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是娶定了!

    “你们先出去吧。”

    司凛平静的对着在场众人说道。

    韩沉景深深的看了熊亦馨一眼,转抬步离开。

    而齐源却是绕道了司凛边,低下头在他耳边低低的压了一句。

    “想让她真正的对你没有防备,司凛,你首先要对她说出你的心,你对她什么意思,你要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懒

    说完,齐源便立即撑起子,没有去管司凛投来的饱含深意的视线,一脸若无其事的跟着离开。

    熊亦馨掐着被子的手蓦然揪紧,有些局促的看着走出病房的人们,而后低下了头,撇开了视线。

    司凛起走到玻璃窗边,按下了台边的机关,开启了玻璃窗的隔绝系统,隔绝了外界人们的视线。

    他重新回到边,缓缓坐下,伸出手想要去握熊亦馨的,可是被她察觉到他的动作,被她避了开来。

    司凛的手僵在半空,就着虚虚的空气,抓了一把,稳然握紧。

    心的某处,也被某个东西微微刺疼着。

    熊亦馨,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理我?

    因为什么?因为我对你说的残忍说的话?……

    亦或是因为,你怀了我的孩子?……

    后者的可能,让司凛不自的心底发凉起来。

    不,这个孩子,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虫

    熊亦馨,我绝不会许你放弃我飞、,放弃我的孩子的!

    “熊亦馨,你给我……”司凛刚开了口,将酝酿许久的千言万语要吐口而出,可熊亦馨却在同一时间开口,让他不由自主的淡下了声音。

    司凛盯着用侧脸对着自己的熊亦馨,在医用仪器的旋转微光点缀下,她的侧脸打上一道红色的难以捉摸的轨迹。

    他听见她说。

    “不要……不要伤害我哥哥和妈妈,是我做错的事……不要,不要祸及他们,求求你……”

    熊亦馨在别开脸,在司凛完全看不见的地方,泣不成声,抽噎着哀求着他。

    明明是那么无助的言语,可是没有勇气去直视司凛的脸和眼,更平添几分可怜和惆怅。

    司凛看着她这个模样,对自己害怕的要命,可是又要忍下心来求自己放过她的亲人。

    熊亦馨,你既然能这么重,为什么又能那么无?!

    偏偏对我,就用着你无

    司凛猛吸了口气,坐的距离她更近。

    贴着她因为他的靠近而开始僵硬起来的后背,司凛弓着腰伸出手,缓缓的拥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弧度,容纳着她小可怜的躯。

    “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说这些来吓你……你知道我那个时候太生气,太过激动,所以才……”

    司凛的话一顿,将她的子板正面对着自己,用手轻轻的勾起她的下巴,让她能够仰头面对自己,即使她已经流了满脸的泪。

    熊亦馨的嘴边开始挂起一抹苦涩至极的笑意。

    司凛,为什么现在你还要对我道歉,为什么你又要对我低头。

    “是因为孩子吗,所以让你对我如此宽容……”

    熊亦馨说了一句,轻轻的,仿佛没有什么重量,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一句,用了她几乎全的力气。

    司凛眸光猛地一闪,瞳孔也紧紧的收缩着,眼里的震惊和错愕,没有掩藏半毫的显露出来。

    熊亦馨,在你心里就这么想我的?

    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怀了我的孩子吗?!

    难道你以为,我就这么简单的放下你的背叛,就单单是因为孩子吗!

    ‘司凛,你没有给她名分,断不了她想逃跑的念想。’

    这时候,齐源原先对他说的一句话,突然窜进了他的脑中。

    名分……亦馨,是不是你要了名分,才会对我有安全感?

    才会愿意留在我边?

