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五)

    “世子,那人已经掼破第四只碗了!”下人匆匆赶来,手上捧的,是玉瓷蝴蝶纹的口碗碎片。

    “谁让你拿这么好的碗给他用了,换粗陶的。”东方云眉眼低垂,研究着案上一本牛皮烫金文字的典籍。

    唔,找到了!

    白龙,杨梅、平江、乌泥、断望、白沙、青婴有七大珠池盛产南珠,上次去过青婴,虽然被人搅合了,但那里应该不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世子,那人踢碎了座椅!”下人复来,手里拖的,是实木椅的残肢断骸。

    “绑!”翻页,还有六个地方,到底哪个地方才是真正的珠城?这一线可是有数万公顷,挨个儿找那得到猴年马月去了。

    “世子,那人挣断了铁索。”手中拿着断开的铁索,从清晨开始就来回在世子书房和东厢之间,下人跑的腿都要折了。

    “不会灌点药,迷晕了他啊!”可不可以在他正焦头烂额的时候别来吵他啊!

    “呃,他连水都不喝一口……”抖肩——主子发火了……

    “有那么麻烦没有。”抄起案上纸镇,压住书页,撩袍起,向东厢而去。

    “滚……”才步入东厢范围便听见某人嗓门粗狂的喊声。

    听听这中气足的,哪像昨天半死不活的,东方云勾唇一笑,突然心大好。

    “精神倒还不错。”伸脚进门,一目了然的观尽房中局面。

    “是你?!”待看清东方云的面目,红衣男子一愣。

    “本公子可是有说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目光在红衣男子周绑牢的铁索上游移了一圈,东方云满意且有恃无恐的反问。

    哼,妖孽往不是很嚣张吗?看看现在的窝囊,东方云真想仰天大笑三声,可是碍着下人在场不能失了体统,只得往心里憋。

    “本座也说过,痴心妄想!”红衣男子瞳孔紧缩,停止了挣扎,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嗤笑,眼中却是寒的凶狠。

    “都落在本公子手里了还大言不惭,啧啧……”东方云摇头,死要面子呀!

    “给你两条路,一,马上放了本座,二,犹豫一会儿再放了本座!”他唇角上扬的弧度微不可查,冷厉的挂着血腥气息。

    “不都是放了你吗?请问,有什么区别?”怒吧,气吧,看你有什么办法挣脱这层层重重的铁索,东方云坏心眼的刺激着。

    “一个是死,还有一个,是生不如死!”突破了他最大的忍耐限度了——幽囚!绑缚!羞辱!谁敢这样对他,谁有胆这样对他?可是眼前这个凡夫俗子,付诸了实践!

    “唔……本公子好怕啊,本公子是被人吓大的!”武艺高强怎么了,受伤后还不是束手就擒。

    闭目,红衣男子坐回榻上,双掌画圆,掌中无形的气流散出,吹得人襟发皆扬……

    唔……这是在疗伤,他见过啦,乔慕远每次受伤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东方云了然的点点头,好奇的看着红衣男子因运功而渐次红润的脸。

    唔,他在运功疗伤?恩,不对,他是在运功疗伤!

    得到这一认知,东方云一蹦老高,快速冲向红衣男子,“喂,不许运功!”开玩笑,他要是恢复了,不仅自己无法报那一箭之仇,还很可能被他再次报复……

    原本以为会被气墙什么的弹开,因为听说高手运功的时候自都会孕育出所谓护法气墙。

    可是他却没有遇到丝毫阻碍,径直的撞斜了红衣男子运功的手。

    东方云暗喜,心下决定待会儿一定要将他的双手呈一字型分开,再拿铁索固定在两面墙上,最后再慢慢的折磨他……

    “你很对本座胃口嘛,知道本座要的是什么。”红衣男子的话邪肆凉薄的在头上响起。

    东方云一愣,抬头,哦,天。

    ………………………………………………旒缨…………………………………………

    嘿嘿,知道红衣“尸体”是谁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