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云开见月明(五)

    “琅环,传青衣到旒缨阁!”乔慕远一路将迦罗抱回沧澜苑,才将进院,便向后的人儿吩咐道。

    径直将迦罗抱进主寝,直到把她放在榻上,并且确定此时正在这里的这个女人就是迦罗无疑,乔慕远才稍稍舒展了紧绷的俊脸。

    “养好子前,哪儿也不许去。”接过琉璃递来的湿润毛巾,乔慕远抓起迦罗纤白的玉足,及其自然的为她擦掉污垢。

    迦罗本能的缩起脚来,委屈的噘唇道:“可是……”

    “没有可是,”他粗声打断她的话,语气里却不见半分怒意,“你要的,本王都会给你找来,”眼角余光瞧见迦罗似乎仍有异议,于是转而向琉璃吩咐道,“看好小姐,若是小姐出了这沧澜苑,本王唯你是问!”

    “迦罗的体没有那么虚弱,”她不是深闺养的女子,不用照顾的那么谨慎,“而且迦罗,要找练实……”这后半句她说的极小声,似是自言自语。

    “本王喜欢听话的女人。”他低低一笑,好心哄着她。

    她缩回脚,双臂环膝蜷坐榻沿,因他过于轻柔的力道呵痒了脚心。

    “可是……”他总是知道说什么做什么可以将她吃的死死的,迦罗不甘心的想要反驳,却找不到要违逆他喜好的任何立足点。

    “可是什么?”瞧见她蜷坐在榻的可人模样,遂忍不住想逗她一逗,而他,也确实付诸行动了——但见他俯下来将迦罗困在臂膀和榻之间,恶意挨着迦罗耳畔邪肆地笑着。

    “没,没什么。”他靠的好近,近的她可以清晰感觉到他鼻息间暧昧的暖流轻拂在她耳侧,令她紧张的无法流利对答。

    “这才乖。”臆中低低的笑鼓动着迦罗的耳膜,乔慕远满意的看着她“乖乖听话”的表现,口中柔舌一卷,含住眼前圆润的耳垂,咬,“本王晚膳的时候再过来。”

    并不是只有女人才有魅惑人心的本事,男人也有!

    他的舌所带来的颤栗瞬间将她整个吞没,迦罗微启的唇为他刚才话语里刻意惑人心智的语气怔忡。

    意犹未尽的放开怀里可口的美味,乔慕远直起腰,不可思议的挑高了眉梢——为那急窜出来的迫切需求感到费解,什么时候在女人面前,他也这样没自制力了?

    “露出这副模样,只会教本王吃了你。”指点朱唇,按下她那让人想一亲芳泽的艳。

    “知道了。”低眉呢喃,心湖里漾开的涟漪痒了思绪,浸红了她的芙颜。

    “不许出沧澜苑!”临去时乔慕远重申,“其余的你想做什么,本王都你!”

    迦罗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脸上潮红未褪,心里已经盘算起另一件事儿了——他是人啊,是个男人啊!

    怎会听不明白他话里有什么意味,又怎会不理解他的举动代表着什么?

    既然不能出这沧澜苑,也许,找些别的事儿来做做,也不错……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