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君羞把真情戏(五)

    “罗儿……”伸手抓住她即将走远的影,乔慕远拧眉,难道她不是服软了吗?

    “慕,你是怀着怎样的想法,接受迦罗的呢?”难道接受不该是她么?难道不是把她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才是么?

    “罗儿,你在说什么?”难道她知道什么了?乔慕远讶异的想着。

    “其实,你根本不迦罗,是不是?”她低低陈诉,呵,想了一夜,当看清所有,才发现一直以来都只是自己在一厢愿的时候,心疼的,无以复加。

    “怎么可能?”他故作惊讶的否认,他要她死心塌地的对他——迦罗没看见的是,他眼中划过的寒!

    “在你心里,迦罗不重要吧,一直以来,不管迦罗多努力追着你,多努力在说服自己,”她自顾自的继续陈诉,似乎完全没听见他“满赋深的否认”,“可是,不管多努力,以前是不,现在,你仍然是不会!”

    “傻女人,不你,为何本王留你在边?”最初留下她是因为她的容貌,现在……

    “?”她短促刺耳的讽笑一声,“真的么?会把迦罗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会反复无常,前一刻温柔以待柔似水,后一刻却避之不及弃如敝履?”

    “傻女人,昨晚真的是事出有因,不是本王有意爽约,”原来说来说去还是昨晚的事儿,还以为她知道了他的别有所图,“本王保证下不为例!”

    “不是,不是……”她霍然回,捧上他的俊颜瞧得仔细,想看清他想的到底是什么,不是不是,她说的不止那一件事儿,先前岚陌闹事那一晚他不就反复无常的么?

    “本王的话,你也不信了?”乔慕远说的温柔深,任谁都会溺毙在他精心编制的网之中。

    “我……”以前信的,可是结果呢?不若前世重承诺,不若前世说到做到,甚至,一直都可能只是在哄骗她!

    “恩哼?!”通常女人在这时候无一例外的都会说信!

    可是,有他的灵魂,有他的样貌,有他的气势,又怎么可能不是他呢?那,多与反复,是不是他作为人的劣根呢?恩,是的,应该是的吧……迦罗如此想着,殊不知到了这个地步,心心念念的仍是如何为他开脱……

    仰起脸来,她眸中带泪,唇角却染着花开般的笑,“迦罗信!”信他就是他的慕,也信他,已经上了她……

    “这就对了。”他食指挑起她下颌,拇指蜻蜓点水般的刷过饱满红唇,“现在,过来吃东西。”

    领她坐回桌边,命下人撤去旧餐,重新布上气腾腾的膳食。

    他亲自将筷箸放进她手里,又为她布菜,催着她多吃一些,尽心细致到有些反常。

    “对了罗儿。本王似乎从未听你提及过自己的家人呀。”他试探的问着,一边布菜,一面小心的观察着迦罗的变化。

    拿箸的手顿了顿,家人?

    “没什么好提的,慕以后会明白的。”不知岚陌弄的是什么份,她不好随口说,免得后无法收场。

    “哦,是吗?”没什么好提的?细作的份,也确是不好提!

    “恩。”她默默用着膳,稀里糊涂间,已断送了乔慕远给的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他曾三番四次问过她的来历,她都缄口不提,他想的是,若是她肯坦白,肯为他所用,那他就放她一条生路。

    而她对他三缄其口,是怕她的真实份会吓坏了他,让他更加回避的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