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君羞把真情戏(二)

    “喂,你,”清秀秀的丫头拦住迦罗的去路,式样简单的窄袖褙子襦裙是上好的丝绸料子做的,左搭右的襟口上还绣着精细的梅花,“匆匆忙忙的成何体统!”

    迦罗蹙眉,她是翻窗户偷溜出来的,当然不希望旁人知晓。

    “我家娘娘在那边的亭子里,你去取些酸梅过来,快点。”清秀丫头不客气的吩咐道,横横的一看就是有人撑腰的。

    挑眉,把她当下人使唤了?迦罗不耐的避开丫头,走向沧澜苑,快到了,转过这个花园拐角,再上个短廊就到了。

    “你听见没有,快点啊,耽搁了娘娘的事,你十条命都不够赔的。”小丫头以为迦罗是去取酸梅,对着迦罗背影殷殷嘱咐着。

    要她的命?迦罗止步,回桀的打量这那丫头,是她说的十条命也不够赔吧?

    “愣着干嘛,还不去?”叉腰,冲着迦罗吼道。

    “就你?也配?”也配要了我的命?也配支使我做事?也配对我吆五喝六?迦罗脸上挂着蔑笑,嘴里吐出嘲弄的句子。

    “你说什么?”到底是仗着主子使横的奴才,被人一刁难,狗仗人势的嘴脸立马显了出来。

    迦罗哼笑一声,转径直朝沧澜苑走去。

    “来人啊,把这个以下犯上的婢抓起来,听凭娘娘处置!”小丫头扯开嗓门唤来护院。

    花园隐蔽的四角里因着小丫头的喊声窜出一批护院,团团将迦罗围了起来。

    “将她抓起来。”小丫头命令道。

    这个小丫头不知道迦罗的来历,别居里的每一个护院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迦罗冷眼扫视了一圈来人,抬脚兀自走人。

    “快点啊!”小丫头催促着。

    所有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在离她几米开外的地方便按住兵器进退两难,一面碍于她的份,一面碍于小丫头的命令,两方都不好惹啊。

    “馨儿怎么了?”远远的传来女人温和的声音,众护卫自发的让开一条道儿,恭迎那在侍女搀扶下盈盈过来的女人。

    “娘娘,这个婢以下犯上!”被唤作馨儿的小丫头跺脚回,奔至女人边小心翼翼的扶着。

    “你是?”那女人走上前来,唯一算的上精致的丹凤眼疑惑的打量着迦罗。

    “迦罗。”她向来不吝啬自己的名字,眼前这个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女人虽独有一种雍容的气度,但是太过羸弱,一看就是标秉贤良的大家闺秀。

    “迦罗是?”女人仍有疑惑,转头询问边的人。

    “回王妃娘娘话,迦罗姑娘是王爷的贵客。”护院首领含蓄的解释道。

    “不就又是一个姑爷相好的嘛,还贵客!”馨儿嘟嘴抱怨着,难怪让她做个事儿,架子比娘娘还大,自家郡主也真是忒不值了,嫁了个风流的相公……

    慕的女人,真多呢!迦罗心下苦笑,虽然别居里有无数的姑娘小姐,可是个个轻浮,眼前这位,端得是淑德贤良,与那些女人一比,还真不是一个水准。

    “妹妹真是天姿国色呢,”那女人温婉一笑,唇角上扬的好看弧线遮掩着贝齿,修养到位,“本宫也不是什么不好相与的主母,以后只要妹妹一心为王爷着想,不挑拨众姐妹间的感是非就好。”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争宠,大家和睦相处。

    怎么可能呢?真是天真!迦罗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女人,主母是么?就这子,被慕的一众红颜生吞活剥是迟早的事儿,还有心端当家主母的架子!

    不愿与这种女人多谈,她对这样软弱的对手不感兴趣,其实,她又何尝把谁当成对手呢?骄傲如她,除了对那个男人,还有什么事,是她没有把握的?

    没有请安没有拜别,迦罗转离开。

    “娘娘,你看她……”馨儿心有不甘的指着迦罗背影准备抱怨。

    “那一袭雨打金荷穿在她上,当真合衬,”王妃喃喃自语,全不在意馨儿的抱怨……“她就是那个被传的沸沸扬扬的凤女吧!”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