    司凛抽出两只手,轻巧但又强硬的,捧起了她的脸,让她必须直视直视自己不能逃避。

    他用漆黑如墨般深沉的眸子盯着她,深深的锁住她因为哭泣而染满了氤氲的双瞳,用尽了他一生最最深感。

    “傻瓜,亦馨,紧张你,在乎你,是因为你是你,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你知道吗?当我听见语音的时候,我多么的想要欺骗我自己,那个声音不是你的,只是跟你有着相似声音的另一个人。”

    “……这么多年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司凛用指尖轻轻的拭去她脸颊上不断滴落的余泪,湿意在他指中逝去,渗入他的皮肤之中,融入了他的骨血之内,化入了他的心底最深。

    熊亦馨的**开始有些闪烁,呼吸似乎也随着司凛的话而开始局促起来。

    她仿佛是猜到他要说的,眼底闪过极快的期待,但最终被满满的担忧和惊恐取代。

    司凛嘴角勾出一抹苦笑,她这是什么反应?

    可是,不管如何,今天他都要说下去。

    他不想再拖,他也不能再拖了。

    “我把你放在边几年,我对你的细微不至我不相信你会不知道?!”

    大到就医看病,小到生活习,他司凛哪一点不是自己亲自过问再派人着

    手办理?!

    熊亦馨,你怎么能就这么忽视我几年来的心意!

    他看着她的唇微微蠕动,似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他口一闷,接下去说道。

    “你问问你自己,我对你的好是不是你都看在心里,可是你都默默接受了,完全没有回报给我你的真心,熊亦馨,你真是太狠心了!”

    司凛笑了一声,有些自嘲。“也许就是我活该,是我自己贴着脸找上你,所以就算你不理不睬,也是我自作自受。”

    熊亦馨摇着头,好像在拒绝他的自说,又像在否定他的自嘲。

    “熊亦馨,我司凛唯一次对一个女人花费心机,我不会就这么白白的让你逃离。”

    他看着她弱的脸,宛如在霾天气中,被急雨打落的花枝乱颤的可怜花骨朵,让他忍不住想要给更多的保护。

    他软了语气,可是说出的话牵着自己最终的承诺。

    “亦馨,等我的势力壮大到可以跟美国司家抵抗,嫁给我,我用司氏迎娶你,做我的女人。”

    司凛捧着她脸的手转向她的手,握着她,用了力气,传递着自己心里的感受。

    “熊亦馨,不管你答不答应,反正在我们孩子出世之前,你,我是娶定了!”他忽然又霸道的补了一句,可是声音里显然已经有了害怕的颤抖,就连握着她的大掌,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看,熊亦馨,我这辈子除了能在你手里这么害怕,我的胆弱什么时候向别人昭示过!?

    熊亦馨的哽咽已经停止了。

    司凛的一番话,她听着,说不震惊是假的,心跳的频率已经快要超过她的负荷了。

    她知道司凛从不会说诳语,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现在,他就这么明明白白,大大方方的说出这样的话,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

    女人不会拒绝这样的霸道甜蜜,熊亦馨也不例外。

    可是,甜蜜席卷过后,她的心里又满是不敢置信。

    “为什么……会是我?”

    为什么……喜欢我……

    司凛眼光一闪,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感受着她体温的微凉,更加心软了些。

    “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东西。”

    司凛恨恨的骂着,可是心底是腻的一塌糊涂快要融化一般。

    感说来就来,他没有防备,也不给他设下底线。

    熊亦馨鼻子一吸,心里充满了酸甜,像是满满的一瓶醋和一瓶糖都倒了进去,没有搅拌,各自翻滚着,让她心里头感触复杂。

    司凛亲了她的脸,大手牵起她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看着她的眼里是宠溺温柔。

    “这次我不会给你时间考虑,熊亦馨,说我**也好,说我霸道也罢,你和孩子,我都要了,不许你再说不,也不许你在想离开我。”

    熊亦馨怔怔的看着他,顺着他的手低下自己的视线。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对司凛的强硬,感到生厌。

    两人额头相抵的画面,被窗外洒进的红霞照落在纹理分明的大理石地板上,有着唯美的倒影,璀璨甜蜜。

    ==

    早上七点爬起来写了……呼呼,如果下午有空爬网的话,尽量第二更。

    家里网速太卡,打不开评论区,等俺回来慢慢看,么么……

    继续打滚求咖啡求荷包……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