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三)

    开满名贵牡丹的温室花园里,窄袖白袍的儒衣男子蹲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摆弄手边一株洛阳红,其花光泽均匀靓丽,紫红色的花瓣质硬多轮,排列整齐,基部有墨紫色的斑纹。

    左边一列虞姬艳装是才将打理好的,鲜艳光泽的嫩较洛阳红就要薄软了许多,端部齿裂的褶皱也是洛阳红所没有的。

    这花园是他花费重金建造,融资巨大,尤以其间众多奢侈花种为甚。魏紫、赵粉、姚黄、二乔、小二乔、御袍黄、醉贵妃、青龙卧墨池这八大名花是其中之最,更有璎珞宝珠、飞燕红装、锦帐芙蓉、虞姬艳装、红霞争辉等诸多名品相佐。不可说这花园,价值连城!

    下一株就该轮到姚黄了,他心里默默念着,总习惯把最中意的花留待最后打理,这是他的习惯。

    砰!

    重物自温室屋顶砸下,奇异的扑起一阵馨香,窄袖儒衣的男子闭目深切的呼吸着这难得浓郁的花香——**!

    耳边响起细细碎碎的喘息,急促而沉重!

    不对,这花园里除了自己还有可以呼吸的东西吗?眉梢相互收拢,却忍不愿睁眼细究,只因鼻翼间传至脑海的香气太过迷人!

    舍不得遗留丝毫香气在空气里,他仰面追着花香上升扩散的趋势起,陶醉的不知今夕是何夕。

    不对,怎么有血腥气息?

    他不得不挣开眼了,纵使万分不舍,可花香里有了瑕疵。

    转目搜寻罪恶来源,就在他后,就在他后……

    双目膛得堪比响铃,伸出的食指还遗有泥土的脏渍,可是他顾不得那么许多,惊震和愤怒远远高于了他完美主义的界限。

    “你……”你字之后他便再说不出一个字来,不知道现在是该呵斥地上躺倒的那句“尸体”一顿再命人将其丢将去为狗,还是就地将他剁碎切烂了做肥料。

    那“尸体”躺倒的地方,正好是那一列姚黄的栖之地啊!

    那高大的子就那样压着,不偏不倚,刚刚好让他的一众姚黄无一幸免,顺带还搭上数十朵锦帐芙蓉和璎珞宝珠……

    明白那种浓郁馨香的花香是怎么出来的了,窄袖男子哭无泪——那是他一众心肝宝贝的死前绝唱啊……

    疯了疯了,他确定自己是疯了。不然为何一向好自制力的自己会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提起那该死家伙的衣领,手劲十足的希望借由衣领被拉的紧迫感彻底勒死“尸体”!

    “你敢压我的姚黄!”他失声怒吼,原谅他只文不舞,否则一定挥剑当场碎了这个人。

    “迦罗!”被提着衣领的人喃喃自语,昏迷的原因导致他低垂着头,让窄袖男子只看得见他的后颈脖。

    好嫩白的肌肤,比任何女人都要水嫩吧!窄袖男子喉结不自觉的一滚,虽然他还没见过女人的肌肤到底是啥样,可就是有这种感觉。若非这具“尸体”高大与寻常女子太多,他定会以为是具“女尸”!

    “喂,你在说什么。”逮着手中衣料猛摇两下,奈何百无一用是书生,使尽了全力也只能勉强将之提离地面三寸,其余的,便撼不动分毫了。

    “尸体”象征的点了下头,算是勉励窄袖男子再接再厉。

    “压坏了我的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快点起来!”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很好说话的,除了牵扯到他的牡丹和一个叫乔慕远的人。

    “尸体”不动如山!

    “起来!”撒开手,一脚猛踹上去,呼呼,终于有反应了。

    但见“尸体”在地上滚了一圈,原本火红的衣裳上全是泥土花草汁液的痕迹,眼见着“尸体”马上就要压向旁边的丛中笑,窄袖男子赶紧扑上前,拦住“尸体”的滚动趋势。

    险呐!险呐!轻轻吁出一口湿气,一已被惊出了冷汗。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