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女蛾眉敛新妆(五)

    “吾雪原北牧,意同西夜永世交好,有公主欧阳氏温柔谦和,才貌无双,德贤聪淑,堪此大任,实乃和亲之上佳人选,今往西夜联姻,与之永结秦晋!”

    “谢父王恩旨!”迦罗俏一笑,快手夺过圣执令手中的王谕。

    “小公主,此去西夜,断不许再这般没规没矩,皆得谨言慎行。”岚陌走上前来,重新为迦罗系上狐裘,语带宠溺。

    “王兄,有你在,罗罗不怕。”她重重吁出口的闷气,刚才在仪式上文武百官睁眼瞧着,她不得不直了脊背刻薄的要求着自己,真真,不好受呀。

    “哼!”略见老态的王上眉目一横,颇为不满的瞪着迦罗,“本王只求你别丢了北牧国的门面便好!”

    “父王,趁女儿还在说些好听的呗,不然以后您想说,还没人听了呢!”迦罗红唇一嘟,连嗔带,连闹带笑。

    “十数年来,本王没被你气死已是命大,你还想听什么好话!”王上嗓门上提,脸上一扫刚才的斥责,已满是不舍与宠溺,只是说出的话,依然改不掉严厉的作风,“有你王兄与你同行,谅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父王!”声线婉转上扬,刁蛮声起。

    “好了,小公主,时间甚紧,”岚陌果断的将拌嘴中的两人隔开,击掌传唤人来,“西夜国局势混沌不明,此去应有凶险,小公主,阿蛮便不用随去了,本座另为你备了两名婢子,聪明伶俐不说,手亦是了得,定能照拂你周全。”

    “什么凶不凶险,王兄,罗罗要阿蛮呐!”两个不熟的婢女,万一只会给王兄打小报告怎么办?

    “青鸾火凰,来见过公主!”无视迦罗的抗议,岚陌招手引来刚才击掌传唤之人。

    散着青丝,衣着大袍,来者面罩轻纱,双双伏在迦罗面前。

    “少……公主!”左边的人儿颇为震惊的打量着着迦罗,口齿有些结巴。

    “呵呵,本公主什么时候变成少公主了?”迦罗笑呵呵的看向岚陌,作弄着口齿不清的婢女,“王兄,你知道么?”

    “公主恕罪。”说错话的女婢右手环,一记标准的胡礼敬下。

    “哦~还懂规矩的嘛,”迦罗伸手将她的下颔抬了起来,“听你的嗓门不错,应该是个美姑娘吧?叫什么名字?”

    “公主说笑了,”就着迦罗的手抬高眉眼,字正腔圆的道,“婢奴火凰。”

    “看你们倒像是双生姊妹一样。”右边的婢女同火凰一般打扮,因看向她的目光太过诧异和欣喜,让她不得不多留意起这两个婢子。

    “婢奴青鸾,能再侍奉公主,此生足矣!”很懂事的婢子,迦罗只投了淡淡一瞥,她便也随着火凰施礼觐见。

    “再?”迦罗眉目一挑,敏感的抓住青鸾话中的玄机,难道是老熟人?还是说,这两人和自己受伤忘掉的事有关???

    “公主,该上轿了,时辰到了。”打断迦罗的追问,火凰躬请之入轿,眼尾扫向青鸾的余光,警告意味甚浓。

    “哦,”淡淡应声,转头问向岚陌,“王兄,阿蛮真的不与罗罗同去么?”

    “是的,如若突生意外,青鸾火凰会保你安全,阿蛮去了,只会是拖累。”岚陌轻笑,心里盘算的,却是另一码事。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