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怨我了……

    “亦馨,我有事要问你……”

    “嗯,你说。”

    熊亦馨往旁边挪挪,给司凛空出位置。

    而司凛没有坐下,而是她面前蹲下,单膝跪地,跟每夜给她按摩的姿势一样,动作流利,熟稔的就像做过千万次一样。

    这样的举动,看的熊亦馨有些心惊跳。

    他,是不是又想做什么?

    “你……你干什么,快起来。”熊亦馨伸手去扶他,却被他用手抱住了双手,将它们包在自己的大掌里,温暖,安全,坚定。

    粗粝的大手揉搓着她的掌心,一遍一遍的圈画着,似乎要记下她手中的细纹,一遍又一遍的孜孜不倦。

    熊亦馨秉着呼吸,没说话,任由着他动作。

    好一会儿,司凛低下头,看着她瘦弱的双手,脸上闪过疼惜,不皱起眉头思索——

    这样的手,真的能干活?拿一堆文件都能给压垮了吧。

    熊亦馨见司凛抱着自己的手不说话,半垂着脸,背着灯光,让人捉摸不透的表,但不知为何,这次她没有像以往那样心慌害怕,更多的却是愧疚和心酸。

    “对不起。”她弯下头,额头磕着他的,轻轻的说着。“我昨天不应该跟你发脾气的。”

    其实在上楼的时候她就想了很多,想自己和雷风霆的对话,想司凛这些子对她的好,想着齐源的特地过来。

    跪在地上的脚一抖,她甜甜腻腻的声音窜进了耳朵里,像极了欢喜的精灵,一股欣喜若狂的风暴因为熊亦馨的一句话在他体里肆意的席卷着。

    司凛第一次在心里表扬着齐源。

    那小子终于干了件让他满意的事了!

    可是他却在表面上假装着平静,眼底的笑也是一闪而过。

    轻轻的用自己的额头顶了顶她的额头,然后在她更加低头的时候猛地仰起脑袋,用吻扣住了她慢慢蠕动的双唇。

    “好了,这件事我们不要再提了。”

    好半晌,司凛放开她,看着她粉红扑扑的脸颊,勾着嘴角说道。

    其实司凛心里玄乎着,他怕齐源这招不顶用,虽然现在吃到了福利,可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还是不提为妙。

    熊亦馨点了头,“好。”

    眨了眨眼睛,她看着他,似乎正在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她,有些犹豫迟疑,还有些担忧,她不问道。“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说?”

    司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迟迟答应。“嗯。”

    熊亦馨微微带着笑,等待着他的下文。而司凛眸光一闪,却是拉着她一起起了,抱着她转了个圈,自己坐了下去,再拉着熊亦馨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间,将她圈在了自己怀里。

    熊亦馨动了动,他立即压低嗓音警告,“没吃晚餐,我还不想吃宵夜,乖乖坐着。”

    熊亦馨脸一红,骂了他一句色胚,安分了。

    他调暗了房间里的灯光,拿起一边放置的遥控器,按下开关,隐藏在墙壁上的投影仪缓缓降下,开始播放着节目。

    熊亦馨挤着眉头,司凛这是要……看电视?

    司凛牵着她的手一根一根手指骨在仔细的揉搓着,“最近都在家玩游戏?”

    “嗯,管家伯伯给我买了新的游戏机。”

    熊亦馨如实的说着,而司凛却又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熊亦馨都开始要沉浸在电视剧节里面的时候,司凛又再次开口了。

    “想不想去逛街?我周末有空可以陪你……”

    “不了。”熊亦馨摇着头想着,“哥哥不能回来,我想多去康复院陪陪妈妈,如果能出去我愿去康复院。”

    其实逛街对她来说没有多大意义,要用的吃的穿的,只要她开口,司凛都会派人买回来放到她面前。就算自己不说,每个月定时定量的都会有各色名牌时尚品送过来,每个季度她的衣柜又会被清空一次,她实在是没有需要。

    司凛皱起眉头,感觉口里有着挫败和一抹空的感觉。

    他坚持不懈的继续问着,“那你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就在本市里。”

    “康复院。”熊亦馨不假思索的接下他的问题,起了些疑惑,怎么好端端的问她这个问题,难道他周末会很无聊?

