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我妹妹是谁吗?她可是司凛的女人!

    “你说那无赖会偷看美女我就信,你说他偷看竞标书?”齐源冷嘲哼道。

    熊亦天那个人虽然他没有司凛熟悉了解,不过那家伙贪生怕死他可是直到的很,否则也不会借着熊亦馨死皮赖脸的蹭好处?那家伙现在恨不得自己的妹妹就这么抓住司凛过一辈子,好好的风风光光的子,享受不玩的荣华富贵。

    是个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生活,更别说去打破!

    齐源绝对保证,熊亦天没那么胆子。

    司凛怀疑属下的话,不解一向判断力精准的烈风怎会说出一个连他都不敢相信的人的名字。

    烈风却是固执的坚持,就好像他亲眼看见了熊亦天作案一般。

    不卑不亢的语气口吻,他对司凛说出自己的请求,“主人,请许我调出录像。”

    他这样的态度,完全笃定了标价的流出,是在这间办公室里。

    司凛是不想去怀疑熊亦天的,因为熊亦馨的关系在那放着,这几年他对熊亦天几乎都是能忍则忍。

    可是自己忠心的下属会提出这个要求,他心里开始有了打算。如果真是出乎意外,那人真是他们始料不及的熊亦天,他要怎么办他?!

    “主人。”烈风抬起头,眼神里的尊敬一丝不漏的向有些犹豫的司凛,语气更加坚定。“请主人许。”

    齐源看出了司凛的迟疑,知道他的原因。

    不过这事非同小可。

    他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严肃着脸面走过去,“去保安部调出来,盒子你拿上来我们一起看。”

    烈风难得拿正眼看了齐源,似乎这是齐源说过的最有意义的话,他给以赞赏和满意。

    “属下这就去。”他仍旧是对司凛说着,但也不等司凛回答他已经有了动作,转走出,动作不带停留。

    他的忠心,只对主人一人,保他周全。

    所以凡是损害主人利益的,他一个都不放过。

    烈风满脸鸷冷沉,浑散发着黑暗冰冷的气息,踏步进了电梯……

    “不过话说回来,那天我和烈风也在门口看见熊亦天抱着一个秘书。”齐源仔细回想,发现烈风的猜疑可能源自这里。

    司凛皱着眉头,满脸散不开的黑云。“熊亦天不会做这样的事。”他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是给自己的安定,还是为了驳掉他们对熊亦天的猜疑。

    如果是别人,事很好处理。

    可若是熊亦天,他要怎么下手?

    他想起昨晚抱着的僵硬体,拳头不知不觉的握紧。

    不多会儿,烈风就拿录影带回来了。

    恭敬的递给司凛,他后退两步,依旧是不变的正色。

    司凛的视线在他上转了转,而后落在手里的黑色录影带上,这样僵持的拿着,迟迟不见他动作。

    齐源啧了一声,一把抢过,开了投影仪塞了进去,按下开关,等着画面的播放。

    刷的一下,墙壁上出现了办公室的画面,空空的没有一人。齐源拿了遥控器耐心的按着快进,不久后看见门被人推开,一只手闯了进来。

    “不错嘛烈风。”齐源吹了声口哨,按了正常播放,正等着那只手的主人露出真面目,兴致勃勃的盯着画面。

    就当他们已经看见跨进门内的侧脸的瞬间,一声嘀响,墙壁上立即恢复原样,投影仪被关了。

    齐源张大了嘴,被破坏紧张感的他气急败坏的扭过头看着突然关掉画面的罪魁祸首。

    “司凛,你傻啦?!”

    其实投影仪是连接电脑的,司凛关了投影仪的画面,但他的私人电脑上依旧在播放录像。

    等齐源他们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看清楚了上面的人是谁,看清楚了那人偷偷摸摸翻动书柜文件的动作,看清楚了那人拿出手机拍了东西的举动!

    “司凛?”齐源见他目光盯着电脑屏幕,好奇的凑过头去,不想司凛却在看见他动作的同时一把将电脑往后推,价值不菲的高端商务本瞬间黑了屏。

    “我靠!”齐源炸毛挑起,“混蛋,丫的你让我看一下会死啊!”

