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凛,你很有当保姆的潜质

    北大西洋,豪华游轮

    “你放心,她只是吃了那些药,说不了话看不见而已,等药效过了会没事的。”

    “该死的,让我知道谁给她下的药,打断他骨头!”

    “……淡定。”

    熊亦馨醒来的时候,听见两道男声远远的传来。

    她感觉自己浑酸痛,尤其是那个地方……

    想到昨晚司凛坏坏的声音和自己的享受,她更是恨不得钻回被窝里去,太丢人了!

    “是不是醒了?”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是一道响亮的关门声,熊亦馨感觉自己被人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内。

    司凛亲了亲她的眼角,看着她睁开眼睛依旧是空洞的模样,心里被针刺了一般有些疼。

    不过更幸好,她没有离开自己,而且她不是真的失去视力……幸好。

    熊亦馨动了动嗓子,不确定的开了口说话,“啊啊啊……”

    果然,还是没有恢复。

    司凛看出她脸上的挫败和失望,急忙安慰。“放心,你嗓子明天会好的,眼睛的话……可能要更久一些,不过没关系,我会在你边,不会再让你出事的。”

    他怜的亲吻着她的脸颊,感觉到她较数十前更要瘦削的脸型,更加的愧疚。

    熊亦馨闭上眼,反正看不见,睁开也没用……

    她拉过司凛的手,摊开他的手掌,一笔一划在他的手心上写着:布料,遮住眼睛。

    司凛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抱着她下了给她一件件穿上衣服,看着她上斑驳点点的吻痕,心头慢慢的浸过幸福。

    “好,待会我会让人送过来。”他抱起她,“去洗漱一下,饿了吧?”

    熊亦馨点头,她知道他看得见。

    熊亦馨在水池边摸来摸去的,司凛看见了直接给她弄好牙膏绕到她后,抓着她的手一点点的刷,高大的子弯下紧紧地贴着她的背脊,镜子里两人相间亲密的动作,好若一副温馨无比的家庭照,宣昭着两人的幸福美满。

    等两人出了房间,韩沉景已经看完了所有的早报,对着两人吹了声口哨,吊儿郎当的和齐源有几分相似。

    “司凛,功力退步了嘛。”

    起码熊亦馨还能下地自己走。

    司凛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将熊亦馨小心的扶到沙发边,对着一边候着的侍者说。“拿条黑纱巾来……还有要一个电子手写板。”

    侍者点头退下,司凛立即拿起卷着芝士的面包,送到熊亦馨嘴边,“来,张开嘴。”

    熊亦馨依言咬下,嚼了两口又喝着司凛递来的牛,仔仔细细的吞咽下去。

    韩沉景见状,更是挑起了眉头。“齐源说的没错,司凛,你很有当保姆的潜质。”

    司凛对他的揶揄仿若未闻,耐心兼细心的给熊亦馨送着食物,等侍者将他要的东西拿来以后,刚好吃完了一块面包。

    司凛把挂了绳子的手写板挂上她的脖子,让她的手摸了摸。

    然后拿起黑纱巾帮她轻柔的系在脸上,蒙上了她失去水亮的眸子。

    “你们要在这里呆几天?”韩沉景喝了一口咖啡,问道。

    司凛动作不停,头也不动。“下午就走。”

    “这么快?”韩沉景疑惑,“难得你来一次,就不玩玩?”

    司凛扯了纸巾给熊亦馨擦嘴,“人杂,亦馨不适合在这里。”

    “哦……原来还是为了你的女人……”韩沉景假装恍然大悟。

    熊亦馨听了他们的话,却是低下头摸索着手写板,然后指尖扫过,歪歪扭扭的在上面写着什么。

    司凛好奇,低下头去看,而后失笑的掐了掐熊亦馨的脸蛋。

    “想在这里玩?”

