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绝不会允许你再躲下去!

    浴室门刚关上,病房门就被人敲响,随着司凛的一声答应,几人从外走进。

    带头的管家向着司凛躬行了礼,报告说道。

    “少爷,秘书办的代表们来探望您……”

    司凛的目光落在管家后,一一的扫过进来的几人,眼底开始凝起冰霜,冷冷的嗤了一声。懒

    “谁让你们来的。”

    秘书办的人顿时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屏着气不敢说话,就连站在最后面的米小罗,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来自病上司凛的强烈寒意,渗人的发慌。

    面对司凛的突来不悦愠气,几个人之间总要有一个当出头鸟的,这人自然也是秘书长了。

    秘书长走前两步,有些心虚的摸着鼻子低着头,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鼻头,始终不敢抬起头去上坐着脸色苍白可依旧盛气凌人的司凛。

    秘书长咽了口唾沫,子自发的哆嗦着,“总,总裁……是,是这样的,公司上下员工听闻总裁生病住院,大家都很担心,所以就让我们这几个秘书办的人过来,代表全公司,来看望总裁……”

    司凛冷冷笑了一声,眸子睇着几人,“代表?”他嗤笑着,目光落在了秘书长后的几位高级秘书上。

    “呵,你见过哪家公司派出的代表有十多人的?!”好得很,居然让全部高级秘书,整整八人都给招了来,他的秘书长可真有本事!虫

    “这是,这是……”秘书长呛了一声,回头看了眼后‘庞大’的队伍,支吾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要他说,是因为这些个高级秘书们用各自的家庭职权压他,虽然在公司里他的职位比她们高,可是比起家世地位权力,他可一个都招惹不起……就连那个被总裁革职的顾书瑜,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啊!

    比起面对司凛的质问只能哑口无言的秘书长来说,那些被司凛含沙影提名的高级秘书们却是脸色比受伤生病的司凛还要难看。以她们的份,哪里容得被旁人这般侧目而视?!

    可惜,她们就是遇上了司凛这样的人,也只能注定咬牙切齿的无可奈何。

    管家也注意到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尴尬起来,低声开口帮着秘书长解决了难堪。

    “几位有心了,这边坐吧……”

    “呵呵,谢谢额。”秘书长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就着管家带的方向,在病另一边的沙发处坐下,其他的几位秘书助理们也是纷纷坐了下来。

    站在后头的米小罗看见没有自己的位置了,有些郁闷的嘀咕了一声,挪着脚步往病的另一边走。

    挪啊挪,她刚挪到类似于洗手间门的跟前,她还没走出另一步,啪嗒一声,那门就打开了。

    抖擞了下子,米小罗见鬼似的转过去看,不想和从里面走出来的某人一同瞪大了双眼。

    “你……”

    “小米!……”

    “啊!亦馨,你怎么会在这里!”

    随着熊亦馨的尖叫和米小罗的大喊,病房里响起此起彼伏的疑问声和吸气声,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的几人就立马站了起来,直愣愣的盯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刚穿上休闲家居服的熊亦馨,吃惊的连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你们……我……”熊亦馨差点就把门给关了上去,可手扶在门框上,又没有了动作。

    现在都被他们看见了,再怎么躲,也是无济于事的。

    算了,坦然面对吧,反正迟早也会被知道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熊亦馨深吸一口气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稳稳当当的把门关上,将自己完全展露在众人眼中,毫不避忌他们投来的各异目光——错愕,惊讶,愤怒,嫉妒……

    米小罗眨了下眼,然后又眨了一下眼,呆呆的抬起手在熊亦馨脸上捏了一把,再接着耳边响起一道非常真实的怒吼,她才恍然醒过来。

    自己没有在做梦!

    “米小罗,敢伤她我不会放过你!”司凛看着熊亦馨脸颊上的小被米小罗捏在手里,立即暴吼出声,体的震动带着伤口,让他极快的捂住口咳嗽。

    熊亦馨见状,顾不得安慰一下受惊的好友,急忙跑到司凛边,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拍上他的口,在众人更加吃惊的灼视线下,帮他顺气。

    她嗔一声,有些怪责的味道,“你不要这么激动,顾着自己的伤……”

    司凛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似乎是因为疼痛,又似乎是要证明什么,冷厉难掩。

    他将她拉到自己边,开口的声音很低,用着只能两人听见的音调。“现在被他们看见了,你是不是还想躲避?”

