提议,小心的询问着熊亦馨的意思。

    但熊亦馨却有些迟疑了。

    “可是我没有办过生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让司凛开心……”她有些苦恼。

    管家会心一笑,“只要有您在,少爷一定会开心的。”

    “真的?”

    “当然了。”

    熊亦馨咬唇想了想,还是被动摇了心思,“嗯,那好,不过我不知道司凛喜欢怎样过生,要很闹?”

    “由您和少爷两个人过就好了。”

    管家想起这几年的司凛,总是在生的晚上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房里呆到凌晨,心里就感到一阵心疼。

    他的少爷哦,今年终于不会再那么可怜了。

    熊亦馨点了头,想着要是那么多人在,估计自己也会不好意思。

    “那也好,我现在回房去上网查查有什么庆祝生的好方法。”

    “诶,小姐您小心点。”管家笑了一声,扶着熊亦馨起了,急忙叫来女佣帮忙搀扶着她回房。

    熊亦馨回了

    房,刚坐上自己的椅子,还没打开笔记本上网,就感觉到喉咙有些干涸。

    于是她一边摸索着电脑开机键,一边抽出另一只空余的手,去拿桌面的水杯,可眼睛一点都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

    急于上网的她心思不够集中,还没杯子没有摸着,倒是把水给洒了满桌子,还倒了自己一

    “呀!”

    熊亦馨低低叫了一声,赶紧的抽出纸巾擦着弄湿的笔记本,急急忙忙的站起,脚步有些不稳。

    幸好门外的佣人听见她的声音赶了过来,及时的扶住了她,才没有让悲剧发生。

    “小姐,您没事吧?”佣人担忧的询问,生怕她出个什么三长两短。

    熊亦馨摇摇头,有些抱歉的看着她们,再看了眼已经被水弄湿整个底部估计已经光荣牺牲的电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没事,扶我去浴室换衣服吧,顺便让管家帮我拿新的电脑过来。”熊亦馨觉得这样的自己好罪恶,可是又无可奈何。

    她已经习惯了依靠别人了。

    “好的,小姐您慢些。”

    熊亦馨被小心翼翼的搀扶进了浴室,刚走近浴池,光着脚丫子的她就踩到就下一片冰凉的湿意。

    她不解的问佣人,“清洁不是早上才弄的吗?”

    佣人点头,“是的,今天的清洁在您起之后就弄好了,怎么了吗?”

    熊亦馨皱起眉头,没有回答,而是更加小心着步子走到浴池边,微微的倾下子,用手抹了一把浴池壁。

    入手也是一片湿凉。

    心里好似猜出了什么,熊亦馨扭头对佣人确定着自己的想法。

    “先前是不是少爷进来了?”

    佣人点头,“是的,十分钟前少爷来了一次。”

    “换了衣服?”

    佣人苦恼的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好像是……不过似乎少爷出来的时候头发是湿的,可能是沐浴了吧。”

    同时佣人也在心里纳闷:怎么今天小姐的问题那么奇怪的……

    佣人正百思不得其解,可是熊亦馨却是豁然开朗了。

    原来司凛是……

    她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目光沾了几分无奈,和几丝甜蜜幸福。

    熊亦馨抿唇一笑,脸蛋上已经开始有些微微发红。“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衣服我自己换就好了。”

    “是的。”佣人弓腰后退出。

    熊亦馨扶着墙自己小心的走回洗手台,看着镜子里有些发胖的自己,心里下了决心。

    刚才她还在苦恼要给司凛送什么生礼物,现在,她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