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和我吃一顿美好的午餐么

    凌晨三点,坐落在郊外大片田园上的司宅,灯火通明。

    司凛站在头,目光烈烈的放在上不正常红着脸,却白着双唇的人上,抿紧了嘴,脸上的表是冷峻,让人只看一眼,都会打从心底的感到寒冷。

    站在另一边的看着自家少爷又是这幅模样,无奈的幽幽叹气。

    若是早知道自己会这么担心不舍,少爷又何苦要这么对待折磨小姐,要不是他放心不下晚上悄悄来看,都不会发现缩成一团躲在地上角落的小姐,也不会及时通知医生过来帮她检查,才没有让人再次进了医院。

    司恬比司凛快五分钟到,那时候管家叫来的医生已经开始要给熊亦馨打退烧针了。

    重新探了探熊亦馨的体温,三十九度三。

    司恬摘下眼镜,看了眼躺在上,睫毛因为高烧而微微颤动的熊亦馨,她眼里闪着怜悯的光,转了走向司凛,同时也闻到他上一阵浓浓的烟酒味道。

    “伤口感染引发的高烧。”

    司恬刚开始还以为司凛又变态的把人抓去冲冷水了,可到来一看,那医生就告诉她说是脚底下的伤口感染化脓才造成的高烧,她当时听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一直被司凛宝贝着的熊亦馨,竟然会在家里被扎上还感染伤口,这话要是在电话里说,打死她也不回过来上当受骗。

    可是当她亲眼看见那白皙粉嫩玉足下一块黑了的伤口,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怎么都不敢想象,熊亦馨怎么能在司凛眼皮子底下受伤!没想到,这居然是自己弟弟纵然造成的!

    房间还来不及的打扫,地上的狼藉她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她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司凛怒成这样。

    他什么时候做过伤害熊亦馨这么惨的事了?

    难道……是熊亦馨吃药的事被司凛知道了?

    她知道弟弟格的,这样的事瞒着他,确实会让他大怒,可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他们两人之间,是不是又发生了其他的矛盾?她不得而知。

    “司凛。”司恬推了推司凛的手,竟意外的发现他卷起衬衫袖子的手臂上一大片的冷湿。

    司凛转,走到浴室口,眼睛里森然的盯着地上的碎片。

    跟着他走来的司恬,也因此发现了让熊亦馨高烧的罪魁祸搜。

    “是我疏忽。”司凛轻轻说着,好像人呢哝一般,带着万分的感

    但对他来说,是深深的自责和伤痛。

    如果他没有向她追究该死的‘针’,也不会就这么将她的伤口忘记。

    但他更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回来,为什么宁愿在车上喝酒抽烟,也不回来守着她折磨她,起码她不会病到如此严重才被人发现。

    他走到那堆染了丝丝血迹的碎片钱蹲下,一手痛苦的抱着头,一手在碎片上抚动,想象着如果管家没有发现熊亦馨的后果。

    那么……他将永远的失去她!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懊恼的低语了一声,他肩膀一抖,猛然将自己的手压在了玻璃碎片上,顿时血流一地。

    司恬看见了他自残的动作,大叫一声急忙把他拉了起来,看了眼他插满碎片的手掌皱着眉头。

    第一次搬出姐姐的威严敲了他的脑袋骂了出来。

    “白痴吗,你以为这样就能让她不高烧了是吧?!”

    将司凛拉出房间,司恬熟稔的拿出工具帮他处理伤口,心里一边恨着一边怨着。

    真是想不通,明明舍不得,还要装作无所谓。

    司凛,你到底要把熊亦馨和你自己到什么地步,才肯放下你一的傲然和冷漠?!

