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柜(推荐!)

    司凛开始眯着眼睛去看她脸上变化的每个表,想着今晚自己的目的,最终还是不舍的退开她,但最后的一口还是没忍住在她的小红豆上狠狠吸了一口,熊亦馨却是更加颤抖,双脚一软,撑着司凛的子两人一起跪在了毛毯上。

    “啊……啊……”她张着口,发不出声音的嗓子只能靠着喘气低唔来唤出自己浑的燥

    邪恶的大手从扶着她的腰部滑下,在她的软软股上掐了掐,不轻不重的力气拍了下,沙哑的声线蛊惑着他。

    “自己来,想要就自己来。”司凛说着,带着熊亦馨的双手都放在了自己的前,另一手已经是迫不及待去拉扯自己的长裤。

    现在的熊亦馨已经完全被激出|望,药效全开的她早就恨不得被司凛狠狠着。

    可是他又偏偏做坏,要她自己来!

    熊亦馨赌气似的惩罚般垂下头,因为看不见只能胡乱在他上找地方咬一口,可她又偏好不好的,咬在了司凛的肚脐下方一点点,这样脆弱敏感的部位,让司凛上的|火烧的更旺,一发不可收拾。

    他急切的拉起熊亦馨的脑袋,按着她的后脑勺吻着,他仰头的角度辛苦,两人的唇相接的不够密合,丝丝甜津更是从两人的唇边留下,勾缠在熊亦馨的黑发发梢,更多的是滴在司凛麦色的膛上,纠结的肌上点点晶亮,在豪华水晶灯的照耀下有着美妙的闪光。

    司凛的眼神更红了些,熊亦馨的手拉着往自己此时最痛苦的地方上压去,口齿模糊着。

    “想不想它?快揉揉,嗯……”

    熊亦馨脸蛋染着霞红,不知是害羞还是|

    软柔无力的小手倒也听话,跟着他哼动的节奏,隔着一层布料,在他的|望上轻轻的揉动着。

    两人的火似乎完全染合在了一起,他烧着她,她也烧着他,|纠缠不休。

    大手从她的柔软上滑下,在她软软的小腹上掐了掐,熊亦馨有些发痒的躲开,司凛索一只手把住她的腰,另一只手直接从小可的边缘伸了进去,扫过她神秘的花林,在她已经开始动的小口上来回刮动。

    “唔……唔……”熊亦馨咬着下唇,摇着头表痛苦。

    不要,那里好难受……

    司凛目光一闪,凑过去吻住她,用自己的唇代替她可怜的下唇,不忍她继续凌虐自己。

    熊亦馨说不出话,只能嗯嗯啊啊的,这样的拒绝,比说不要更能激励司凛。

    他将熊亦馨上仅剩的遮掩一褪到底,视线火|的盯着暴露在空气中轻轻颤动的小花朵,迫不及待的按着她的腰腹,弯下头埋首进去……

    熊亦馨半躺在地上,紧紧揪着司凛的手,指甲深深陷进他的中。

    这混蛋,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去那里!

    尝到甜蜜汁水的司凛更加勤奋起来,一口一口的吸食着她的,就像那吃了白|粉的瘾君子,有着对粉药的渴求和追求的快感。

    “呜呜呜……”她开始低低的哭了起来,司凛真的太孟浪了!

    体完全被火烤着一般,她都快融化了,一摊一摊的,在司凛的手下口中化作汪水。

    司凛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看着下的小女人被自己撩拨的完全媚妩动,可自己上的火还是没有驱散半分,他咬了咬不断吐着蜜汁的小核,抬头时,双目里是一片燎原不尽的红,一簇火彻底烧旺了他!

