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女蛾眉敛新妆(六)

    逶迤冗长的送嫁队伍以仪仗开道,绵延数里,火红的旌旗蔽空,一路锣鼓喧天,直出王城。

    “你保证可以还我们一个一如以往的少主?”火凰守在岚陌驾前,将心中的疑虑宣之于口。

    “本座有能力将你们冻结千年,还会没把握恢复小公主?”淡然的嗓音自车驾的帷幄里传出,伴随而来的,还是异样的闷响。

    “那少主什么时候会恢复?”不依不挠,对于岚陌的人品,火凰不敢稍信。

    “不急不急。”还早不是,等迦罗安度劫之后再找地魂也不迟,而且地魂的去向,他已有了眉目,“呵,你给我安份点!”

    随着岚陌的呵斥,火凰识相的结束了提问,估计车驾中的魔王大人此时该是分乏术,无暇再回答自己的疑问了。

    “怎样怎样,他怎说?”远远便见着火凰回返的影,青鸾聒噪的迎上前去。

    “还不是那说辞,本想细问一二,不过看形,他应该没什么心回答。”眼中闪过促狭的亮点,堂堂魔王大人也是有克星的!

    “其实我觉得他所言应该不假,他都可以让我们活过千年,少主不过是失忆而已,应该很快便会解决。”

    “很快?那是多快?少主被囚火池之时,他也是这般说的,将我们引入魔宫,设计冻结,转眼千年有余,也是快的。”被青鸾向着岚陌的话刺的猛然拉起抵触,讽言冷语表达着火凰的不满,虽然免去生老轮回的痛苦,也盼回了少主,可是千年岁月寂寞流失,不知何方是终结,无休止的恐惧和寂寞,如何都不能磨灭她对岚陌的恨意。

    “都过去了不是,而且如今少主安好,”拉过火凰的手,青鸾领着她走向迦罗的车驾,“也亏得有他,我们才能继续侍奉少主不是!”

    “是,亏得他,少主才会遇上冥王;亏得他,少主才会违逆帝释天;也还是亏得他,少主现在神通尽失!”刻意压低的嗓音只为不想引起旁人的注意,可是龙凤喜驾撩起的一隅薄纱后,迦罗的脸庞若隐若现。

    “你小声点儿,怕少主听不见是不是?”来不及捂住火凰的快嘴抱怨,青鸾慌张的伸头探向迦罗的车驾——还好无恙!

    “青鸾,我是气不过,好好的少主,因为他,成了三界追杀的目标,八部修罗族,当初是多么荣耀,堪比提婆族的尊荣,可是现在,族灭啊,青鸾,族灭啊!”何止是不甘心啊,对岚陌,都无法用简单的恨意来形容,可是偏偏少主……

    “火凰,少主信他,我们,也该信他!”一切以迦罗的意愿为出发点,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这都该是她们亘古追寻的准则。

    这边青鸾安抚下火凰的燥,两人双双回到迦罗的车驾里,那边属于岚陌的车驾中,帷幄挑起,露出岚陌一张过分妖艳妍丽的脸来。

    “看来你人缘不是很好。”嗤声,赤#的嘲笑。

    “你安分点本座就阿弥陀佛了。”嘻笑着放下帘幔,岚陌看向车内窝座一边的东方云。

    “你放了本公子,不是皆大欢喜。”被掳劫来数有余,不知道乔慕远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还是那个人正好好把握着自己不在的子大肆放浪形骸。

    “做梦。放了你,本座损失可就忒大了。”不仅好吃而且好玩,傻子才放。

    “那你就别想本公子安分。”撂下狠话,东方云改坐为趟,舒舒服服的就着岚陌依窗而坐的姿大刺刺的睡了下去。

    对峙,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