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洗尽,痴魂任去(一)

    西夜国北面的疆土是一片辽阔的雪山草原,全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处在飘雪封山的银装素裹中。这片疆土多居胡人,兵弱国贫,是以早年臣服于西夜国,以年年进贡国中妙龄女子,及雪原独有的稀世药材、皮毛,来换得生存所需的粮草。

    这本就是不公平的一宗交易,因为天寒地冻等自然主因不得不将天价的货品卖,以求生存。所以近年来,这片疆土开始蠢蠢动,意有所图……

    “哎呀公主,快回来,今天要是练不合格,又该挨骂了。”穿狐裘,婢女模样的丫头抱着一折叠的乱七八糟的衣裙,在圣曲折回环的大理石廊道上追跑。

    “你以为本公主傻啊,冰天雪地的穿那么薄的布料跳舞,你想冷死本公主啊!”前方全力躲避的姑娘头也不回的喊道,一头儿的冲进了圣

    “别呀,大王……在里面!”最后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婢女便见着公主下匆忙的影消失在了圣虚掩的华丽鎏金刻图大门里。

    完了……

    “又不好好练舞,”果不其然,片刻不到的功夫,圣里便响起了大王中气十足的咆哮!“今天是最后期限,还是练不好,本王打折了你的腿!”

    “哼,不练,冷死了!”还嘴,这是公主下最大的优点。

    “用心练习的人,谁还会觉得冷!”板着声线,国王怒喝。

    “您练个给我瞧瞧,冷不死您的话我管您叫爹!”顶嘴,是公主下最大的本事。

    “你,不孝女!”

    “哼,我要真管您叫爹才不孝呐!”那就意味着伟大的国王大人,呃,换人了……

    “本王现在就打折了你的腿!”怒焰上升,啪啪的击打声从内传出,响亮刺耳。

    “打折了我,您自个儿嫁到西夜国去!”嘿嘿,有护符,只管有恃无恐的闯祸。

    “你,你,你……”半天没有下文,显然被气的不轻。

    “父王要是没事儿了,女儿就下去了啊,今天的竹笛还没练呢!”现在不溜更待何时?!最后一个字音落幕,早先冒冒失失闯进圣的姑娘已经风一般的窜了出来。

    似乎还心有余悸,那姑娘以手为掌,巧劲的拍着口,用以疏散心中的惊吓,可是俏皮的眸子左右转动,灵动到了极致,哪有半分惧色。

    “你个死阿蛮,为什么不告诉本公主父王在里面啊!”回头就着刚拍完口的手一把拧住婢女的耳朵,杏目圆瞪,“你不知道要是被父王的鞭子扫到一点点,本公主都会皮开绽的啊!”还好自己跑的够快……

    “哎哟公主,奴婢正要告诉公主您的啊,可是您已经进去了嘛!”婢女阿蛮委屈的辩解,她真的是有告知公主的嘛,谁让公主跑的比自己说话的速度还快嘛!

    “敢还嘴了,死阿蛮!”拧着耳朵的手前后晃动,企图造出剧痛的效果。

    “哎呀我的好公主,每次都这招,都说了您没手劲,拧着根本不疼,怎么您就是不信呢!”阿蛮嬉笑着拉下公主的手,趁机将怀里的舞衣塞进了她的手里。

    “哼!”

    “好了啦,知道公主舍不得真的拧疼了阿蛮,”阿蛮走到公主背后,伸手推着她的背,将其往轻鸿阁的方向推去,“可是公主,阿蛮听说王子下今便能回宫了,要是公主您的舞蹈……”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嘛,公主再让人头疼,也总有令公主头疼的人吧!

    “真的么?王兄今天回来?”反手抓住后婢女,停下返程的脚步,终于等到救星了!

    “是啊!”

    “走走走,咱去王兄哪儿等着,一定要让他说服父王打消那个荒唐的想法!”说风就是雨,怀中舞衣一抛,抓住阿蛮便冲向新的目的地。

    “公主,那舞蹈……”

    不练了不练了啊,不用嫁了,还费什么心练什么舞啊!笨!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