    “我没事的。”

    司凛看着医生给熊亦馨挂了吊针,看着那一点一滴的小水珠往下掉,眼睛定住久久不动。

    “这样叫没事?”她用力的按了下他的伤口,谁知他果真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像真的没有事一样,她更气的牙痒痒。

    她给司凛缠着纱布,对着一边面露担忧的管家吩咐。“把屋子收拾一下,别过几天就被伤了。”

    管家点头,赶紧叫了几个女佣安安静静的处理着满地的狼藉,浴室的地板再三的扫抹,生怕留下一点半星的小东西咯着主子的脚。

    “好了。”

    司凛抽回手,踱步到边坐下。

    熊亦馨闭着眼,但又因为发烧,那眼睑下的一双眼珠在慌乱的滚动着,突出细微的曲线让人知道她此刻的不适合不安。

    司凛按住她的手,靠在柜上,垂下头闭上了眼睛

    ,漠然深沉,浑散发着冷厉悲戚的气息。

    真失败给了他……

    司恬挥退了众人,领着急救箱,最后一个走出了卧室,关上门的动作轻的几乎不能一闻。

    ……

    ……

    司凛再一次理所当然的不回公司了,齐源气的直跳脚,幸好烈风来了,否则他又要好几天不能睡了。

    齐源和司凛各有自己的公司,可也因为私底下的关系,两人的公司常常是一同管理运行的,司凛不去公司一天,齐源就要抽出三分之一的时间去解决司凛公司的事务。

    而烈风一来,他可以完完全全的将工作全都推给他,反正这是个机器人,一定做得比自己轻松,他也乐得自在。

    有了司凛的答应,第二天熊亦天就被调来了司凛的公司部门。

    也是因为有司凛这层关系,他才能一上任就当了个部门副经理。

    一个上午下来,他都懒懒散散的在办公室里闲逛着,偶尔乘坐电梯窜了一整个大楼,和女员工们打趣玩乐,整一公子哥的形象。

    正要往会议室里赶的齐源和烈风经过部门的时候看见了熊亦天正在和小秘书聊天,一男一女亲密的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齐源吹了声口哨,烈风侧着眼看他。

    齐源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会趁机,借着司凛的名头哪里都混。”

    烈风转过视线盯着脸上笑意冉冉的熊亦天,若有所思,首先起步走了。

    齐源摸了摸鼻子,收回目光,这才慢悠悠的踏着步子跟上。

    而当他们走后,一直装作没有看见他们的熊亦天眼里闪过一抹冷的亮光。

    午饭时间,熊亦天按了直接上顶楼总裁办公室的电梯。

    叮咚——

    他踏出电梯,蹭亮的皮鞋踩在了柔软的黑色地毯上。

    眯起的锐利视线扫了一圈面前的办公桌,发现没有人在场后,脚步放轻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看了眼电子锁,他冷笑一声,仿佛练习了许多遍般,他按下了密码——

    这可是他混迹了一早上,从某个‘总裁得力秘书’的嘴里出来的。

    门应声而开,熊亦天鄙夷的笑着推开了门。

    看了看四周,他径直走到嵌入式的墙壁书架上开始动手。

    他正在架子上翻找着资料,忽见某几个大字闯入眼中,他极快的抽出文件翻开,由上而下极快的浏览。

    刚合上,就听见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他浑一震,紧缩的瞳孔陡然转向门口,脸色大骇。

    “呀,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原来是一个可的小女秘书。

    熊亦天嘴角挑着笑意走过去,在她惊恐的视线中猛地抱住她的后腰,声音里带着蛊魅。

    “这位美丽的小姐,愿意和我吃一顿美好的午餐么?”

    女秘书脸色一红,眼光在他前的位置停了会儿,刚要开口说话时熊亦天已经低头咬上了她的耳朵。

    女秘书即刻间丢兵卸甲,将所有的防备丢得一干二净。“你……不……嗯……”

    熊亦天眼底染着冷笑,一边亲吻着女秘书的耳角,一边抱着她的腰带着她往后退,而另一只手则是勾起门,一点点的将它关上。

    啪嗒的轻响落下,电子门刚好关上,电梯门却在这时打开,走出了谈话中的两人。

    熊亦天动作生生一顿,抱着女人的手一紧。

    而两人的说话声也是戛然而止。

    “熊亦天?!”

重要声明:小说《强宠:恶魔,不要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