    熊亦馨点头,看不见眼睛的脸上,依旧是带着期待的笑意。

    司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点了点她的鼻子。“那就呆两天,其实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除了赌博……”

    “还是赌博。”韩沉景接道,“不过这里的赌博有趣,起码不会被突然闯进门的条子给烦了兴致。”

    熊亦馨闻言,裂开嘴笑了笑,似乎被逗开心了。

    司凛摸摸她的脸,忽然想起昨晚的某人,起走到韩沉景边,对着他使了眼神。

    韩沉景搓了搓手指,眸底闪过一丝亮,向司凛点了头,也不顾及熊亦馨在场直接说。“放心,我已经把人送走了,绝对不会让你们看见的。”

    司凛一下子面无表起来,对韩沉景这样的暗示感到愤怒。

    他不希望让

    熊亦馨怀疑,何况这次牵扯到了她的底线。

    “好了,别瞪我了,带她去赌场玩玩吧,不然都白来公海了。”

    司凛剜了他一眼,果真一声不吭带着人走了。

    韩沉景再次无奈的拿起咖啡喝着,眼角余光瞥见一旁站立的烈风,嘴角有丝笑意。

    “看你的表,似乎很不爽我救了你要杀的人。”

    烈风一板一眼的回答,“属下只忠于主人的命令。”

    韩沉景冷笑,走到他边绕了一圈,而后搭着他肩膀低声说。“其实你很不满熊亦馨吧……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你家主人可是宝贝着她,你再不满也得好好把她伺候好了,不然她少了点皮毛,你家主人都不好受。”

    烈风握住拳头,一句话也不说。

    “我可是看在你在美国跟着我做事的份上才告诫你的,好好想想吧。”韩沉景像是叹了口气,拿了桌面上的手机也跟着离开了。

    而烈风则是留在原地,面色深沉。

    司凛把熊亦馨带到甲板上,邮轮缓缓前进着,有些刺凉的海风吹来,舒爽咸涩。

    昨天见识了司凛的强悍,那马克船长听见船员的报告,急忙带着几位侍者着着急急的向他们走来。

    “司先生,昨天真是抱歉了,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小姐会是……”

    司凛挥手打断他的解释,明明前一秒看着熊亦馨的目光柔和一片,可转了眼对着船长,却像长了刺一般的尖锐。

    “你不用说,我也不想听。”

    “可是这……”他擦了擦脸侧的汗,能登上这船的人份都不可招惹,他一个小船长,自然不敢多有得罪。

    司凛的态度让他无可奈何,只能转向熊亦馨了。

    “小姐,让您在我们邮轮上遭受这种待遇是我们最大的疏漏,我们愿意尽最大的努力满足您的要求,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们。”

    船长的苦苦哀求,熊亦馨当然会心软的。

    她揪住了司凛的衣服,极快的在手写板上写了三字:原谅他。

    司凛刚毅的侧脸有些变化,看着她微微仰着头,黑纱下的眼睛里似乎还有期待和请求,他只能依她。

    “好,都听你的。”他拍拍她的侧脸,转过头对船长冷漠的说,“这次就放过你,滚吧。”

    马克船长喜上眉梢,赶紧向司凛哈腰点头的感激,更是想要抓熊亦馨的手行一个西方礼仪,只是还没碰到手就被司凛眼睛瞪了过来。

    他浑一僵,笑容僵硬半秒后极快的转变过来,留下侍者说好好招待,自己就夹着尾巴逃走了。

    司凛骂了句没出息,继续抱着熊亦馨吹海风,弯起的唇角带着丝丝笑意。

    邮轮上的赌博几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根据赌博筹码的多少,分了五个等级,筹码越高,等级越高,享受的待遇也就越高级。

    司凛也有些兴致,给韩沉景签了一亿之后,又让船员给他开了一亿的筹子,带着熊亦馨上楼最高层的赌博区。

    这里很冷清,因为一筹要比楼下多好几倍,几乎玩几次就摆上全部筹码,况且挑战者也不多,所以一般人很少会愿意上来玩。

    司凛也不喜欢这里,但是为了给熊亦馨一个更好的环境,这里无疑的最好的选择。

    “没有其他人?”司凛扫了全场一眼,皱了眉头。

    负责人笑着回答。“有一位,不过他去签筹码了,请您稍等。”

    司凛点点头,拍了拍熊亦馨的腰。“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乖乖在这里不要乱走。”

    熊亦馨点头,又听见他跟其他侍者说了好好照顾的话,这才放心离开。

    熊亦馨站在原地扭了扭子,不一会儿就听见脚步声向她走来,同时也有几位侍者呼喊。

    “先生。”

    熊亦馨以为他回来,刚露出了笑,子忽然被撞进一个陌生气味的怀抱。

    ===

    这章小温馨呐~~打滚求留言求荷包~~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