    他可没有错过,刚刚拉开门的刹那在她眼中一霎而过的惊慌和逃避。

    熊亦馨,这一次我绝不会许你再躲下去!

    熊亦馨眼光一闪,不想司凛会在意这种事

    意识到周围看着他们的目光更加直接火,熊亦馨脸色有些挂不住,想要抽出手,却被司凛铁了心的锁紧,任她如何挣扎,都抽不出来。

    熊亦馨在心底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

    真的要被司凛这一孩子气的动作要弄疯了。

    “没有。”她抿着嘴角回答他,

    “我没有要躲,司凛,你在害怕什么吗?”

    她仰着头,适才哭红的双眼缓缓抬起,看进他此刻深不见底的墨黑双眸里,想要探寻,却被他的黑退,一无所获。

    司凛心口一颤,害怕吗,这真的是在害怕吗?!

    高级秘书们可不会任由熊亦馨和司凛在自己的面前上演什么深对视的戏码,那一向被司氏上下忌惮的人物,石油大王的女儿刘可卿,抢在了司凛开口之前,气势的走了过来。

    “亦馨秘书,难道你的病假是和总裁请在一起的?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刘可卿恨恨的瞪着熊亦馨放在手里心口上的手,那冷的眼神恨不得将它们都撕碎了去。

    司凛住院,而这个几天前就请了假的新来小秘书却在这里出现!而且还穿着家居服,更甚和一向不近女色的司凛亲密接触!

    这样的暧|昧说明了什么,她们不会不清楚!原本因为顾书瑜的事而小心许多的刘可卿,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脾气,爆发了出来。

    她们都接近不了的男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就妄想染指?!做梦!

    熊亦馨暗暗咬了下唇,在司凛转过眼神的时候趁机抽出了手,后退的动作有些踉跄,幸好有走过来的米小罗扶住了她。

    “亦馨。”米小罗担忧的喊了她一声。

    “司总,难道放任下属如此的尊卑不分?这样若是传出去可是会让司氏的名誉受污!”

    总裁和秘书搞在一块,虽早已是常事,可也绝非世人可以随便接受的!

    司凛冷冷的视线从自己被松开的手转移到怒意满满的刘可卿脸上,看见这张极讨厌的脸,他的视线更加冰冷了几分。

    “看来刘小姐才没有弄清楚什么叫尊卑不分……而且,你以为这件事会传出去,谁是最大的嫌疑人?”

    司凛的反问让刘可卿一下子青了脸色,怒气上不来下不去的卡在半中,让她更加的烦躁起来。

    不等刘可卿再次开口,司凛已经宣布了所有。

    “刘可卿,你们难道没有听说我养在宅子里的女人?熊亦馨,就是我的密宠,我让我的女人进我的公司,我让我的女人在我的边陪着,你们又能怎么样?如果传出去,最多也就是曝光了我司凛边最神秘的女人罢了,你们是什么份。什么时候轮的上你们来指指点点?!”

    司凛的话不留余地,虽是对着刘可卿一人说着,可却警告了所有的高级秘书和其他有念头的人。

    熊亦馨才是被他司凛承认的女人,她们谁也不配!

    “司……你……”刘可卿被气得说不出话,千金小姐一下子就被突如其来的羞辱感淹没,蹬了脚跑了出去。

    其他高级助理们也是不敢再多言,只能灰溜溜的追着她们的大姐头走了。

    秘书长站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张脸摆着哭无泪。

    熊亦馨苦恼的看了眼打开的房门,埋怨着司凛,“你说的话也太直接了吧……”

    司凛的面色有些僵硬,“怎么,你也不高兴!?”

    这个女人,到底明不明白他的意思!

    ===

    感谢暮玥0220亲的荷包,吼吼~~~继续无耻求荷包求咖啡……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