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怎么会掉下来呢?

    熊亦馨回了房,给司凛喂完剩下的半碗汤,然后两个人就坐在房间里……无话可说了。

    像是一种默契,在雷风霆离开以后他们都缄默起来,不再开口。

    就连晚上熊亦馨给司凛擦体,也是半句不说,似乎心有些郁结,而司凛更是飘忽着眼神,也似乎在想事。懒

    两人各有心思。

    关了灯,熊亦馨滑入被中,帮司凛盖好了后的被子,她背对着他躺下,闭上了眼睛。

    也正是如此,熊亦馨才没有看见,在她上之前就闭上眼睛的司凛,额角处开始渗出了些微的汗意。

    夜晚,才正要开始,不是吗。

    当一块沉重的乌云遮蔽了光亮的弯月,皎洁的月光不能流泻照耀着整座城市,街道四角是一片墨色的黑,透不出半点光明。

    此时,司宅主卧房的窗帘大开,宅子外花园里树下的彩灯正灼灼的闪烁着它们专属的光芒,给被重重树林包围的森冷宅子,带来一些暖人的光亮。

    借着楼下这一些许的淡光,主卧房里才没有被黑暗完全覆盖掉。

    司凛微微侧了下子,这一动作让窗外的光打在他原先被黑暗遮盖的脸上,映照出他额头上密集起来的细汗,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显得有些突兀显眼。

    “水……水……”咕哝着,司凛微微张开了嘴沙哑的喊着自己的渴求。虫

    “水……”司凛微微眯开了眼睛,细细的声音好似是荒漠里缺水许久的求生者,挣扎着,想要寻求生命的最后希望。

    他动了动体,发现是一片火的滚烫,脑袋也是重重的晕眩。

    “该死。”他在心里骂了一声,猜想自己可能是因为白天出了一趟阳台,吹了风受凉了。

    这破体,呵!

    他侧着头看了看熊亦馨,她柔弱的背影在黑夜里更显的较弱,司凛在半空眼看要触碰到她的大手硬生生的停止,僵硬半晌后转了个方向。

    司凛还是选择自己下喝水。

    其实水放的不远,就在头柜一边的小茶几上,那里还是白天雷风霆来的时候放茶杯的地方。

    司凛撑着一只比较有力的手臂,靠着自己的力量坐了起来,整过程都是咬紧了牙关,闷闷的哼声被他硝湮在唇间。

    等他完全半坐在上辛苦的弓着腰喘气的时候,司凛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他喘了几口重气,发觉背后的伤口被他强硬的动作扯的隐隐作痛,一股火辣辣的麻感从背后传递到脑部,再蔓延到了他整个体的全部神经末梢,抽痛使他不敢再有动作。

    他上下起伏的口,稍稍歪了脑袋看去,只见迷蒙的视线中,那水壶正在茶几上照耀着,透明的水泽正刺激着他的感官。

    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司凛抬起了手,向那水壶的方向伸去,布满汗水的俊脸上有着忍受痛楚的挣扎难受。

    可因为这样的举动,上半失去了最有力的支撑,司凛一个不慎,从上滚落了下去,高大的影落在滚在地上,重重的一声闷响。

    不大不小的声响,足以惊醒的另一头的人。

    熊亦馨倏地睁开眼,急忙转过,一看,侧只有凌乱的被单,哪还有司凛的影。

    “司凛!”她一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赶紧的开了自己侧的头灯,淡黄色的灯光照满了整个卧室,都不见人影。

    似乎听见某声低低的呻|吟,熊亦馨几乎是爬着越过了大,终于看见了狼狈的躺在地上的司凛。

    她着急的跳下,抱着他的头,想要用力把他拉起来,可男人和女人的力量过于悬殊,她根本动不了他半分!