    “除了康复院。”司凛差点被她气死,那地方有什么好去的,值得每天去吗?

    见她不解的抬起头看着自己,那又黑又亮的眼睛盯着自己,深深的吸住了他的整颗心。

    “亦馨,如果有机会能每天出去,你最想去哪里?除了康复院。”

    <

    br/>  熊亦馨鼓起脸颊,很认真的想了想,最后在司凛璀璨光亮期待的目光下,说。“……那没有了。”

    而后她又在司凛错愕的时候低下头,“好多地方都想去,想不到最想去的。”

    司凛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而后一盆刺骨透凉的冰水冲头淋了下来,将他狼狈的打败。

    他低着头,看着她眼睛里流转的光,点缀着暗色,无声的控诉着她此刻的凄凉和无奈,更让司凛心伤。

    若不是齐源提起,或许他一辈子也不会想到放她出去,他怕她受伤怕她逃走,却独独忘记怕她孤独。

    “亦馨……我……”

    “没事的,我肚子饿了,下去吃饭吧。”熊亦馨打断他的话,像是躲避一般侧过脸,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起,故作轻松的说道。

    司凛看着她要离开的背影,猛地前倾子从后抱住她的腰,将头埋到她单薄的背脊,双手一点点的收紧。

    “司凛?”他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奇怪的?

    “亦馨……”司凛忽而压着好听的嗓音喊着她,“我给你自由,让你出去工作,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怨我了……”

    熊亦馨疑惑的眼瞳一下子被惊愕盛满,她放在司凛手背上的手猛然一抖,咽了口唾沫,连喉咙都是从未有过的干涸。

    她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压抑着欣喜和激动。“司凛……你,你说的,是真的?”

    司凛抱紧了她,贴着她不知不觉中僵硬起来的子站起,歪着头将唇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字说的很慢,一字一句说的很重。

    “真的,我答应给你工作,不过每到时间你必须准时回家。”

    熊亦馨,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所做的最大的让步了。

    熊亦馨转过,眼睛里跳动着欣喜的光亮,让她一双清澈的眸子透着更加动人的色彩。

    “好,谢谢你司凛,谢谢你!”熊亦馨高兴过头,猛地跳起,胡乱的在他也扬起笑的俊脸上亲了几口,神眉飞色舞的好看。

    司凛看着她傻傻笑着的模样,嘴边的浅笑加深,蔓延到眼底的温暖,冲淡了他心头的一抹凉。

    也许,现在弥补,还来得及。

    熊亦馨,你会给我这个机会的,对吗?

    司凛按住她太过激动而胡乱跳动的体,失笑道。“好了,不是说肚子饿吗?怎么还这么活力?”

    “不知道女人最喜欢说反话了吗?~”熊亦馨毫不吝啬的对着司凛撒,声音柔软腻的扫过他的心脏。

    司凛噙着坏笑,“这么说来,以后你说累的时候,我都该反着听咯?”

    熊亦馨脸上抹了胭脂一般的红着,一半是喜,一半是羞。

    她擂起小拳头在司凛口上砸了一拳。“真坏。”

    “哦?”司凛果真很坏的咬了口她的唇,叼着重重的啃了一口,然后一只手还趁机在她呼吸不畅的时候袭上她的柔软,怀疑的掐了掐。“这样坏不坏?”

    “坏!”

    “还要不要更坏?!”他恶意的加重了力气。

    熊亦馨轻吟一声,咬着唇瓣眨着眼睛,“不要!”

    “嗯,我听出来了,你说反话……”

    “才不是,你混蛋!”

    “你夸我。”

    “没有……”

    “……”

    “司凛,你好帅!”

    “嗯,我也知道。”

    “……”

    “司凛,你是大混蛋!啊——”

    月色下,书房中,某男享受着他专属的晚餐,很美味,很美味……

    ====

    这章很甜蜜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