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我不回来你不就被这小子给摸了

    司凛做事真是雷厉风行,前晚上说了要让熊亦馨去工作,第二天下午,就让人给熊亦馨送来一批批的职业工作装。*.

    熊亦馨看着几乎要摆满大厅的装,无奈的叹着气,可是一想到自己终于能离开这个牢笼出外面工作,她不由期待许多。

    应该,会很有意思吧……

    第三天,熊亦馨难得在遭受司凛整晚的‘蹂躏’后,没有赖的起了个大早,还比司凛更有精力的兴奋的走进了浴室梳洗。

    司凛靠在头,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里夹杂着她轻轻吟唱的哼声,他不弯起了唇角。

    只要她高兴就好……

    熊亦馨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郁闷的看着自己口上的几处红印草莓,她有些不高兴的撅起了嘴。

    拿着衬衫进门的司凛恰好看见熊亦馨对着镜子生气的可小模样,他不由失声笑笑,走过去掐了掐她微微鼓起的脸颊的

    “刚不是还唱歌的么?怎么现在又不高兴了?”他打笑着,低头咬了口她的鼻子。

    熊亦馨扁着嘴推开他,闷闷的说着。“都怪你。”指着脖子上的一颗颗青红交错的吻痕,“看,这样我怎么出去啊,衣服的领子那里遮得住啊。”

    司凛受着她的抱怨,太故意的用手指在吻痕上面勾勾画画。

    他看着镜子里,他双手拥抱的小女人一脸苦恼的垂着脑袋,口是他昨晚给她留下的痕迹,两个人这么的紧靠着,姿态温馨,他不由眼底变柔。

    “小傻瓜。”他痴痴的笑着她。

    这傻瓜怎么就不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服自己让她踏出自己最完全的控制范围,想着外边的男人可能会因为他不在边而对她多有心眼,他就觉得气闷不爽。

    她可是他一个人的,怎么能让别的宵小给奢望了去?!

    他不好好在她上留下自己的烙印,宣布这是自己的所有物,那些男人怎么可能不对她死心?!

    熊亦馨鼓起了嘴,“你才是傻瓜。”说着,变闹脾气的从他怀里溜出来,转走出了浴室。

    司凛挑起眉头看着她从衣柜里拿了装出房间,气呼呼的关上门出去了。*非常文学*

    司凛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看来最近自己真的把她宠的过头了,不然以前的她怎么敢直接对自己发脾气然后甩门走掉呢?

    不过……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嘴角始终挂着淡笑,自己怎么一点都没有生气呢?

    司凛换了衣服,下了楼,管家就给他指了方向。

    “小姐刚下楼直接进了车里,连早餐都没吃……”

    司凛皱了眉头,对着一边的佣人吩咐说,“重新做一份,半小时后送过来。”

    “是。”管家躬答应,再抬头时,司凛的影哪里还在这堂皇的大厅里头。

    司凛看见停在门下不远的车,想着熊亦馨跟自己置气就直接连早餐都不吃就跑出去了,一张脸沉的难看。

    司机见他踏着深沉的步子走来,打开门恭敬的请他上车,等司凛矮进去之后,才关上了车门绕到了驾驶座。

    司凛和熊亦馨认识将近十年,可在司凛的印象里,熊亦馨一直是清秀或者可的,她的穿衣打扮从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她原有的态度,更也许是因为没有机会改变。

    而今天的熊亦馨,换上了淡蓝色的高级丝绸衬衫,衬出熊亦馨清醒的气质;及膝的裙包裹出她的翘,那丝毫不逊色都市丽人的完美材,露出的一小节膝盖以下的白皙小腿,匀称的好看。

    司凛不有些躁动,看着这样另有风的熊亦馨,他的心更加被撩动。

    视线上移,司凛的目光在她领口上停留了几秒,适才进车之前的怒气被消了大半。

    他知道自己完全躲不开她的五指山,只能认命的坐过去将她抱在怀里。

    “好了,今天第一天上班,不要为了这点是和我生气,嗯?”司凛说着,在她为了遮蔽前吻痕而扣好全部扣子的领口处扫了两眼,笑意更浓了些。

    虽然配上气质整体还是不错,可这里,倒是一个最大的败笔。

    不过,他喜欢这个败笔。

    “还笑,都是你害的。”

    “是是是,都是我害的,等过两天吻痕没了,你不就可以漂漂亮亮的上班了,不用这么生气吧。”

    熊亦馨嘟了嘴,扭开头不去看他,也不回答。

    可是心里头却像是被蜜糖浸过一样的甜。

    ……

    黑色的房车缓缓开进了司氏企业大楼的停车场,司机熟练的在司凛专属的停车位退车,熄火。

    熊亦馨

    隔着玻璃看了看外头,想了想,而后对低头玩着她手指的司凛说,“你先下去,你走了我再出去。”

    司凛抬起眸子,一抹笑意在眼底滑过。“为什么?”

