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第六位商品

    北大西洋公海上

    一艘豪华无比的邮轮正停在公海中央,以最傲立的姿态,占据着公海之内的视线。

    太阳尚未落下,余晖洒落,一半熏红天空,一半渲染大海,成为大自然最优美最神奇的景观。

    而来自四面八方的小游艇不断的向着这犹如海之中心的豪华游轮靠近,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名流高贵们乘着人力拉船,一点点的攀上这代表最高权力和金钱的豪轮。

    邮轮长三百米宽五十米,巨大程度远胜于当年的泰坦尼克,可它没有名字,而它也只用于每年约定俗成的公海豪赌,它被列于国籍和法律之外,主人至今是迷的它,被世人称作是一艘拥有神秘力量的大船。

    即使天色还未暗去,为了迎接来自各方的贵客,邮轮早早的亮起了灯,全船没有一处角落没有光亮。

    长长的甲板上,是船长马克先生带领千余名侍者对美味宾客的欢迎和等候。

    韩沉景来的早,于是乎当众人坐着游艇缓缓靠近或坐着小船被人拉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一杯红酒,1992年份皇家鹰鸣赤霞珠,站在被镀了金的船栏边,慢慢品饮。

    “韩先生。”

    精通十国语言的马克船长走过来,向他微微点了点头。“我家主人想问韩先生,是否参加今年的美奴拍卖。”

    按照惯例,拍卖会的参加者要提前确定,而连续出席了五年,且年年必定出高价标走一名奴隶的韩沉景,自然是船长关心的对象。

    韩沉景笑了笑,对着他晃了晃酒杯,醇美的红色液体晃动出美妙的色彩。

    “当然。”

    虽然他今年有了新目标,不过答应了齐源的,起码得给他标一个美女回去。

    马克船长笑了笑,对韩沉景客气的祝福。“祝您旅途愉快。”

    韩沉景举杯,算是回敬。

    不过当他转过,就看见某个熟悉的影上了船,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悠悠然转离开。

    ……

    ……

    熊亦馨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天以后的事了。

    感觉到自己是躺在了一个舒软的大上,脑袋有些混沌,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缓缓的睁开了眼……

    “怎么会……”

    熊亦馨低低的呢喃,坐起,两只胳膊在前乱晃着。

    她很清楚自己一定是睁开了眼睛,可是为什么,她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黑……

    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这个屋子本来是黑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不得而知。

    她摸着的边缘缓缓爬了下去,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摩挲,黑暗里她看不清事物,偶尔会撞到柜子类的东西,膝盖上被撞疼,她不用看也知道那里出现了青紫。

    终于,在她满头大汗的时候,被她摸到了一个门把。

    她扭了扭,松动的迹象让她不庆幸。而当她推开门走出去以后,世界不变的黑,让她陷入另一场绝望之中。

    她……真的看不见了。

    心间被悲伤和迷茫充斥,还未等她有时间哀伤,后就有股力量将她往房间里带去。

    是女人的责骂。

    “你们老板没教你们么,都说了不准出房间来!”

    熊亦馨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可是自己没有被绑住也没有什么恶言恶语的,她还是没那么紧张。

    她侧了侧头,靠着耳朵的听辨去找方向。“请问,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的眼睛为什么会看不见?”

    女人也算客气,带着熊亦馨回了房间,还给她牵到了上,动作仔细的,倒是怕她受了伤似的。

    “北大西洋公海,我是负责贩卖奴隶的负责人,你现在最好就乖乖的别走动,你的体价值可不是你的,要被金主们知道你的子有残破,吃苦的可是我们了……你的眼睛,应该是因为碰了夜粉吧,没事的,药效就一周,等时间过了你眼睛不会有任何损伤的。”

    熊亦馨心头一跳,‘公海’‘奴隶’这样的字眼,让她浑不由僵硬。

    她以前听齐源说过,公海这地方,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撒野不了的,更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可以撒野的。

    她想着自己不过是在希腊琴海度假,不想一睁眼一闭眼,却被弄到了这个地方,还是以‘奴隶’的份!

