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冠一怒罚青衣(一)

    房门轻掩,琉璃琅环一左一右把着门,将众人尽数拦在了门外暴晒的院落里。非常文学

    甫听得屋中传来一声叩响,似是瓷器敲击实木桌案发出的动静,一时间,院中数人皆抖肩危站。

    “你再给本王说一遍,当的讯报!”乔慕远严厉的沉嗓夹着滚滚怒气传将出来,吼得众人有些不知所措。

    “王爷,什么讯报?”匆忙中被琅环叫来便面对着王爷的严厉质问,青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你告诉本王的,关于,迦罗的讯报!”口齿间将关于二字咬的异常清晰,乔慕远站在桌案后,俯瞰着青衣。

    “迦罗小姐,和帝京有牵连。”又是这个女人,青衣愤恨的重复着当的话,一心只为乔慕远动怒的原由而耿耿于怀。

    “你凭什么查定她就是乔寅初的人?”咬牙,乔慕远强迫自己在解决青衣之前将一切过问清楚。非常文学

    “王爷当时不也是肯定了青衣的讯报吗?怎的现在……”

    “说!”不给青衣任何发出疑问的机会,乔慕远悍然截断她的话,他只要知道真相,只要知道真相!

    “众所周知大皇子手下有十暗卫,各主事虽不位列三公朝臣之列,据说都有世代封侯的蔽,故十主事以域主自称,”这段渊源传了有些年了,只是十暗卫行事低调,更无人知晓那十位管事庐山真面目是何种模样,也有人猜测过他们的份本来便是朝中王公侯爵,可是无人澄清,这些流言便也作罢,“那迦罗小姐却在青衣面前自称本主,料必是口快说漏了嘴。”

    “她自称本主,口快露馅,那你可有查实?”这样的称谓,是有些大胆,乔慕远眉峰一皱,可是按他现下掌握的线索,迦罗应该和帝京没有丝毫关系才对。

    “王爷,西夜国中谁有胆子自称本主,除非她是……”谁有胆冒充十暗卫的管事?皇帝边的人,谁敢不怕死的冒充?除非她货真价实。

    “谁有胆?”乍听青衣的推诿,乔慕远腾腾怒气再度上涌,抢在青衣话前接口数落,“你就有胆将尚未查证的讯报呈于本王!”

    “王爷?!”青衣惊骇的抬起头来,这样的职责,就是说她办事不力,延误了主子大事?!

    “难道本王说的不对?”满面怒容是青衣从未见过的,不胆怯起来。

    “王爷,当时您不也是那样认为的吗?难道迦罗小姐她,不是细作?”试探的边说边偷瞧着乔慕远,随时准备着在他怒气复涨之际停下来。

    “本王那是信任你的办事能力,而你,青衣,你却利用本王的信任,做出这等事来,当真教本王大开眼界了!”有些事不是他不知道,只是觉得没必要干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好过一些罢了。

    “青衣不明白王爷的话!”利用,这是何等严厉的指控啊,她扪心自问,为了王爷早将生死抛开,这声利用,犹如一把匕首,扎进青衣心口,汹涌的痛楚只为那满腔意付诸东流。

    “不明白是吗?那本王就让你明白透彻!”话落,一张盈白的绢帛掷出,轻盈飘两圈后刚好落在青衣跪地的膝前,“给本王看清楚了!”

    一纸绢帛而已,却让乔慕远雷霆大怒,青衣疑惑的将之拾起……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