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输了,熊亦馨,我彻底认输了……

    熊亦馨拼了命的后去抓司凛,可子已经不堪重负,手中拢了一把空气,人已经是直直的往前倒去……

    一直用着眼角的余光关注着她的司凛看见她摇摇坠的体,猛然的心一紧,急忙闪过去把人抱了满怀。

    懒

    怒意未褪的脸上此刻正爬满了紧张担忧,司凛有丝懊恼着自己的的急,着急的呼唤着她,“亦馨,亦馨……”

    “快,备车,去医院!”司凛抱着她扭头往外一声怒吼,跨出的脚步却被后背因为怒气而扯开的伤口生生的一拉。

    司凛双腿腿心发软,整个人就这么蓦然往前跪下,膝盖直直的扣在了坚硬的地板上,双手抱着熊亦馨柔软无力的躯体,稳然不松手。

    烈风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搀扶,却被司凛恶狠狠的冷眼瞪了回来。

    他会意,立即拔腿往外走去。

    “亦馨,不要有事,我不准你有事,亦馨……”司凛将熊亦馨抱在了怀里,紧紧的不肯撒手,看着她早就苍白的没有了血色的小脸,心痛再一次崩溃。

    我认输了,熊亦馨,我彻底认输了,只要你没事,我都不会怪你,我输给你了,你一定不准有事。

    司凛心里懊恼的想着,楼下急急赶来的管家立即吩咐佣人将他们带上车,而司凛始终抱着熊亦馨,没有松开过一秒。虫

    他坐在后座,一遍又一遍的蹭着熊亦馨失去意识的小脸,一边心急的看着窗外对他来说已经是‘缓慢爬过’的风景,一边低着头在她耳边轻轻的呢喃着。

    带着某种坚定,他说,“我不准你有事,你一定不准有事!熊亦馨,如果你就这么放弃了我,我一定会让你的家人替你受罪,我下不了手动你,我会让你的哥哥和妈妈代替你,熊亦馨,听见没有,如果你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司家的车子一路畅通无阻,超高速的在普通的街头巷尾的穿过,站点的交警们看见直接忽视,任由其他车主破口大骂而默默的处理手尾。

    司家的车子,司凛。这个城里谁敢惹?!老虎的毛谁又敢拔?!

    到了医院,急诊的车子早早的等在了门口,远远的看见了司家的房车横冲直撞的进来,便招呼了最好最精明的医生护士赶紧的过去,抬着担架把熊亦馨一路快速抬了进去。

    在这天,K市最高级的私人医院里,急诊大厅的病患们和家属们都看见,几个电视上常常出现的专家院士合力抬着一个女人匆匆忙忙的走过,后更是跟着一大排的西装男人,打头的冷面男人俊美无双,可浑的怒气却是无人敢企图靠近。

    更有眼见的人看见,那担架上的女人,全没有一处伤痕,只是脸色苍白,比起在等候的病患来说,是表现最轻的病态……

    司凛站在急诊室外,捂着心口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脸色发青,难看到了极点。

    突然里面走出来一个医生,还不等他摘下口罩说话,司凛已经是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带起他整个人。

    “说,她怎么会突然晕倒?是不是以前的脚伤或者什么药让她有后遗症?还是有其他问题?后果严不严重,你快给我说啊!”

    天知道现在他有多惊慌,要是熊亦馨真的有什么事,他都会归咎于自己的错误,不管如何他都难以原谅自己,尽管才刚知道熊亦馨想要离开自己投靠别人……

    司凛不耐烦的低吼着,两只眼睛充斥着凛然的怒气和心急,一脸骇人的模样,几乎将医生吓得差点就跪了下来。

    管家见状,示意烈风拉着司凛,将哆哆嗦嗦不成样子的医生从司凛的魔爪下解救了出来。

    医生捂着脖子心机的喘着气,刚换上几口新鲜的空气,终于有精力回答司凛的问题,可张了口话还没说出来,几道响亮的脚步声就把他的话给断了去。

    “司凛,没事吧?”

