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个局外人在这里担什么心?着什么急?!

    熊亦馨晃了晃脑袋准备要坐下,可刚侧过子就看见厨房里走出一个女佣,手里端着盘子,脚步要往楼上走,她蓦地脸色一变——

    ‘我的人已经在你们家了,只要你告诉我密码,我可以随时让人带你离开……’

    雷风霆的话重重的刺疼了她的耳朵!

    “站住。”

    她猛地叫住了那女佣的脚步,而女佣也因为她的突然出声而吓得将匆忙抬起又匆忙放下的脚步一歪,整个人往前一倾去,手里的托盘掉在了地上,茶碎了一地。

    幸好女佣及时扶住了扶稳住子,脚下的茶也没有对她多加伤害,她才就此逃过一劫。

    熊亦馨其实也是吓得不轻,被自己下意识的赫然出声吓到,也因为女佣的惊险而心跳不已。

    如果出了什么事,她真的会愧疚死了。

    因着极少见熊亦馨发脾气,那女佣听见熊亦馨这么喝令自己,胆颤的一边蹲下收拾残局一边不断的道歉着。

    “对不起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熊亦馨叹了口气,动了子往她走过去,可又被送齐源离开折回来的管家喊住了脚步。

    “小姐,别过去,有陶瓷渣子,您别伤了脚。”管家急急忙忙的走过来扯着她走开了些,现在熊亦馨是重点保护对象,而她的脚可是重点保护部位,不能不小心呐。

    管家对着其他听见声响走前来的佣人挥了手,地上的残渣利器很快就被收拾干净,更有几个保镖亲自用手去探察是否还有残留。

    仔仔细细的,不给一丝遗留。

    熊亦馨看着他们,忽然觉得心被一刺,别开了脸,喉咙有些酸涩。

    她和这些人无异,却要过的比他们奢侈小心,他们舍弃尊严甚至是生命侍奉她,可她,竟是何德何能?!

    管家看了眼干净回来的地面,走上前对着快要哭出来的女佣呵斥。

    “做事这般不小心,留在这里也无用,领了两个月的工资就走吧。”

    女佣闻言,眼睛睁大了些,动作停止两秒后倏地大哭了起来,“不要……求求您,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求求您……小姐,对不起,以后我不敢了,小姐……”

    女佣狼狈的哭着,子更是要挣扎的往熊亦馨脚上抓,要不是一边的保镖拦着,她早就抱上熊亦馨的大腿了。

    这件事因自己而起,熊亦馨很是不忍。

    “管家,其实这不关她的事,是我不好,突然叫住她才会……”熊亦馨向管家解释着,有些心急。

    女佣也停止了哭泣,看着熊亦馨的眼里充满膜拜和崇敬。

    管家想了想,刚要说话,就听楼梯上传来一道清冷的声响。

    司凛冷眼睇着他们,视线在毫发无伤的熊亦馨上停留了半秒,声音冷到了极点。

    “不管是什么原因,犯了错就是犯了错,在司宅,没有机会可言……管家,重新泡杯茶端上来。”司凛说完,转走上了楼。

    而保镖们也在一秒后反应过来,拖起还在呆怔中的女佣,一点点走出了大厅……

    “小姐,您要喝茶吗?”

    熊亦馨脸色有些发白,心里头咚咚咚的直直敲打着,难受极了。

    如果她不叫住那女佣,也许她就不会被开除……

    都怪她,都是她的错……

    可是,究竟哪个才是雷风霆的人?

    难道要她把全部女佣都赶出去?!不行,这太残忍了。

    “管家伯伯,家里的女佣常常更换吗?”熊亦馨跟着管家进了厨房,看着他煮着水,问道。

    管家用砂纸抖着红茶茶叶末渣,“少爷吩咐过,每周必须更换两次,除了没有犯错的职守女佣,每一位女佣的雇佣期都不能超过一年。”

    怪不得自己很少见到家里的佣人有几个眼熟的……

    熊亦馨摸摸鼻子,“我们出国的那段时间,家里换了几批吧?”