    “要是我第一天上班就被看见和总裁同坐一辆车,你让他们怎想我?”

    “不会的,不会有人看见的。”

    “不行,你先下去。”熊亦馨不依不挠了。

    司凛完全拿她没办法,最终只能妥协的说。“好,我先走。”说着便再次无奈的摇头,并对要下车开门的司机吩咐。“你不用下来,看着她进电梯你再回去。”

    “是的少爷。”

    司凛下了车,对着车窗里的人看了一眼,转向着不远处的专属电梯走去。

    熊亦馨收回目光,在心里掐着时间,大概有十秒之后,才慢吞吞的下了车。

    她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停车场里空一片之后,才松了口气往普通员工电梯的方向走去,可刚迈开步子,后就响起一声轻佻的哨声。

    “哟,这不是司凛的小玩具嘛……”

    齐源笑着揶揄,看见熊亦馨转过的时候明显的眼前一亮。

    “啧,果然是人靠衣装,换了衣服以后完全变了人啊!”齐源走上前,围着她绕了几个圈,不由赞叹着。

    因为熊亦天的事,熊亦馨现在对齐源的印象改观了些,对于他的打趣揶揄的应对,也更客气了些。

    她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如沐风般温暖人心。

    “谢谢夸奖。”

    齐源眉峰一动,“哟,难得你对我说好话。”

    “这是我应该做的,齐总。”熊亦馨在知道自己的工作之后,便吵着跟司凛要了一份公司正常运行和各部门经理高层的表格,她已经知道原来这个看起来‘不学无术’的富家公子,不仅和司凛一样有自己的企业,还常常帮着司凛处理事,也就在这里挂了个副总裁的头衔。

    “下了功夫嘛……不错不错。”齐源端着下巴点头赞赏,只是很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拍拍熊亦馨的肩膀。

    不过下一秒,悲剧发生了。

    齐源的手还没有碰到熊亦馨的肩膀呢,横空就出现一道重力把自己的手扼住,然后在他呆怔之际用力一掐而后甩开,被突然袭击的齐源倒是被推开好几步。

    “我草!”齐源直接没形象的骂出了声,捂着阵阵酥麻发痛的手腕抬起头,看见站在熊亦馨后的男人之后狠狠的骂了一句。

    “司凛,你还是不是兄弟,就算你过河拆桥拆的也太快了吧!”齐源气呼呼的大骂着。

    司凛面无表的揽过有些错愕的熊亦馨,他的手此刻正放在适才齐源准备要放上的位置,挑着眉霸道的宣告着。

    “这里只有我能碰。”

    “靠!”齐源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拍肩膀而已!这个多么简单的动作!一个上司对一个下属的鼓励!怎么到了司凛眼睛里边就跟抢了他女人一个道理啊!

    “司凛,你怎么又回来了!?”熊亦馨挣开司凛的手,视线又心虚的到处乱看,生怕被人看见什么。

    司凛哼了一声,危险的眼睛瞪着齐源,“要是我不回来你不就被这小子给摸了?”

    要不是他躲在暗处,齐源岂不是吃上豆腐了!

    熊亦馨对他的霸道有些无奈,“好了,我先去人事部报道了。”

    “嗯,小心点。”司凛不忘交代。

    熊亦馨应了一声,匆匆的小跑过去电梯口,刚好开了门,她走进去,对着站在原地的两人微笑挥手。

    齐源揉了揉手腕,有些不满的从司凛边走过,嘴上不忘刺激他一句。

    “人事部经理最喜欢摸新人的小手了。”

    闻言,司凛整个人一僵。

    ==

    啊,更太晚了……今天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还有两更明天补上,加上明天的三更,所以一共有五更,亲们,原谅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