    “司凛,你没事吧,司凛?!”熊亦馨摇晃着他的手,不敢太用力,可又忍不住担心的将指甲掐进了他的手臂里。

    “铃……”司凛上的痛都一下子汇集到了熊亦馨指甲掐进来的那瞬间,他皱紧了眉头,看着她无措哭喊的小脸,开始红起的眼眶,提醒着她。

    熊亦馨赶忙把司凛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跪直了体去按铃,“呜,好烫啊,司凛,你要坚持住……医生很快就来了……司凛……”

    现在的熊亦馨真的慌死了,她不知道司凛会半夜就突然出事,早知道她就不会一整个晚上闷声不吭魂不守舍,这样她就能发现司凛的不适,这样司凛就不会掉下来了。

    司凛看着她满是懊恼后悔的表,拉住了她的手,“没事……我没事……”

    “笨蛋。”熊亦馨骂了他一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怎么可能没事,这个笨蛋,都烧的那么烫了。

    佣人医生很快就进来,看见司凛和熊亦馨双双掉在地上抱作一团明显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就便急忙小心的将人给抬回了,医生们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检查。

    熊亦馨站在一边干着急。

    闻讯赶来的管家满是担忧的看着忙活的众人,拉着熊亦馨问,“少爷怎么会掉下来呢?”

    莫非是小姐踢下去的?!

    “我也不知道,我就听见声音才醒来的……”熊亦馨眨了眨眼睛感觉到一股濡湿,抬手擦了眼睛,才发现满手的湿意。

    管家叹了口气,只好等待医生的检查结果。

    很快,他

    们就给司凛打了一针,给他盖好了被子。

    “怎么样?”

    “司少开始低烧,能降下去的话就没事了。”医生看了看的方向,再在周围扫了几眼,“司少是想喝水吧?”

    熊亦馨惊讶的抬起头,看了眼距离不远的茶几上的水壶,有些明白过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

    为什么不告诉她呢,只要司凛推一下她,她就会知道的啊,为什么会自己掉下,司凛,你这个笨蛋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现在会不会很严重,是不是伤口感染恶化了?”管家着急的问着。

    医生摇摇头,“目前问题不大,只要烧退了就好,放心,我们会在这里守着司少,确保万无一失。”

    “那拜托你们了。”管家老眼里含着泪花,有些心疼自家的主子。

    熊亦馨纠结的回到了自己边的位置,不顾在场人奇异的目光,躺了进去,靠在了昏迷中的司凛的边,用自己微凉的小手包裹着他滚烫无比的大掌,吸着鼻子默默的盯着他看。

    司凛,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不要再折磨你的体,不要再折磨我了,司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医生每隔二十分钟给司凛测一次体温,每次看见结果,都是皱着眉摇头。

    “始终在38℃,这样的况不妙啊……”

    “如果一小时以后司少的体温还不能降低的话,我们只能送司少到就近医院急诊了。”

    管家面露难色,“可是少爷吩咐过,不能去医院……”

    “可是司少……”

    “去吧。”就在此时,熊亦馨幽幽的开口,打断了他们的交谈,她攥紧了司凛的掌心,“听医生的吧,有什么比司凛的健康更重要的了,如果司凛生气的话,我会负责的。”

    管家话一呛,终究是无话可说了。

    小姐说的对,还有什么比少爷的健康重要呢?如果要受罚,他这把老骨头也愿意受了,只要少爷没事就好。

    一室又陷入了沉寂,一小时后,当医生准备给司凛测量最后一次体温的时候,那个昏睡的男人,却在瞬间睁开了眼睛,眼底是一片漠然的冷意。

    医生手一抖,下意识的退开几步。

    熊亦馨却是高兴的扑了过去,“司凛,你醒啦,是不是要喝水?”

    司凛点了点头,熊亦馨赶紧的给他喂水,喝没几口就被他用手推开,在众人疑惑目光的注视下,他冷言下了驱赶。

    “都在这里做什么,滚出去。”声音虚弱,可依旧魄力十足。

    熊亦馨按住他,“你还在发烧,司凛!”

    “都出去,我自己的体自己清楚。”

    “司凛!”

    “你陪我就好。”司凛转过头看着她,皱紧的眉头对她袒露着此刻司凛的不耐和不适。

    虽然埋怨他的坏脾气,但是她还是依了他的脾气。

    “你们都下去吧。”

    司凛无力的抬起手一挥,众人不敢多说什么无谓的话,只能应声而退。

    看着屋里又剩下他们两人,熊亦馨叹了口气,还没说话就听司凛先开了口。

    “亦馨,关灯,抱着我睡。”

    ==

    两更完毕,祝亲们看书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