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女蛾眉敛新妆(二)

    “罗罗,你有没有想起什么?”岚陌试探的问,相识千载,她背负的重担,让她从未这样笑过,原来,她也可以有这样的一面,只是,命运弄人,让她竟不曾这样拥有过……

    “没有啦,罗罗只是看见一个很好看的人。”迦罗笑着摇头,很快便忘了刚才的羞,显而易见的少女

    “哦?是吗?可有本座好看?”岚陌顺着迦罗的话往下转——没记起来吗?好吧,就算是本座补偿你一段无忧无虑的少女岁月!

    “呃,王兄,你和他不能比,”迦罗敛眉,凑到岚陌前,指着岚陌的眉眼道,“这里,太柔了;这里,也太柔;至于这里嘛,哎,还是太柔了……”从眉眼批判到唇线,一张脸下来,再好看,总之都不是她的菜啦。

    “恩哼,那他呢?”岚陌无奈浅笑,打一开始就知道迦罗中意的是冥王慕那样霸气傲然的男人,虽然失了地魂,但有些习惯是还是没变的。

    “很俊逸,似乎走到哪儿,都是霞光万丈!”迦罗憧憬着那个人处他方的场景,有没有可能他往阳光下一站,自的的金光会比太阳还耀眼呢?

    “霞光万丈?什么霞光?”蓦地坐直了子,岚陌肃然问道。

    “金色的光芒啊,好明亮好刺眼,要不是他背着光的话,罗罗还瞧不清他的模样呢!”迦罗煞有其事的说着,兀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

    “你在哪儿看见他的?”金色的光芒?莫非是天神?

    “梦里的一个像炼丹房一样的地方。”哪里有一个大鼎似的炉子,看上去很像炼丹炉啦!

    “长什么模样?”是谁?是不是天神?是的话,又是哪一个进了迦罗的梦境?

    “恩,他没有王兄的妖艳邪魅呐……”衬头一思量,长什么模样呢?还真形容不出来了,迦罗撅嘴,好半天才接着道,“罗罗也说不清楚,总之,罗罗看见他的时候,觉得他好慈悲,那样灿烂的光芒似乎照亮的,是天地万物!”

    岚陌沉下了脸,照亮天地万物的霞光,看来,真的是天神了……

    “王兄,你说罗罗是不是梦见天神了?”没给岚陌说话的机会,迦罗紧接着道,双手托腮,一双眼儿急切的望着岚陌,迫切的想要得到准确的答案。

    “哪儿那么多天神,”深吸一口气,岚陌的脸上重见笑容,温柔的抚摸着迦罗的额发,“咱们现在要紧的,是把嫁衣试了,然后准备着出发去西夜国!”

    “王兄,罗罗就嫁他一个,要是西夜国没有他,罗罗就回来北牧找他。”那样俊逸的男人,她动心了,无关乎其他,只因当时他看她时那深切的眼和那慈悲的霞光!

    “要是西夜和北牧都没有你怎么办?”天神,怎么可能在人间界出现,傻姑娘,你怎么找的着呢?

    “反正不管,罗罗就要他,你说过的,驸马由罗罗自己选的。”蛮劲儿一上来,公主架子就出来了。

    “好好好,只要你去西夜国,别的本座都你好不好?”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开始惆怅了——这样的迦罗与以前不同了……

    “王兄,你问那么多,是不是知道他是谁啊?”那个地方王兄也去过,说不定他们还认识呢!可要是王兄认识,那是不是代表……“王兄,你说他是不是北牧国的人啊?”

    这格,说风就是雨啊!

    “本座可以保证,北牧国没有这种浑金光闪闪的人。”看来迦罗对那个人是真的上心了……

    到底,这一番变故,是好是坏呢?本来只是想明正言顺的将她带回乔慕远边,可是,她还会记得,她要回去的,是哪一个人边吗?

    ………………………………………………旒缨……………………………………………………

    有木有觉得罗罗移别恋了捏???

    这厢失忆的罗罗似乎迷恋上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陌生男人,呐那厢呢?六爷的齐人之福享受的肿么样了呢?

    半路似乎杀出了程咬金,虽然一路上罗罗和六爷的感有妖孽魔王大人在保驾护航,可是,最后会不会得偿所愿呢?

    嘿嘿,且听旒缨细细道来呗……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