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你怎么每次都错过好戏呢?

    金黄色的阳光打进茶色的玻璃窗内,投影在地上一道道浅色的光影,斑驳着地板上的花纹,映出不一样的虚幻景象。

    雷风霆坐在溢满馨香的温室花房里,手里端着描着金边画着好看花纹的皇室咖啡杯,浅浅的品尝着早晨的清新和美味。懒

    花房的门被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站在雷风霆边,递出了一张黑白的纸张。

    “主子,这是半小时后将要全城发布的报纸,您过目。”

    雷风霆放下杯子,目光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张黑色的照片和配对的大字,让他微微勾起了唇,说道,

    “就这么发出去,还有把这份原稿给司家的那人,让他亲自交给熊亦馨。”

    “是。”西装男领命离开。

    雷风霆看着眼前一米远的开的正好的红色玫瑰,眼底析出了浅浅的淡光。

    ……

    司氏大楼

    顶层洗手间内

    熊亦馨刚走进隔间里拿纸巾,就听见外面传来高跟鞋和几声熟悉的笑声,她下意识的躲了进去,关上了门。

    “听说顾书瑜出事了呢,就在昨天满城风雨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是司凛动的手?”

    “这我倒不清楚,不过我听说是因为司凛养在宅子里的女人不见了,才折腾起来的。”虫

    “诶,那个亦馨,昨天我也没看见她……”

    “哦?那个女人?我都好久没注意她了呢。”

    “……上次中午在饭堂里看她们两个的样子,真是可笑极了。”

    “就是,和总裁同桌吃饭就以为自己飞上了天,真是丢脸。”

    “对了,那个亦馨和烈风什么关系,烈风不是一向冷脸冷言的吗?我可不相信他会英雄救美啊……”

    “听说那亦馨是烈风的妹妹,不然怎么可能突然间就进来了总裁办。”

    “怪不得了,那以后还是少招惹她的好,烈风这人我听我爹地说过,可是司凛的第一助手,断事狠辣可是出了名的。”

    “哎呀,可是我看不过亦馨那婊|子的臭脸,你没看见她那天早上跟大姐呛声的口气,拽的跟二百五似的!”

    “就是啊,三姐,咱们大姐可是亚洲石油大王的女儿,连市长都要看她的脸色,就算那个烈风再厉害,还不是司凛手下的狗?难不成还敢对大姐怎么样?!”

    “唉,我是怕出事而已。”

    “嘿嘿,给她点小教训没什么,有事儿不是还有大姐和二姐嘛……”

    “唉,随便你们了……”

    “……你刚说,司凛在自家的宅子里养了个女人?”

    “我也听说了,上次那个吴家,不就是因为那女人被断了么?”

    “哼,就算养了又怎么样,那也是不成气候的小|人,哪有份上台面,要不然早就高调宣布出来了,哪还会藏者掖着,而且司凛要真喜欢,也不会不给她名分,只不过是在等玩腻的一天罢了。”

    “也对……”

    女人们的谈话声越来越远,熊亦馨缓缓的从隔间里走出来,手里攥着的纸巾,被揉成了一团。

    她走到洗手池,开了水一波一波的往自己脸上泼。

    小|人……

    没有名分……

    玩腻的一天……

    这几个词在她耳边嗡嗡的响着转着,如同魔咒一般就缠着她,挥散不去。

    司凛,真的像她们说的那样吗?熊亦馨不敢确定。

    她一直不能确定,自己在司凛心里的位置。

    再抬起头,她看着镜子里面满脸水珠的自己,眼睛里面是一片湿润的模糊,她不知道那是不小心渗进去的凉水还是自己的泪……

    “亦馨,你怎么了啊?”米小罗看她深恍惚的走了出来,有些担忧的问道。

    她勉强笑着来让她放心,“没有,我只是累了而已,没关系的。”

    “亦馨,别逞强……”

    米小罗刚要说什么,秘书长走过来丢了一大堆工作给她,她也只能缩着脖子继续工作了。

    司凛按了内线让她送咖啡,熊亦馨觉得自己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后肚子就一直翻腾的不舒服,心口也像堵着什么东西似的,扯了一张纸写了请假条子,索直接敲响了总裁室的门。

    司凛笑着抬起头,讶异她两手空空的进来。

    “咖啡呢?”他站起,走向了她。

    熊亦馨躲开他的靠近,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他跟前,“我想回家。”

    司凛看了一眼纸条,不管她的躲避一只手拉住了她,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发烧了?哪里不舒服?”

