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

    花街的规矩,间休息,申时梳洗,酉时兴业,卯时停业。

    落霞楼内,玄衣劲装护卫模样的男子缚手而立。

    “哟,大爷,这么早就来了呀,咱们姑娘还在休息呐!”脂粉浓厚的鸨娘摇着绢花罗扇扑将出来。

    “六王爷请书琴姑娘过府!”男子硬生生的宣读六王爷的旨意,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妆容恐怖的鸨娘!

    “嘎?”鸨娘一愣,像是怀疑自己听觉有误一般。

    “请书琴姑娘出来吧,王爷等着呢!”二度开口,男子刀眉已横,凶相已出。

    “哎哟,官爷你不知道,咱们书琴啊,进来子不大舒坦,改,改再过府,可好?”打着商量,附带一个劲儿往男子上贴“便宜”豆腐。

    目光一沉,男子握上腰侧的宝剑。

    “哎哟哟,要不这样,”见势不对,鸨娘挥着罗扇风万种的退开,“牡丹桂兰,你们去别居伺候着王爷!”

    “免了!”皱眉,既然如此,先且回复了主子看他怎么定夺,于是,男子逃也似的窜出落霞楼——复命去也!

    见恶煞离开,鸨娘心有余悸的拿罗扇拍着口,转匆匆奔向内阁……

    “书琴,你最近是怎么了,所有上门的金主,通通不见。”桃花阁内,鸨娘双手叉腰,对着琴架后的影直报怨。

    粉衣女子背对着鸨娘坐在鼓凳上,闻言,收了拂琴的指,素手重重地落在琴弦上:“你让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把面纱一罩,谁看得清楚,”鸨娘建议,不愿意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从指缝中流失掉,“你就往哪儿一坐,随意谈两首曲子,百花花的银子不就是咱的了嘛!”

    “你倒还真把我当成摇钱树了啊!”书琴回面,罩着面纱的脸只露出一副眉眼,由那上扬的弧度透露出的,是姑娘她已经生气的讯息,“别忘了你这落霞楼……”

    “好好好,姑娘你体不适,多多休息,妈妈这就出去,不打扰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像是被人踩着尾巴的猫,鸨娘惊跳起来,忙借口退出桃花阁,走之前不忘了将房门掩好。

    重重一声叹息,她何尝愿意这样?可现在这副鬼样子,不把那一众好色男人吓跑到天涯海角才怪。

    她俯爬在琴上,视线看进琴架上那只银质的西域香鼎光滑的镜面里,揭开面纱,将脸小小的转了个弧度,镜面里桃花一般的半张脸渐次换成另外一边,依旧的粉嫩妍丽,却因眼睑下一块不小的猩红伤口煞了美景。

    那伤口足有拇指大小,腥红的绞着血液皮开绽的翻在空气里,很难想象这伤口是在什么样的况下形成的,但是贴在了以色侍人的女人脸上,无疑是致命的伤。

    明明有上药,明明有疗伤,三天了,三天了,整整三天了,这伤口根本就不见愈合的趋势!

    书琴气恼的挥手打碎香鼎,推倒琴架,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伤口要是无法愈合,该怎么向他交代啊!

    那个长相妖美的男人还有那个修罗族的女子!

    她发誓,这笔账,一定得讨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