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亦馨在口是心非吧?(推荐!)

    她的红果被盈亮着一层水晶般的颜色,因为他的退开,坚硬立的小红果在微凉的空气中微微不发抖了抖,两团粉上不自的起了小疙瘩。*非常文学*

    司凛伸出手揉了揉,在熊亦馨微微闭起眼睛的时候坏意的拢住手掌一掐,引来她一阵喝和抱怨。

    “啊——司凛,呜呜,坏蛋……”

    他总是很坏,总是喜欢捉弄她欺负她……

    司凛邪肆的笑着,墨黑的眸子在渐暗的室内隐隐的闪着微光,眸底更是有一簇小火苗高高点起,招摇着主人此刻的难耐火躁。

    司凛用一只手抬起熊亦馨的长腿,因为装裙子的紧,只能抬起四十五度的角,但这样也足够让司凛把大大的巴掌盖在她浑圆弹十足的翘上。

    男人有一种天,对女人|部的喜,大多源于对母的依赖,而他们对部的留恋,更可能是对|感的追求。

    司凛意犹未尽的一手揉着熊亦馨的弹|股,一边用食指拨动着她被|罩挤压着的粉的小红果,动作猥|亵,可是由司凛来做,却又是那么邪魅,惑人。

    熊亦馨半眯着眼睛看着他一点点埋头而下亲吻着她的肚腹,伸出舌头勾勾画画的转着圆圈,似乎是极其有耐心的,要将她的|被完全出来。

    渐渐被迷离占据的水眸里氤氲着|色,司凛抬头只看一眼,便深深陷入。

    空出一手将她搁在桌边不知所措的小手握紧,带着它来到熊亦馨因为缓缓喘息而微张的檀口边,他开口说话,那样磁的蛊惑着人心。

    “咬着它。”

    熊亦馨怔了怔,司凛那还在在揉捏她的手,时不时的会用尾指刮着她后缝隙的弧度,从尾骨到大腿|边,激起一阵电流在她体里窜动,那么酥麻让她沉迷,渐渐的神志丢兵卸甲的离她而去。

    司凛握着她的手在她嘴边转了转,熊亦馨呆了一会儿便张开了口将自己纤细的食指咬住,一颗颗整齐的小牙齿咬着那一小节白皙,司凛喉结一滚,直觉的脑袋里的火越烧越旺了!

    他迫不及待的拉下自己的长裤以及贴衣物,踢到一边后拉起熊亦馨的两条白晃晃的腿,将它们扯出桌面,立地悬空。*非常文学*

    大手托着一双股不让它们往下落,而自己则是张腿一跨挤进了她的腿|间,裙被他的动作掳起大半,那里头的的与上|罩同色系的小可半露着,明晃晃的刺激着人的眼球。

    “嗯……”

    司凛用动腰往前一撞,隔着单薄的布料用火|挑|着逗熊亦馨的底线,熊亦馨难自控的呻|吟出声。

    熊亦馨的声音对司凛来说就是一种鼓励,他忽的一把抓着她的双手,将它们交叉叠放越过前,用她白皙粉嫩的手臂挤压着两团粉,带着不可抗拒的强势动力,更加孟浪的冲撞着她的子,一下又一下的用坚硬昂扬顶着。

    不深入,却比真实的接触更加撩|拨人。

    熊亦馨反着手腕抓着司凛的手,因为后垫着丝绸衬衫,柔滑的绸面和光滑的桌面摩擦着,在司凛一次比一次用力的顶撞下,让她滑的更远。可被人紧紧拉住的双手,却又在她离开的时候将她拉回去,这样一前一后的磨动着,使得她前被挤压出半圆弧度的粉摇晃的更猛烈,一圈一圈的淌着美妙的水波纹,激浪着司凛眼底的一片深邃海。

    “不要,不要这样……好难受,司凛,唔,司凛……”熊亦馨晃着头在求饶着,被冲撞凌乱的发丝被汗水黏在了脖颈处,锁骨因为她一紧一深的呼吸凹出暗色,|感的迷乱人眼。

    她真的受不了了,她已经被司凛完全的撩|拨起来,腿心间的火惑着她,一下冲撞一下又离开,体里似乎有道缺口,在流泻着什么,又在渴望着什么。

    这样的熊亦馨,就像是那漂浮在漫无边际大海上的一根浮木,找不到出口,无处安放。

    司凛低低哼着,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在一次深埋不退出之后,背脊一抖,泄了出来。

    他退开压住她的子,将她在半空中摇晃许久的两腿抓稳了,低头看着一片浑浊的裙,邪魅的双眼里是一片灼灼火色。

    “是不是不要?”他又坏坏的用手勾起她的小可,单薄的布料上沾了他的痕迹,当然也有……她的。

    这小东西,他就不信她还不动?!

