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馨不见了!

    熊亦馨下了楼,可是没在楼下看见有快递员或者快递车的踪影,掏出手机打了回去。

    “喂,请问你在哪里?我已经到楼下了。”

    “停车场?哦好,我现在过去。”

    熊亦馨挂上电话,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快递员会在停车场,但还是抬起脚步往那里走去。懒

    停车场里停满了车子,这样的高度让熊亦馨不得不高喊起来。

    “快递员么?请问在哪里?”

    熊亦馨喊了几声,发现没有人回应她,她不停驻脚步往着四周打量着。

    后,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她欣喜的转过去,却在看清楚来人的那刻,陡然僵住了脸色。

    “顾书瑜?你怎么在这里?”熊亦馨看着她,记起她那天被带走时留给自己的目光,不戒备起来。

    顾书瑜的视线锁住她,没有了高贵衣服的陪衬,,骨子里的傲气和她二十年养成了的自傲,足够让她高人一等。

    可是,哪个人会喜欢从高处摔下后的惨痛?他们怎么能忘记在高处是仰望天空和睥睨众人的自负?!

    “怎么?对我的出现你就感到这么惊讶?”

    熊亦馨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你想做什么?”

    顾书瑜盯着她看,眼光冷。“没什么,不过是看你和我在司氏里那么‘有缘分’,想介绍一个新朋友给你认识。”虫

    那三个字,顾书瑜说的及其用力。

    熊亦馨感觉到危险的近,她不想多做停留,转了的要往回走,大概猜测出那个‘快递’,只怕是顾书瑜要把自己引出来的一个幌子罢了。

    后的顾书瑜在她转的时候低低笑了出来,魔魅般渗人,熊亦馨脚步飞快,但当她就要接触到那片光明时,一道人影横空闪了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想去哪儿啊宝贝?”一个极其猥|琐的男人站在出口处,面容猥|亵的盯着熊亦馨,两只眼睛里都闪烁着极其下流的光。

    熊亦馨被他吓到,不自的后退两步,而后肩膀便被一只手抓住,她惊恐的侧头去看,一张放大的狰狞的脸在眼前……

    “你现在还能去哪儿?乖乖跟我们走吧……”

    “为什么?!”熊亦馨挣扎了下,有些不甘。“你为什么要找上我?我和你无冤无仇,说起来你不是应该更恼恨那些完全忽略你求救的姐妹吗?!”

    闻言,那顾书瑜眼中一闪而过的危光。

    她一把抓过熊亦馨的手,寸寸的如刀般锐利的目光一点点的剜着上面的指节,像是在回忆。

    “那天我看见你了。”

    “当我知道那晚司凛连夜在公司没有回去,我一大早的就过来了……我刚要从电梯里走出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顾书瑜话音一顿,视线从熊亦馨的手指上移到了她满惊讶的脸上。

    “……你也想到了吧?”她看着熊亦馨的惧意,缓缓的笑开。“我亲眼看着你从司凛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你以为我能想到什么?”

    熊亦馨脸色有些青白,她以为一直没人发现,却不想只在第二天,便……

    摇了摇头,她咬唇轻轻说,“我不知道。”

    “没关系,我知道就行了……走吧,我带你去见新朋友……”顾书瑜笑着,给对面的男人使了个眼色,两人一人捂住她的嘴一人拖着她的手,三人一同上了辆黑色面包车,车门关上,扬尘而去……

    笃笃笃——

    一道响亮的脚步声响起,在中午的秘书办里显的特别的怂人。

    米小罗抬头看了一眼,赶紧手忙脚乱的把电脑给关了,在那人来到桌前的时候倏地站起,毕恭毕敬的语气。

    “总裁,您好。”

    司凛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往回扫了扫,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见的那人的影。

    他敲了敲桌面,“亦秘书呢?”

    米小罗转了转眼睛,“刚接了个电话下楼拿快递了。”

    司凛点点头,可却有些不高兴的皱紧了眉头。

    他可不知道有什么快递要一个秘书下去拿的,难道她学会网购了?探究的眼神在米小罗上转了转,如果他的宝贝真的学会了网购,八成也是这祸害教的。

    察觉到来源于司凛上的不悦,米小罗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嘴边扯着的笑一直不敢弯下来,心里极其郁闷的在嘀咕:难道总裁发现自己看片了?!这也太邪门了吧?!

