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熊亦馨,真的再也找不出别人了。

    房门被轻轻敲了三下,三人回头去看,就见韩沉景一风尘仆仆,神色着急的走了进来。.

    “还好吗?”

    韩沉景站在头,看着司凛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模样,眉头紧紧锁住。

    调转了目光,自然是将所有的责任和疑问都丢给‘好兄弟’——齐源了。懒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会受伤?还是在自家的游泳池里?!”

    齐源歪了嘴,听出韩沉景话里的责备他很无辜的替自己辩解。“都是这小子自己折腾的,没事就耍变|态玩事儿,现在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虽然他和韩沉景已经担任着哥哥和伙伴的角色,但是这次司凛完全是自作自受了,齐源完全觉得自己没有半点责任和疏漏。

    唉,谁知道他司凛会想都不想的就跟着扑过去,就连烈风都来不及上去护住,他这个离得远远的看好戏的旁观者,又能出什么手?

    烈风抬眸看了看齐源,几乎是用着和管家一模一样的裹着冷意的眼神。

    齐源耸肩认命,好吧,他又得罪人了。

    就连韩沉景也是沉着脸呵斥他,“我不是交代你好好看着他吗?虽然他子冷,可是脾气比我们都要火爆,你这个做哥哥的真没用。”

    韩沉景完全不留脸面的骂着齐源,而齐源也只能连连叹气的收下。虫

    谁叫他们是兄弟,谁叫他是哥哥,谁叫他也担心内疚……

    司凛,你还真够混蛋的,受个伤让一整片子的人被你绕进去爷折腾一片,真黑心!

    韩沉景拿过医生的报告翻看了几页,再抬头多看了司凛的脸色几眼,才松了口气,稍稍缓和了僵硬冷峻的表

    几人在沙发处坐下,交谈声音也是避忌怕吵到司凛刻意压低了许多。

    “说吧,到底是怎么闹出来的?”韩沉景盯着一边低着头的熊亦馨,却是对齐源问道。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也猜到了几分。

    他们和司凛玩了十几二十年,司凛做事都是有路数不会乱来的,更没有见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不堪。

    可是这次,却是破天荒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在自己家里头。^/非常文学/^

    这样闹出的事,这个罪魁祸首,韩沉景想,除了熊亦馨,真的再也找不出别人了。

    这世上,能让司凛方阵大乱连自己体也不顾的人,除了熊亦馨,还能有谁了?!

    察觉到来自韩沉景的冷冷直视,熊亦馨下意识的更低头躲避着,心跳如鼓般被擂动。

    齐源捻了话,说了大概,“报纸的事你也知道,司凛估计是不想熊亦馨摔东西伤了自己,所以让人把泳池抽干了搬出家里的东西随便她往泳池里摔,可没想到小玩具摔一半没力气晕了过去,还好死不死的往池子里掉,司凛不就直接给扑上去了,我们也没能赶得及去扶一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凛已经是躺在碎片上浑是血了。”

    齐源回想着不久前才发生的景,更是不感叹司凛的动作快速。

    他们仨是一起训练的,各自的功底各自都熟……可司凛刚刚的反应速度,那么快,绝对是以前没有过的。

    那也只能说明,司凛的肢体动作已经是自然反的对熊亦馨产生了保护意识,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的跟着跳下去抱住了人,这么短的时间,做出了这几乎不可能的事

    韩沉景听完,脸色变得愈加深沉起来。

    “司凛没有跟你说你哥哥的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帮没有醒来的司凛解释掉这些话,免得他们继续别扭闹下去。

    熊亦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的低下头,沮丧的摇着头。

    咬出了牙印的唇瓣扯开一抹自嘲的笑,司凛又怎么会跟自己说这些呢?

    “熊亦馨,你知道雷风霆的吧?”韩沉景看着她点了头,才接下去说着。“你的哥哥,熊亦天,帮着雷风霆,拿了公司竞拍项目的文件照片给对方,使得司氏在和贺家的合作上吃了雷风霆的亏……这件事你又知道吗?”

    熊亦馨愣愣的抬起头看着韩沉景,这次没有避开他的眼光,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他,满是不敢置信和震惊。

    “怎么可能,我哥哥不会做这样的事的……”熊亦馨喃喃的说着,可又蓦然想到在小方间的时候哥哥给自己打的最后一通电话,她又不由觉得浑发慌的一阵冰凉。

    她抬头看着韩沉景齐源和烈风一直沉稳肃正的面色,她更加害怕了。

    哥哥,竟然真的找了雷风霆……

    可为什么,当初明明是哥哥把她骂了一顿,说她不要随随便便动歪脑经的……

    那个雷风霆,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让哥哥瞒着她做这些事?!