    女人似乎见她有了畏惧,立即安慰她。“你放心,拍卖会上不会让你们受罪的,而且买你们回去的人非富即贵,以后的子肯定也过得好,不用那么担心。”

    她拍拍熊亦馨的手,“距离拍卖会还有一个

    小时,你先好好休息,待会我会让人给你收拾收拾。”她给了熊亦馨一个类似按钮额东西。“有需要可以叫侍者,不过最好不要出去,这邮轮上有多混乱,不是你可以想象的,相信我,留在这里比一个人在船上乱跑,绝对要强。”

    想了几秒,熊亦馨张了张口,说。“好的,我知道了。”

    女人满意她的乖巧,点点头后便离开。

    只是出门后,唤来一名侍者,面色冷绝的吩咐。“在她上场之前给她果汁,放些哑药和……一夜欢。”

    而熊亦馨,则是坐在了上,面色说不出的沉重。

    难道就这么干坐着,等着自己被卖给不认识的陌生人?

    可是她现在的处境,又能干什么?逃?在公海上,在船上,她要怎么逃?而且她还是个‘瞎子’……

    唉,真不该不听管家的话,不能到处乱跑的。

    熊亦馨倒在上,苦郁的后悔着。

    不过……司凛,应该知道她不见了吧?他会有什么反应呢?她还真有些期待……

    熊亦馨抬起手在上摸了摸,而后轻轻的放在了心口的位置,感受着黑暗中尤其灵敏的耳力和触感,心跳声似乎都比以前更大了些。

    她摁住口,这里,好像也有期待,期待司凛能够来救她。

    夜晚九点,豪华游轮上的晚餐刚刚结束不久,韩沉景和一干人,就被请到了邮轮地下第三层——拍卖会现场。

    其实拍卖会就是在一个比普通会议室大一倍的房间里,在中央摆了个圆形的台子,四周围了桌椅,座位混乱但视野绝对的开阔,拍卖参加者可以随意的坐下位置,先来先坐,均是平等。

    因为在这里,每个人都拥有世人羡慕的世和财富,每个人都是一个国家或地区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更加凸显了他们的平凡和平等。

    在这里,没有人敢自傲自大,因为没有人知道你得罪的人,势力会有多么庞大。

    韩沉景是熟客,最知道规矩,早早的来到坐在了第一圈的位置上,这样他能更好的看见台上的拍卖物品。

    不过很快,他又眼睛一亮。

    他拿去桌面上准备好的香槟,对着与他隔了一个圆台的正对面位置的男人举了杯。

    那男人眼神一眯,认出韩沉景以后也拿起自己的那杯酒,在空中两人做了碰杯的姿势。

    圆台中央的开关开启,司仪从圆台下缓缓升起,他向着四方的宾客鞠躬,并示意侍者给每位参与者发放竞标牌和翻译耳机。

    “各位尊敬的先生女士,今晚为大家介绍的第一位商品,是来自神秘埃及的……”

    依旧是司仪出现的方式,每一次商品呈现的方式都如此的普通,但当人们看见被困在玻璃柜里面的拍卖品时,眼前一亮的错愕皆不会漏下。

    如果这场拍卖会连拍卖品都不能让宾客们满意欢喜,那他们也不配出现在这里了。

    韩沉景默默的喝着酒看着竞争激烈的拍卖,怡然自得的看着众人叫卖的嘴脸,唇边勾起的笑意浅淡。

    “……下面,是今晚的第六位商品,东方小美人。”

    随着司仪话落,圆台中央的玻璃柜缓缓升起,而韩沉景淡然的目光则是随着那东方美人面目的缓缓展现,一点点缩紧。

    他不由掐紧了酒杯,目光带着深深的疑惑和严肃,盯着被聚光灯笼罩的,跪坐在玻璃柜中双颊酡红的小女人。

    ===

    啊呜,亦馨要被欺负了捏~~

    下一章也晚点,表拍我,不然我就欺负给你们看!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