    他低吼一声将已经浑酥软的熊亦馨压在下,勾起她的细白双腿分开在自己侧,将自己的火|释放出来,扶着腰一点点的蹭过去……

    当那坚硬抵住腿根的时候,熊亦馨神智恢复了半分。

    像是某种可怕回忆的涨潮回笼,她倏地颤抖起来,在司凛咬牙推进的时候连滚带爬的退开了些,没有目标的胡乱冲撞,却是一不小心重新回到了那个玻璃柜里。

    司凛眼看自己就能舒服了,没想到一眨眼的人就给跑开了,牙根咬的跟紧,看着熊亦馨跌跌撞撞的心头又蓦地松软下来,跟着她一起进去了玻璃柜的台子上,只是蹲下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什么机关,玻璃又开始笃笃升起,渐渐的将他们困在了里面。

    以前司凛听齐源说过,拍卖会上买奴隶还能赠送一个好道具,他看着将两人完全封闭起来的玻璃柜,眼底有了几分了然。

    如此看来,的确像是个好道具了……

    这样,她就跑不了了。

    司凛邪邪的笑着,一手托起她的腰带着她一起站起。

    玻璃柜不大,但容纳两人绝对是绰绰有余的,坚硬可挡子弹的特制玻璃,而且头顶上有类似氧气瓶的东西给柜中的他们提供需要,他们完全不会有后顾之忧。

    >  司凛用着巧力将熊亦馨压在玻璃上,双臂完全圈住她不给她逃开的空隙,下|的火时而在她湿淋一片的花林里抵着,告诉她自己的难受。

    他看出她脸上的痛苦和逃避,心里疼的更加柔软了。

    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粗粝的带着|味道指尖在她的唇瓣细细摩挲,目光深的凝视着她,似乎要把她完全刻进自己的心底。

    “不要怕,我会温柔的。”他叹了口气,低头浅吻着她的脸颊,一点点游移,在她耳朵下亲吻。“我再也不会对你做那种事了,好不好,我不会的,我以后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了……亦馨,相信我,好不好?”

    那时候的他只是气愤她,欺骗自己的,欺瞒着自己拒绝着他的孩子。

    可是看着她满狼狈的样子,他一颗心即使再满目苍夷,还是有对她不设防守的角落。

    他深深的自责,因为自己的残暴;他深深的愧疚,因为自己的冲动。

    这也是他将她送到方形小屋和希腊休养的原因,他给她养伤的时间,更是在给自己冷静的空间。

    他不要,再让她因为自己的怒气受到伤害。

    “亦馨,不要怕我好不好?你也想要的对不对?给我,好不好?”

    司凛细密的吻在她脸上一一落下,恳求的语气钻进她的耳朵里,粗重的气息吐露出他的难受和隐忍,一连几声的‘好不好’,勾|引了她,也打动了她。

    几年来的相处,她已经熟稔和他的相处,对他和自己的高度对比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双手准确无误的勾上他的脖子,伸出尾指在他发尾勾画着,她低着头红着脸,将自己整个人送到他怀里。

    这是同意……

    她同意了!

    意识到这点,司凛浑的兴奋点都被点绕了般,高兴的咬住她的唇,一手拉开她匀长的双腿,坚硬冲了进去……

    “唔……”

    司凛咬住她前欢跳的柔软,忍着自己的冲动而缓着节奏。

    熊亦馨开始呜咽着哭出来,张开口无声的呼唤,药效已经开始发作到了极致,腰间不耐的蹭着他的动作,无声的恳求着。

    这样的邀请,司凛自然了解。

    他目光大喜,兴奋的将熊亦馨转了个趴在了玻璃上,一手掐着她摇动的绵,一手扶着她晃动的腰,火|的坚硬再次一冲到底。

    两人剧烈的晃动着,**拍打声在玻璃柜里回响,放大着。

    而玻璃柜外,一室的静谧,烘染着皎洁的月色。

    ……

    司凛手里抱着在他无尽索求中昏睡过去的女人,脸蛋上是还未退散开的红晕,开了开关,抱着她走进了内室。

    简单的给两人洗了澡,在给熊亦馨清理下|的时候,司凛看着花林里流出的浑浊液体,目光闪了闪,还是伸手,将它们扣了出来,用水冲洗掉。

    她不想要他的孩子,他随她,只要她开心……

    给两人擦干净了体,司凛吻了吻她红透的脸,抱着她上了,盖上薄被,拥着她一同睡去,嘴角翘着的笑意,那样甜蜜安详。

    熄了灯,只有打开的窗外洒进的月光照亮。

    上两人在被下相拥的体,暧|昧的曲线在黑暗中刻露的更加细腻,如此甜蜜的气息在房间浮动,甜美宁静。

    ==

    有兴趣想要讨论剧或者鞭挞懒作者的亲,可以进群哦~~群号:53551776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