    “总裁,您,您还有事?”

    司凛收回目光,转了,“让她回来之后来找我。”

    “好的,我会转告。”米小罗看着司凛开了门进去,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一般,抹了脑门上的汗,呼出几口气坐回了座位。

    “亦馨亦馨,你快回来啊……”

    快回来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啊……

    ……

    熊亦馨被他们用黑布捂住了嘴,面包车在一家高级会所的后门停下,两人扯着她下了车,走了进去。

    “我定了人的,你们的首席。”刚进去,顾书瑜就对着向他们走来的服务员说道。

    “好,请随我来。”

    熊亦馨试图那人求救,可对方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领着他们上了楼。

    出了电梯,兜兜转转的拐了几个黑暗

    的只打着紫色灯光的走廊,他们终于进了一个比较亮堂的房间。

    熊亦馨晃了眼,等视线清楚后看见一个男人坐在了边。

    顾书瑜将她推到了地上,然后对着后的猥|琐男人冷冷驱赶。“这些钱你拿了,可以滚了。”

    男人接过钱,可眼睛还放在熊亦馨上滴溜溜的转,“不如我把这些钱还给你,我来……”

    顾书瑜立即眼睛一瞪,“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能惹的!”

    不想到她会突然翻脸,男人臭着脸骂了一句‘|人,给我等着!’,就跟在服务员的后出了房间。

    顾书瑜拿起桌面上防止的一根类似吸管的东西,放在熊亦馨面前一吹,一道白烟散开。

    “动手吧,钱完事后给你。”顾书瑜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对着边定坐的男人比了比下巴,给他下指示。

    男人一笑,用着比女人还好看的时候挑起熊亦馨的下巴,看着她盈满了水雾的双眼,啧啧一声。

    “虽然我是牛|郎,可我也不是变|态,对不自愿的女人没兴趣。”男人对着顾书瑜开口,表示无能为力。

    而熊亦馨却在听见‘牛|郎’二字后,猛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开了好几步远。

    她急忙把黑布扯下,可还没说话那顾书瑜就抢先一步开口。

    “忘了跟你介绍,他是这里的首席牛|郎,ken……而且也是你今晚的男人。”顾书瑜暧|昧的咬字,让熊亦馨浑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ken从边走下,“都说了我没兴趣……”

    “钱,三倍。”顾书瑜眼一瞪,利着他。

    在这里工作的,有什么比钱能更蛊|惑人?

    所以,ken完全没有了意见,“好的,我接受。”话落,已经是朝着熊亦馨走去了。

    大脑里发布着危险的讯号,她脚下刚要逃,ken已经手一捞,将她带回了上。

    “不要,放开我……我给钱给你,求你……”熊亦馨感觉自己浑软绵绵的,一种疲惫感和黑暗袭了上来。

    ken用着温柔的动作帮熊亦馨解开衣服,“放心,我很会照顾客人的……”

    他说着,脱掉上的衣服,缓缓低下,凑了过去……

    而坐在沙发上的顾书瑜却不知在何时之间拿出了一台录像机,打开了录制的画面……

    房间里淡黄色的灯光,晕亮了一股|色暧|昧。

    ……

    米小罗气喘吁吁的从电梯里出来,直接脚步不停的往总裁室走,敲响了门,不等回应便推门而入。

    司凛正端坐在办公桌后,而烈风和齐源正在沙发上看文件,听见谁声响,他们一致的抬起头向她看来。

    而米小罗已经没有了狗腿的时间,她喘着气,说道。“亦……亦馨不,不见了,保安说见她出了门,就没再回来……手机,也打不通了……”

    三人动作又一致的从座位站起,其中司凛的脸色变得最是沉重。

    “找!烈风!立即派人去找!”

    司凛低吼的将手中的平板摔向了墙壁,零件散了一地,如同他此刻四溢的怒气。

    ===

    今晚写到这里……我快不行了……明天继续……么……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