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也够我满足你

    “放开我,司凛,你放开我!我不要去你卧房,我要回我的小房间,我不要!”

    熊亦馨手脚并用的胡乱踹着,几个没注意便踢中了司凛。

    怎么力气变大了?……

    司凛咬牙闷哼一声,伸出一只手在熊亦馨扭动的股上拍了一下,力道拿捏的极好,既不会很痛又能让人清晰的听见巴掌声。

    “闭嘴,叫一次打一次。”司凛冷冷的警告。

    果然,熊亦馨再次觉得脸皮丢尽,眼看佣人们看她的眼神里带着笑,生怕司凛再继续打下去,她不敢再乱动了,憋着嘴苦着脸被他抱紧了卧房,直直走向浴室。

    司凛重重的把门关上,一把将熊亦馨抱进了浴池。

    熊亦馨脚一着地,赶紧手忙脚乱的往外爬,刚碰到浴池的边缘,腰就被后的人给扯住了,然后是水流声和脚底下逐渐漫起的温水。

    “你想感冒是不是?熊亦馨,你哪天才能好好惜一下你的体?!”司凛怒意凛然的说着,不管熊亦馨的推却将她抱到池子中央,一手一手的把她湿哒哒的沾着皮的衣服给剥光。

    熊亦馨推不动,听着他话里的怒气和痛惜,她别扭的歪开了头。

    司凛很快也把自己给脱光了,拿了淋浴喷码,水注冲洗的功能,放在熊亦馨的后劲冲洗着。

    接触到水的背脊一阵发软,熊亦馨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其实她也不想和司凛这么闹,每次闹完被伤的都是自己……可是自己的哥哥这么平白无故的不见,而眼前的男人明明知道哥哥的行踪却不愿告知,如果是其他她愿意容忍,可这关乎着她最后的底线,她无法忍受。

    熊亦馨赌气的推开他的手,转了个背对着他。

    跑不了,她还躲不起么?!

    司凛看着她光溜溜的单薄美背,心下却是叹息万分。

    从出康复院到这里,要不是他三番两次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压抑着怒气,现在她哪里还能这么潇洒跟他唱反脸?早就被他把怒火转化成|火,压在上狠狠收拾了!

    可是看着她裹着不甘的水眸倔强的闪着光,想着她不过一月便受了如此多的苦,胃病发烧脚伤被绑架眼盲失声,现在有落下了脚痛的病根,哪一样和他司凛没有关系?!

    他气她,恼她,怨她,更多的却是疼她怜她。

    熊亦馨,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浴池的注水口有三个,不一会儿池子就被温水溢满,承载不下的水流,缓缓的顺着池壁流在了地板上。

    浴室里一下子被水雾氤氲着,朦朦胧胧了起来,借着室内的水晶灯柔和的金黄淡光,视线也被沾上了几分模糊的美感。

    司凛也不想继续激怒熊亦馨,适才自己之所以会爆发也不过是因为这妮子不怕死的敢下车淋雨,如此的不惜自己本就孱弱的子,他怎么能不气?!

    他微微挪动着子,随着他的动作水池的水被他带起来晃动了下。

    司凛用手撑在池边,掬起一捧水抹了把脸,再睁开眼的时候,目光下意识的转向熊亦馨所在的方向,视线却在那一瞬间,瞳孔猛然缩紧!

    缓缓淌动的水流,水面上纹纹的漾着,从司凛的角度看过去,将熊亦馨大半的光滑后背收入眼底,而视线稍微前移,便是熊亦馨半露的酥

    司凛喉咙一紧,喉结滚动着,放在水下的手掌不自的半拢着,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弧度,在他手上呈现。