    他忍了一整天,现在不好好惩罚一下她,他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好耐心?

    熊亦馨已经开始低低的哭着,经历的事那么多,她怎么可能会不会不知道自己现在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可是司凛偏偏捉弄她,让她又气又恨。

    “混蛋。”熊亦馨可怜兮兮的咬着唇骂道。

    司凛一笑,低

    下头用鼻子蹭着她,“那你是要,还是不要?”

    说这话时,司凛还故意用手去勾画着她顶端某处的小花核,满意的看着她双瞳撑大着颤抖。

    他好坏,就是要让她亲口说出选择,虽然不管她最后选择哪个,都会被他的动作决定最后结果。

    熊亦馨别开脸躲开他太过邪恶的视线,可下不断的冲击,让她完全没有了说不的机会和念头。

    司凛眼看着她两眼开始发直起来,眼看快要到达某个高处,倏地抽开手,将她打落谷底。

    “要……我要……”熊亦馨低叫一声,忙的拉住他离开的手,低泣着恳求。

    “这个是你说的……要就给你!”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司凛满意的勾唇一笑,直接将那裙推到熊亦馨的腰间,扶着她的腰,不带一丝迟疑的冲了进去,在那瞬间,两人同时舒快的哼出声音。

    昂扬一下子被她里面的火|包裹起来,想一个个带着魔力的小吸盘,吸着他,让他不腰眼发麻。

    他用手拍了下她的股,发现这样的姿势让她太过困难的稳住子,于是退开一些。

    “站到带上来,转过去。”他拉着她的手,已经是带着她开始动作。

    熊亦馨有些抱怨的瞟了他一眼,但还是乖乖的照做。

    等她用手撑上桌面的时候,后的一道猛力就蓦地冲了进来,让她措手不及的撞在了桌面。

    司凛赶紧拉着了她,暗暗责骂着自己的冲动,伸手将她的裙和破烂的衬衫解下,堆在桌面上,让她有可以支撑的点力。

    “乖,别动了。”司凛拍了一下她难耐蹭动的股,第三次缓缓进入她,等她适应之后再开始驰骋起来。

    “嗯……啊……嗯嗯……”体一下子被满足,熊亦馨闭着嘴低低的轻哼着,而当司凛撞到她某个点上的时候,她又不自的松开了口,溢出一丝|靡之声。

    司凛按着她的腰,开始放慢速度,摇摆着自己的腰部,循着她的声音找着她的敏感点。

    “是这里?”司凛不确定的问,“还是这里?”

    “不可以,不要再折磨我了……”熊亦馨已经被司凛折腾的没有力气了。

    司凛伸手在她花核上捻着,责备的语气里带着捉弄和宠溺。

    “你不喜欢吗?你不是想要吗?我这不是给你嘛……你怎么能怪我呢?我的亦馨在口是心非吧?嗯?”

    听出他话里的暗示,熊亦馨这次要紧了牙,不管他怎么动她都闭着嘴不哼声,只是两只手紧紧的揪着下的衣服,香汗在她的额间滚落。

    见熊亦馨是贴了心思倔强的不理他,司凛耐着子磨了许久也不见她再松口,惩罚对方的意图完全成了惩罚自己。

    在最后一丝忍耐崩断的时候,司凛抓起她的左腿搭在了桌面,在熊亦馨不防的尖叫下,开始猛力摆动腰动着,冲进退出的频率,几乎不给熊亦馨喘息的空隙。

    哼,这次惩罚不了你,以后再说。

    今晚,先要填饱我……

    月色的光打过玻璃窗落到房中,两人摇摆颤动的影在地上映出画像,室内,是一片旖旎缱绻。

    ===

    谢谢亲们的花花票票喝咖啡~~么么~~~

    看来我喜欢被虐……蹭了快四小时才把这章写出来……明天补上,唉……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