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洗尽,痴魂任去(四)

    指尖生出结界,透明的气状圆弧慢慢涨大,火优雅一扬,将结界吹向了乾闼婆女子!

    “你要是再不想办法,她的灵魂就要与辉光剥离,飞灰湮灭了!”眼尖的看见辉光越来越薄弱,离开躯体的灵魂脆弱的简直不堪一击!眼见着结界快砸在自己上了,她忙扯着嗓门喊道。

    呼呼,魔王的能力果然不容小觑啊,神通强大得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太可怕了,难怪他可以和天界抗衡千万年!

    岚陌一惊——是啊,迦罗——手中神通一阻,就这点缝隙,已够那女子逃出生天,可是无妨,就像她说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迦罗。

    强忍着要将某人挫骨扬灰的想法,岚陌收手,怒意却并没有收敛多少,“不杀你可以,但是本座要一样东西!”她是乾闼婆族的人,出入乾闼婆故地应该很容易才是。

    他曾在青婴海域徘徊了大半月,数次看见传说中属于乾闼婆故地的海市蜃楼,千里之外的距离自是不抵他御风而行的速度,可是每每找去,却都不得其门,最后一次好不容易参透了点进去的法门,却让一个凡夫俗子耽误了进城时机,进不去城,更别提求取乾闼婆的圣物!

    “什,什么?”有不好的预感,能让魔王开口的东西,应该很不寻常吧?

    双掌画圆,襟发随着他默默诵读的符语咒术张狂飞扬,红色的气浪自他口涌现,一**绕过宫的每个角落,以强势的姿态将所有冻结,包括空气。

    “冰晶水玉!”他冷掀薄唇,由于术力的影响,唇瓣张合的速度缓慢到了极致。

    “你要把时间冻结?”并没有听见岚陌说了什么,她仅仅是震撼在岚陌强大的神通所带来的后果之中,逆天行事,要怎样的法力才能办到?看来回去之后记得提醒那个人了!

    “你要是不想也被冻结,那就乖乖取来冰晶水玉!”冰晶水玉是乾闼婆族的圣物,有它可平河川定海域,有它,也可将迦罗的灵魂永世锢在她的躯体中,勿用再担心没有辉光,她便会香消玉殒!

    “什么!”水云色衣裳的女子失声尖叫,双手迅速护住脸颊,同一时间也脚快的跳起来离地三尺——真狠,别的不要,偏偏要她的命根子,不是说了她没害人嘛!怎么就是不信呢?

    岚陌是何等聪明的人,务须言明,轻易就看出了端倪——看来,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用费心等待——因为东西,已经送货上门了!

    影一摇,幻化成风,红色的气浪仍在,茫茫大,被冻之物十数,然,独不见了岚陌……

    “算是你将功补过!”人影再现,转瞬须臾,岚陌已贴上了她的后背。

    白皙十指在她眼前划过,她像着了魔似的,呆痴痴的视线便跟着岚陌的手走——她看见自己不受控制的放下了手,看见岚陌的手紧随而来,之后,在眼睑下方的肤传来剧痛之际,她阖眼倒在了冰凉森的地板上!

    她想,这一生,她怕是都不会忘掉,那样细削的指骨,尖长白皙,不染五浊的色彩,连神祗都不及毫厘,正是这看似如此圣神的一双手,生生自她脸上剜下了冰晶水玉……

    巧取豪夺!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