    一簇火苗快速从他脑海烧过,直直的窜到了他的腹间,司凛眸光变得深沉起来,动作轻缓朝着他的猎物靠近……

    熊亦馨本来还在生闷气,不知不觉有一股比水温更的东西贴到她的后背,她微微疑惑,刚要转头,一只手比她更快,抱住了她的……

    “啊!”熊亦馨尖叫一声,一低头,果然看司凛的手放在自己前,肆无忌惮的邪恶的揉搓着。

    司凛低头张口咬住熊亦馨被水汽烘的耳根,勾着灵巧的舌头滑动着,手上动作不停。

    他吸着她的耳垂,啧啧的发出声响,还坏坏的用自己的火|坚硬去顶撞着熊亦馨直的后背。

    “唔……”熊亦馨开始难受的动着,“司凛,你混蛋,放开我……”她软绵绵的说着拒绝,不过每次都是毫无用处。

    她的手扒着放在前刺激她敏感的罪魁祸首,心里狠狠的骂着司凛色狼,居然在这种时候还能想这事

    司凛眼里裹着丝丝的笑意,转了个头,顺着熊亦馨的耳垂,又爬上去钻进她的耳朵里扰动着,双手更是邪肆的揪着她小小红红的发涨红豆捻搓着往外扯。

    “嗯哼……呜……混蛋……”熊亦馨难受

    的往前着腰,耳朵里的濡湿让她忍不住摆动子躲避,这样的|,真的折磨她了。

    司凛继续往下侵略,狂肆的啃咬着她被温水浸泡后好似镀了一层粉色的嫩,他咬着她的可|感的锁骨,用舌头在她的骨缝缝隙间舐着,用他的吻膜拜着她的美好,欺凌她红豆的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游到了她的后背,在她嫩滑如丝绸的肌肤上游移着,更是坏心思的在她股上掐着,掐一下,又放开,恨不得把它们掐出水来。

    熊亦馨往后仰着头,一是不想亲眼看着司凛怎么欺负自己,第二是后背的抚动让她难受,想要更加避开些。

    司凛重重的在她锁骨咬了一口,而后视线下移,赞叹着被他用手安慰过的柔软,脑袋凑近,刚要张口吞下他渴望已久的美味,一道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抢在他动口之前响起。

    ‘扣扣’

    “少爷,小姐的药水熬好了,要现在端来吗?”

    是管家尽职尽责的声音,可惜老人他没想到自家主人正要啃美食,现在被他一敲门,打断的彻彻底底的。

    熊亦馨几乎是在司凛愣神的一秒钟抓住机会就撒腿往后退,惊恐的看着他怕他又扑上来。

    司凛闭上眼吐了口气,腿间的火|还直的,不过看来,他现在是没机会继续下去了。

    他从池子里起,带起圈圈水花溅洒,一只脚迈出去,朝着门的方向喊道。

    “放在边,出去。”

    他用浴巾围住腰部以下膝盖以上的部位,又扯了足够抱住两人的大浴巾,展开,对着池子里用着小兔子般可无力的眼神瞪他的脸红小女人,弯着嘴角笑道。“过来。”

    熊亦馨警惕盯着他,不动。

    司凛这次压下了眉头,威胁说,“你要等药水变凉,这段时间也够我满足你。”

    熊亦馨撇撇嘴,有些不愿的爬了出去,脚还没踏在地板上,自己就被一个大布裹住,打横抱着出了浴室。

    司凛把她放在边,随即蹲下,和昨晚一样,抓着她的小脚丫子跑进了药水。

    熊亦馨低头看着司凛在自己的脚心下按捏着,比起昨天,他今天似乎进步很多,起码不会让她发痒了。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不久后司凛才突然开口。

    “是不是比昨天舒服?”

    熊亦馨正半瞌着眼睛享受,他这么一问,倒是回了些神。

    她诚实的回答着。“嗯,舒服多了。”

    难道这就是一回生,两回熟?

    “那我又没有按到你某个酥痛的部位?”司凛抬起头,眸子里面似乎压抑着一丝兴奋和期待,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熊亦馨皱起了眉头,他的表让她很疑惑,再次老实的回答。“没有。”

    司凛眼里的光一下子都没了,暗淡下来头又垂下,声音低低的嘀咕着。“庸医,居然还说我已经全部掌握。”

    熊亦馨没听清楚,“什么?”

    司凛眼神一闪,头更加低下,遮蔽开熊亦馨投来的视线,也没有让她看见自己脸侧的一抹不正常的红。

    “没什么。”他急急的说着,而后将她的脚丫子从水里抬起,拿过一边准备好的毛巾擦干,单手端起盆子转进了浴室。

    熊亦馨歪着头看着他有些怪异的背影,最终还是摇了头不再理会。

    被适才|打断的气闷再次袭上心头,哥哥,你到底去了哪里?

    ===

    扭股扭股,虽然写得慢,不过今儿有三更哦~~给个红包奖励俺嘛~~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