    收到消息的齐源和韩沉景赶了过来,两人皆是一脸的沉重。

    司凛摇了摇头,被烈风控住的体无法做出过于激动的的举动,只能无奈的抓住自己的头颅,表痛苦自责。

    如果他刚刚没有一气之下说了这么重的话,熊亦馨应该就不会晕倒了。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个躺在康复院里的熊妈妈,是熊亦馨最重要也是最不能触及的底线了。

    司凛,你真是混蛋!

    他在心里狠狠的骂着自己。

    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韩沉景皱着眉头,走到他边,抬手顿了一下,而后拍上了他的肩膀。

    “我知道你现在心很复杂,不要想太多。”

    司凛揪紧了头发,不语。

    医生看着几人,正想着要怎么开口说话,刚好向他投来视线的齐源给了他机会。

    “诶,小玩具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个话啊。”

    又是一个姿态高傲不能得罪的人物。

    医生正了正衣领,脸上挤出笑呵呵的表,对着司凛哈着腰,狗腿的说着。

    “哎呦,这可是好事来着,司少爷,病人她是……”

    “啧,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好事啊,进医院叫好事吗!”齐源也有点火气爆,直接扯了医生的衣服怒骂着。

    这下又把医生吓得不轻,没想到一个两个来的都是直接动手的人

    ,连客的好话也不敢再说下去了,直截了当的对着众人宣布熊亦馨的‘病’。

    声音不大,却是很重的打在了司凛的心头上。

    “她没病啊,只是怀孕,怀孕受刺激昏倒而已。”

    怀孕——

    这两个字,完完全全的,毫无意外的,傍着一个锤子般,就这么直直的敲进了在场众人的心。

    尤其是司凛,当他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痛苦愧疚几乎在一瞬间一扫而空,那种无以言语的欣喜若狂,席卷了他整个颓败的躯体。

    “怀孕……怀孕……”司凛抬起头,脸上的欣喜完全不加掩饰,他呢喃着默念了两声,忽而大声叫唤起来。

    “她怀孕了!亦馨怀了我的孩子!我司凛要当爸爸了!”

    管家当下老泪众横,拿出手帕擦着泪,激动的重复着,“是啊,少爷您要当爸爸了,少爷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韩沉景和齐源也是吃惊相视一眼,不翘起了嘴角,替自己的兄弟高兴。

    就连烈风,也是难得的缓和了脸上的冰冷。

    他们都知道,这孩子对司凛来说,来之不易,太不易了。

    再次得到自由的医生重重的松了口气,看着几个人突然转变的脸色,不由从心里放松了精神。

    这几个大爷他可不敢惹。

    “她呢,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会不会有其他的问题?”

    司凛继续问着医生,可脸上已经没有了适才的怒气和冷,没有让医生再次提起心。

    医生开始晃着头,老神在在的回答说。

    “孕妇已经从急诊室的后门转到了重要监控室,我们正在给她做进一步的检查,几位可以移步过去,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孕妇的况,但是我们不建议亲自进去探望。”

    “好,我们过去。”司凛回了一声,一大群人马很快便在急诊室门口走得干干净净。

    医生有些郁闷的擦了脑门上的汗,转回去。

    ……

    司凛站在玻璃窗边,两眼定定的看着看着里面被一群医生护士围绕的,躺在上贴着各种测试仪器的人儿,神一丝不苟。

    齐源接过了韩沉景递来的手机,插上耳机,沉默的听着播放的语音,脸色从讶然转变到沉闷。

    听完,他摘下了耳机,看了韩沉景一眼。

    意会到对方要传达的信息,韩沉景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起,走向了窗边,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司凛边。

    韩沉景看了眼里面的人,而后侧过头盯着目不转睛的司凛,蹙眉开口。

    “烈风说你没有按照原计划等着那人更进一步来个瓮中捉鳖,而是选择草草的将他揪了出来……司凛,是我给你的语音,让你改了主意吗?”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