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不是又来引|诱你了?!

    天空依旧是蒙着一层深沉的灰,某处聚集着黑压压的云块,幕布般透不出的光,压抑着,令人透不过气的沉重。

    该是有一场大雨要来,可惜,一直没下,就这么压抑着天,压抑着人心。

    司凛坐在半开的窗台前,从外灌进的凉风刷刷的在房内窜动,沉重的黑色纱布被狂风张扬的带起飞舞,喝着那不远处被卷起的落叶细枝,一同扬起了弧度。懒

    而他深沉的视线始终落在远处的某一点上,幽深的光从双眸中渗了出来,带着难以喘测的寒芒。

    管家从外走进,见了司凛的背影,快要融入天空般的沉,微微顿了脚步。

    可司凛没有给她迟疑的机会。

    “有事就说。”

    管家不敢再做怠慢,上前将手中的电话呈递上,“少爷,是韩少爷的来电,似乎很着急……”

    “嗯,退下吧。”司凛接过,并未急着放在耳边,而是挥退了屋内候着的佣人。

    等到房门被轻轻带上之后,他才从远处收回渺远的目光,将听筒拿在了耳边,低低的回答,“韩。”

    “司凛,是你让熊亦馨过来的?”一道略显苍凉的男声响起,韩沉景对着电话质问那头的司凛,一边用眼角的侧光瞄着坐在沙发对面的女人上,空余的那手不耐敲击着桌面,扣出声声的沉闷。虫

    司凛握紧了听筒,“嗯,让她去见熊亦天吧。”

    相对于司凛的冷静,韩沉景却是急躁很多。

    他快速走远两步,避开了熊亦馨投来的视线,压制着自己快要爆发出来的怒火,低哑的嗓音没有隐藏激动,“司凛,我不是和你说了,熊亦天断了腿,你现在让熊亦馨过来,不是没事找事闹吗?”

    怪不得齐源说司凛的脑子被烧坏了,现在司凛做的每件事越发的不计后果了。

    他都已经给了司凛提示,让他用自己的伤拖住熊亦馨,等熊亦天的伤好了以后再作打算。

    可现在,他还没有收拾好摊子,司凛就把人给送了过来,一声招呼都不打,不是存心要费人心机么?!

    其实韩沉景不怕熊亦馨在自己这里闹,但是他怕熊亦馨回司宅跟司凛闹,到时候熊亦天是走是留他都无法插手,现在他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心思,所以绝对不会轻易的放手。

    可是如果司凛开口要人,凭他们的交,韩沉景绝对不会不放。

    但是,他韩沉景,真的就这么甘心吗?!

    不,他自己也不知道。

    司凛皱起了眉头,听出韩沉景话里的恼怒,起了几分猜疑,但终究被他敛进心底。

    “韩,这件事你不要插手,熊亦天会跟她说清楚,给他们空间好好谈,一个小时后我会派人把她接回来。”

    “……好,随你。”韩沉景挂了电话,对着后的佣人挥手。“带熊小姐去吧。”

    “是。”佣人领命,带着一直安安静静但神色紧张的熊亦馨上了楼,几人的影消失在了楼梯转角处……

    而韩沉景紧握的双手,一直没有放松。

    司凛挂了电话,烈风便敲门走进。

    他俯首在司凛耳边,脸色沉重的报告道,“主人猜得没错,查到那人了。”

    “确定是他的人?”司凛蹙起眉头问,将手里的电话交给了他。

    烈风接过,点头肯定,“是的,已经查的清楚了。”

    “很好,先暗中叫人好好盯着,等时机再把他剔出去。”

    “是。”

    “推我进去吧,我也累了。”司凛将手搁在了轮椅的扶手上,面容疲惫的说着。

    烈风点了头,开了轮椅的移动键,将司凛推回屋子停在了边,反回去伸手关上了窗,断绝了外来凉风的入侵。

    而司凛起了,弓着腰上的动作,让低下头的他目光里的暗色浓烈了几分。

    ……

    “小姐,就是这里了,您进去吧。”

    熊亦馨对着佣人轻轻的说了声谢谢,缓缓的扭开了门,走了进去。

    普通的客房,可熊亦馨一进门就看见了墙角上的三处监控录像,有些惊诧的捂住了嘴巴。

    等她看清楚侧躺在上盖着浅灰色被单的熟悉影,她不红着眼眶捂住了嘴。

    哥哥……

    她缓缓挪步的动作,落入毛毯上化作无声的摩擦,可熊亦馨忍不住的哽咽,还是惊动了背对着门口方向的人。

    熊亦天没有扭头,可已经是鄙夷的扯出了笑,“韩沉景,你还没有玩够吗,这次又想怎样?!”