    不过他也猜到了接过,绝对是熊亦天,不然司凛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看了眼快要发怒的司凛,撇了下嘴嘟囔,“那家伙什么时候吃了熊胆的?还真不怕死。”

    烈风依旧面无表,不过看着司凛如此犹豫不决,如此袒护司凛,冷清的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狠戾。

    “主人,需要我现在把人抓回来吗?”

    “等……”司凛挥手,齐源却在此时打断他。“司凛,别忘记还有你司家

    的人。”

    司凛脸色变得更加铁青,齐源继续说。“你现在偏护熊亦天,这样瞒不了司家什么,反而等他们查出来的时候多加渲染,熊亦天会更惨……还有你的小玩具熊亦馨,你们司家的手段应该不用我和你一一说清楚吧。”

    “他们敢?!”司凛怒极一声吼叫,两眼已经着了火。

    齐源露出一丝笑,有几分苦涩。“怎么不敢,你忘了韩沉景吗?”

    司凛霎时间绷紧了背脊,齐源的话让他瞬间平静下来,无可奈何的不甘的表在脸上诡异的闪现。

    韩沉景……和他不相上下的家庭背景和份能力,可也曾经,没有躲过家族亲人的插手,亲眼看着自己的人葬火海……

    他记得那时候他和齐源狠狠拽进的狂怒男人,嘶吼哀鸣震天,眼眶突出的红色令人发骇。

    尽管他们能力再强,有再多的钱,也不阻止不了那场火的熊熊燃烧,阻止不了那在焰火里香消玉殒的人。

    这就是家族的悲哀,他们始终被牵绊,不管离得多远,飞的多高。

    “主人。”烈风担忧的唤了一声。

    司凛似乎脱力般坐回了椅子,眼睛里的怒火狂焰烧完,此刻只剩下无奈和痛恨。

    熊亦天,要不是有熊亦馨,你早该死一千次一万次!

    知不知道,你妹妹这次被你害惨了!因为你愚蠢至极的行为!

    司凛用手猛砸了桌面,一双手被痛麻痹。

    好半晌,他才抚着额头,冷冷的说出命令。“烈风,把他带到昨天被购的码头。”

    烈风接到命令,脸上有着激动的笑意,立即去抓人了。

    “你打算怎么对付熊亦天?”这是齐源最好奇的。

    罚轻了,会让司家不爽;罚重了,让他那宝贝熊亦馨知道还得了?!

    司凛闭上了眼,揉了揉纠结的眉心,半晌后再睁开时,恢复了一片的清明亮色。

    他叫了司机,脚步不停往外走,并且拨通了韩沉景的电话。

    “韩,我有件事需要你帮我……”

    ……

    “烈风,麻痹的你把老子弄来这里做什么?!”

    被绑住双手的熊亦天被烈风手指着枪,一步步把他到了码头。

    因为收购的缘故,这边被空置下来,变得很荒凉,就算熊亦天在这里被枪杀,起码一天之内也不会有人发现。

    “烈风,小心我让司凛弄死你,知道我妹妹是谁吗?她可是司凛的女人!你的主子!你敢这么对我,小心我……”熊亦天继续骂骂咧咧的说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码头风大,他一边说一边哆嗦着,可底气依旧很足,唯独不敢看烈风投来的视。

    咔哒一声,手枪上膛的声音,让熊亦天不敢再说一句。

    烈风用手枪顶着熊亦天的脑袋,一如几天前在康复院的景,而熊亦天此刻却没有了当时的畏惧。

    在他们不远处,是一辆开了后窗的豪华房车。

    司凛眯着眼看着他们,对着蓝牙,冷冷下了指令。

    “杀。”

    嘭——

    咚——

    司凛取下耳机,再抬眼的时候不过五秒,码头上已经只剩下了烈风一人。

    司凛收回目光,按了关窗,对着司机说开车。

    ……

    司宅里,插着玫瑰花的熊亦馨突然低呼一声,捂住了被花刺刺伤的手指。

    “嘶。”

    女佣赶紧上来帮忙,熊亦馨摇了摇头,看着她们把玫瑰拿了出去。

    可隐隐的,心里有些不安。

    突然,一阵大作声在外头响起,熊亦馨走出阳台看去,只见不远处的草坪上缓缓降落一架直升机。

    管家匆匆推门而入。

    “小姐,请跟我来……”

    ====

    有兴趣的亲可以加群~~群号:53551776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