    韩沉景注意到熊亦馨的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血色也快褪尽的和昏迷不醒的司凛不相上下,他暗暗的用拇指摩挲着食指,多了几分沉思。

    熊亦馨的这个表,让他起了疑惑。

    顿了顿,他才缓缓的接下去说道,“这件事我们有录像,你要是想看也可以调出来给你,我们不会平白冤枉你哥哥……其实这件事司凛打算低调处理,可没想到司家本家知道了这件事……”

    熊亦馨有些怔忪,“司家本家?”

    齐源也跟着插话,“是啊,小玩具,你的主人司凛的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庞大你知道不?虽然司凛几年前就开始着手处理事想要脱离本家,可在家族里,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贺家和司家也算是交好,本家知道司凛的公司在这里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是觉得丢了脸面,所以派了人想要过来亲自查处。”

    “司家本家的手段也算是出了名的狠辣,当时我们就特别提出来说了,要是你哥哥落在了本家手上,能活的机会有多少……”齐源看了眼熊亦馨,终究还是没有把另一层考虑说出来,当时司凛更是怕以后本家的人会为难熊亦馨……

    可这种事,还是让他们两个人去理清说明白更好,他们是局外人,不能负责插手太多。

    “所以我们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让熊亦天诈死,把你骗出国,等风头过来再把你们接回来……”

    齐源笑了笑,“没想到啊,差阳错。你在希腊出了事,熊亦天也在这时候被抖了出来。”

    “小玩具啊,你也别怪司凛了,虽然瞒着你不对,不过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护全你和你哥哥,你也别闹了,好好消停会儿吧,看司凛这次受伤,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动?”

    熊亦馨瞄了他一眼,不知不觉中红起来的眼眶带着几分委屈和可怜。

    齐源不敢招惹,生怕以后被司凛报复。“刚我说笑的啊,司凛为你受的伤你怎么可能会开心对不对,我逗你玩的,没别的意思,呵呵……”齐源尴尬的摸着鼻子干笑着,惹来其他人的瞪眼。

    韩沉景咳了咳,眸光平平的掠过齐源,对熊亦馨解释说,“你哥哥已经被我安排好了,那一枪伤得不重,你不用太担心……现在他也在城里,不过报纸又闹出这事儿,倒不方便他出来了,只能委屈他躲些时……”

    刻意隐瞒了熊亦天早上想要逃跑被他一气之下打断腿的事,韩沉景的表没有一丝慌乱,自若的在谎言间游走。

    熊亦馨点了点头,齐源和韩沉景连番对她解释说明,即使感觉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她已经没有别的方法去面对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帮忙,我和我哥哥才没有……”她滚了喉咙的干涩,有些难受的哽咽着。“我知道这次是因为我不好,如果我愿意平心气和的跟司凛说清楚,也许司凛就不会……”

    “算了吧,要是让你们两个人谈肯定没那么快谈好的。”齐源抽了抽嘴角,想着司凛那歪歪曲曲的格和处事方法,这件事如果只让他们两个人闹,只会越搞越僵的。

    要不然,司凛也不会到现在也没有和熊亦馨说清楚自己的感,熊亦馨也不会到现在还和司凛有隔阂了。

    甜蜜的表面,他们之间可是埋着一堆堆难以预料方位的炸药,这次的导火线是熊亦天,矛盾炸开了,司凛受伤了。

    可没人知道,他们埋下的炸药,到底还有多少,以后还会不会再轰然炸开……

    韩沉景瞪了多嘴的齐源一眼,对着垂头自责的熊亦馨交代,“我们和司凛是兄弟,这些事你不用跟我们说客话。不过,这次司凛的确是为你而伤,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不要再横生事端了。”

    熊亦馨点头,她答应下。“嗯,我会的。”即使他们不送嘱咐,她也会的。

    司凛,这次我真的欠了你了,欠了好多……

    ==

    第三更送上~~无耻顶锅盖求荷包求荷包~……其实俺码字的时候一直在听郭采洁的该忘了,真心怕一个蛋疼写悲剧了……唉……

    又发现各种错别字了……我,我,我也想哭了……对不起大家%>_<%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