    熊亦馨屏住了呼吸,不敢出声。

    没有听见回应的熊亦天更加恼火了。

    “韩沉景,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别以为不出声我就……”熊亦天猛然怒吼着,转过头,看见了一张带雨梨花的小脸,那还没说完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处,竟是比鱼刺还要刺人,痛的还要麻痹。

    熊亦天一把从上撑起自己,目光始终带着不敢置信,不敢相信这么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人,是许久不见的妹妹熊亦馨!

    “亦馨……是你?”熊亦天动了两片唇,喃喃的唤着,显然还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熊亦馨哭着走过去,忙拉住他有些支撑不住的手,“哥,是我,

    哥……”熊亦馨吸了吸鼻子,拿过枕头塞到他背后,让他能够撑着坐好。

    熊亦天握着她的手,激动半天没有回过神。

    而熊亦馨已经是开始大量起自己的哥哥,目光至上而下的游动着,最后落在了他打着石膏的腿上,心口清晰的一颤。

    “哥,你的腿……”报纸的图片上伤的明明是手臂,怎么现在连腿也受伤了。

    熊亦天有些难堪,扯过被子盖住了石膏,“是我不小心摔的,不碍事。”

    目光的闪躲,代表者熊亦天的尴尬。

    他要怎么跟自己的妹妹说,这是另一个男人加之于他的惩罚,那么不堪的纠缠……

    说出来,会被别人鄙视的吧,呵……

    “哥……”熊亦馨哭喊了一声,视线从被子上收回放在了熊亦天的脸上,能明显的感觉出哥哥的瘦削,她又忍不住心疼了。

    哽咽着,熊亦馨缓缓才问了这一句。“哥,伤口,还疼不疼?”

    这句话,这几天她问了有多少遍?

    为什么她边的人都会受伤,而她,却始终扮演者只能哭泣的无辜者。

    她愿受伤的那个人是自己!她也不要这样旁观一切,旁观他们直接间接的因为自己而遭受伤害。

    熊亦天看见她的视线搁在自己前,知道她说的是枪伤,扯唇一笑。“没事,已经结疤了。”

    “亦馨,你怎么会来的?”熊亦天抢在熊亦馨再次发问之前开口,也成功的让她不再追究自己的伤势下去。

    “司凛派人送我来的。”熊亦馨回答道,“哥,我已经知道所有的内了……哥,你怎么会那么傻,怎么会和雷风霆那人……”

    熊亦天砸了下下的,表有着懊悔和痛苦,但更多的是不甘。

    可现在已经失败了,他还能说什么?

    “亦馨,当初是哥哥太傻,以后都不会了……”

    熊亦馨摇着头,她一定要弄清楚所有的事,“哥,那时候不是你抓着我骂我说不要做出任何背叛司凛的事吗?为什么现在偏偏又是你?哥,是不是那个雷风霆威胁你的,那个家伙手上是不是抓了哥哥的把柄?所以你才会……”

    “没有,亦馨,我是自愿的,是我被利冲昏了头脑……”熊亦天打断了熊亦馨臆想,“现在都没事了,司凛放过我了,哥哥答应你,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了。”

    熊亦馨低下头,哽咽着落泪。

    熊亦天也红着眼眶,忍了好久才忍住了心酸的泪。

    他将熊亦馨往自己边带了带,不确定的问着她,“亦馨,那你呢?你还有没有和雷风霆联系?当初的那个针,你有没有听我的话把它丢掉?”

    熊亦馨抬起头,眼角下还挂着泪,可表分明的怔忪起来。

    熊亦天心中大骇,猜出了什么,“你还和他有联系?他是不是又来引|你了?!亦馨,你说啊!”

    熊亦天着急的说着,没有顾虑到的他不拔高了音量,声声的质问如小刺扎进了熊亦馨的心,疼得她有些难受。

    而门外,一道渐近的影在房内话落之时顿足,半晌后转离开……

    ===

    亲暮玥0220又送花花哦,感谢撒~~~还有么么每天一杯咖啡的亲们,辛苦啦~~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