    “嗯,虽然老奴没能亲自检测,但还是按照规矩换了女佣,刚刚被赶出去的那位,就是在您和少爷去公海的时候换的。”

    又说起那女佣,熊亦馨有了愧疚感,但很快就被自己说服。

    说不定那个人也是雷风霆的人,她不用那么自责的。

    可如果不是,那她不是太罪大恶极了?好端端的让人没了工作,那人估计在心里要恨死她了。

    那个真正的罪犯,岂不是还在逍遥法外,在暗地里伺机着,想要进司凛的书房里……

    熊亦馨自己胡思乱想着,这边管家已经将新茶泡好。

    “小姐,能替老奴将茶端给少爷吗?”管家刚拿起托盘走了几步,瞅着脸色古怪的熊亦馨,他又收回步子笑着拜托。

    这样的事熊亦馨不会拒绝,“好。”

    这种事不是没有做过,其实早已经断了好几年了,熊亦馨单手端着托盘,好不容易在管家切的视线中上了楼,刚走到书房转角的那个走廊,她有些心虚的停下了脚步。

    下意思的,她看了看四周有没有眼神奇怪的佣人,发觉大家都在安安分分的工作着,暗骂着自己的疑神疑鬼。

    她又好奇起来,为什么自己忽然对这件事那么在意。

    是呢,她怎么会这么在意呢?就算出事,损失的都是司凛,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她一个局外人在这里担什么心?着什么急?!

    和自己没关系啊……熊亦馨这样想着,心里豁然开朗起来。

    刚走出几步,她却看见一名经过的巡视保镖在书房门前多看了几眼,她傻傻的盯着他看,直到对方感应到她过于直剌剌的视线向她看来,熊亦馨才急忙的低下头。

    心跳比刚刚还要快。

    对了,她怎么没想到!也许不是女佣,而是保镖,还有可能是花匠!

    那名保镖在她边走过,礼貌式的对她点头行礼,熊亦馨却慌张的躲开了几步,那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和冷意。

    被发现了?难道真的是这个人?!

    熊亦馨心跳如鼓,脚下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样,重重的,抬不起来。

    眼看那保镖转了脚步,目光锁住她,朝着她走来,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端着托盘,背脊一阵阵发凉。

    ……

    “亦馨,站在那里做什么,快进来。”

    等着茶的司凛打开门,看见熊亦馨站在不远的墙边一动不动的,他低眉喊了一声。

    听见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熊亦馨觉得自己的脚都快要软了下来,那保镖也是立即转了目光向司凛行礼,而后正步走出了两人的视线。

    “怎么了吗?”司凛走过去,拿过她手上的托盘,见她脸上是未褪的苍白,皱着眉问道。

    “没,我们进去吧。”

    他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那保镖离开的影,单手环上她的腰,感觉到微凉的湿意,他眼光变得更加深沉,按兵不动,带着熊亦馨进了书房。

    “我还有些文件要看,你要是累了去椅子上躺会儿。”司凛关了门,轻轻扶了扶她的腰,端着托盘往书桌走去,一边交代着。

    “好。”熊亦馨回答说。

    熊亦馨脚步带着虚浮无力走到了自己习惯躺下的沙发,上面毛毯的绒毛软软的接纳着她,暖暖的,让她感觉到了更踏实的安全感。

    她抬头看了眼正在伏案工作的司凛,侧脸坚毅深刻,神认真一丝不苟,薄唇紧紧抿着,似乎遇上了什么烦恼。

    熊亦馨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想着刚刚那男人看她的眼神里带着危险,肯定了他可能就是雷风霆的人。

    可是她要怎么和司凛管家他们说?说家里来了贼人。

    理由呢?她又要怎么说?

    难道告诉他是雷风霆亲口说的?亲口告诉他自己和雷风霆有来往,还被他几次引|去背叛他?!

    熊亦馨愁眉苦脸的,没有注意到一直用眼角侧光打量自己的男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熊亦馨正在踌躇该如何开口,不想司凛比她先说了话。

    “亦馨,我有事要问你……”

    她讶异的抬起眸子,看见他起了往自己走来,被灯光打亮的一侧脸上,写满沉重。

    ====

    今天也有第三更哦,等偶吃完饭再写,捂脸求荷包~~~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