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寿诞鸿门宴(三)

    “母后切勿动怒!”随着一道沉稳浑厚的嗓音,门外走入一条皙长拔的影,来人着黄袍,绣五爪金龙并团云如意,气势霸道,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在其流露。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起席跪伏在地,三呼万岁迎驾来人。

    “免。”袍袖一挥,赦去众人起行的大礼。

    “皇儿不在前与大臣同欢,怎跑来哀家这一众妇孺相聚之处?”问着疑惑的话语,然则对上这当今圣上,高位上的太后用的却是迥异与乔慕远的态度。

    “儿子在前听闻六弟惹您老人家不快,特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怎料才将走到外,便听得母后雷霆大怒,要办了六弟,”着龙袍的皇帝一路走至高位,在太后座前躬站立,“怎么,六弟又做何不成体统之事了?让母后如此气恼?”

    “他这些年不成体统的做法还少了吗?今哀家大寿,公然在前责哀家未善待与他,责哀家与皇儿夺了他母子的地位,这般大逆不道,哀家要代先皇好好教训教训他!”似乎一提及乔慕远,太后便有诸多气愤,好似这些气愤不是一生成,倒像是长年累月的压抑。

    “哦?六弟,你可有说这样谋逆的言语?”眉峰一挑,皇帝转首看向乔慕远,可是眼里深邃的无波无澜,让人无法臆测他的真实想法。

    “皇兄,臣弟不过献上了一椟生母在世时最的南珠,臣弟想着,生母有生育之恩,母后有养育之恩,两者同是臣弟最敬之人,然生母早殁,便将母后当做了生母侍奉,遂才献上南珠给母后,熟知母后原来不喜南珠,于是生出了这诸多误会,哎!”折扇收归手中,一下一下敲击着手心,乔慕远眉目紧锁,显出一副甚是痛心疾首悔不当初的表

    乔慕远解说的在在理,因疏忽两母喜好各异而导致了偏颇,虽有不查之过,然则孝心所致,也不是什么大错,一句误会也将下台之阶为太后砌好,若是太后仍不松口,那么,只能说,这太后没有容人之量,而所容对象,正是前人托孤的先皇先后子,那太后便更要坐实了未善待乔氏皇宗嫡系子孙的恶名。

    前后这么一思量,虽有不甘,但也不能再贸然撼动乔慕远分毫,太后心中甚是气闷。

    “母后,六弟品您最是清楚,六弟贪玩,做事也不怎么瞻前顾后考虑妥善,多数是想到什么便要做什么,后果怎样,他完全不计算在内,这样率真的子今冲撞了母后,也不是六弟的本愿,母后素来宽宏大量,可否饶了六弟这一回?”见太后迟迟不肯松口,皇帝躬为乔慕远求,言辞中诚恳真挚,字字都是为异母兄弟的宽大慈

    “皇儿啊,老六这般不堪受教,皆是你偏袒出来的!”皇帝都这般说了,太后也不好再抓着这事儿不放,于是无奈且宠溺的扶起皇帝,转面,立刻换上厉目横眉的态度对乔慕远道,“今便看在皇儿的份儿上,哀家暂且不追究,若还有下次,任谁求哀家都不会轻饶了你,就算让哀家背上残杀嫡系宗亲的骂名,哀家也要办你!”

    “儿子谨记母后教诲。”乔慕远跪拜谢恩,只是抓着折扇的手,指骨青白,泄露了他躬顺承的不甘与愤怒!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