    “肚子……”熊亦馨别过脸,闷闷的说着。

    司凛看了她一眼,倒也不再说什么,直接揉了纸条扔在一边,手盖上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揉动。

    “让管家亲自来接你。”

    “嗯。”

    ……

    半个小时后,管家便带人到了司氏楼下的停车场,司凛送了她下去,亲眼看着她上了车,才转进了电梯回了顶楼。

    而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办公室里就进来了两人,等待着他。

    司凛一愣,“又有事?”

    一般他在公司,烈风和齐

    源极少会一起出现,因为这两人对对方都不怎么有好感。

    齐源看了烈风一眼,走过去脸色严肃的对他说,“熊亦天的事,被爆出来了。”

    言毕,拿起桌面上不知何时摊放的一张报纸,递到了司凛面前。

    而司凛的目光刚放上报纸,就立即被一道震惊的眼色布满。

    他掐着报纸,一张脸冷硬的可怕,丝毫不逊色于昨天听闻熊亦馨出事消息时的难看。

    “哪个混蛋敢爆出来的!立即让报社把报纸找回,不准让一张报纸给流出去!”

    烈风接了他的话,“属下已经派人处理,应该一小时内能收回全部……不过……”

    司凛眼神扫来,齐源帮他说完,“不过我们不能保证熊亦馨会不会看见这东西。”

    “她被送回司家了。”司凛说着,走到沙发边,重重的坐下。“能进司宅的东西都会经过检验查看,手下人不会愚蠢到把这些东西弄进去的。”

    “那就好,等报纸给弄回来,我们再好好查查这个搅事的混蛋是谁。”齐源恨恨的说着。

    好不容易瘦了回来了当家,他能闲空几天,没想到接二连三的就要闹出事儿,这不单单给司凛添乱,还让他添堵!

    “嗯。”司凛揉着眉心,脸色有些发青。

    齐源看了他一眼,不替他担心可怜。

    司凛虽然表面不说,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现在保持平静的男人,心里有多混乱他们谁都说不清楚。

    要知道,熊亦馨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恐怕,就不是翻天那么简单了……

    “你休息吧,我们回去处理。”齐源看了烈风一眼,率先走出了门,烈风也担忧的看了看司凛,跟着离开了。

    ……

    熊亦馨坐上了回家的车,车子缓缓的驶出了停车场。她看了一眼窗外,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亦馨,你就回去了?”是米小罗兴奋的声音。

    听见好友的声音,熊亦馨不眼角柔和了些。“嗯,我请假了,不好意思,中午不能陪你一起吃午餐了。”

    “哎呦,这个没关系啦。”米小罗说着,“不过你怎么每次都错过好戏呢?”

    “嗯?有什么好戏?”熊亦馨不解问道。

    米小罗那边响起淅沥刷拉的纸张翻动的声音,才迟迟回答说,“哎呦,就是前不久我们公司出现内鬼的事啊……没想到被压了这么久,今天就这么突然的上了报纸的头条。”

    “内鬼?”

    为什么,她心里有着不安,是不是因为她也差点成为了这两个字的谋害人?!

    “哎呦,你没看今天的报纸么?就是上次和贺家合作的事啊……我们公司的低价被泄露了,抓出了内鬼……就是那个新来没几天的部门经理熊亦天啊,听说他下场可惨了,现在都没有消息,是死是活都是谜呢!现在报纸上还登出了他受害时的照片……”

    米小罗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通话中的对方,已经完全没有了声音。

    熊亦馨用手捂着嘴,青白的秀脸上写满震惊和痛心!

    ===

    呼……终于写完三更了~~明天要出去玩,会尽量早点更新撒~么个~还有哦,一直多谢亲们的支持和礼物,大家不要给俺送钻石神笔之类的了,太贵了,心意俺知道了呢,不如转送红包吧~~(甜笑ing)最后集体亲个调|戏,碎叫去~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