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云开见月明(四)

    别居的建筑分为前庭和后院,前庭是乔慕远会客时用的,后院才是一干女眷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后院和前庭之间以挖出的一个大型池子为隔阂,泾渭分明,不容逾越。

    廊桥横卧池上,琉璃瓦盖的勾角廊顶威严庄重,粗实的圆柱架在桥面和廊顶之间,足足有十二根之多,根根喷着红漆绘着彩画。

    迦罗一手抱着朱雀,一手扶在圆柱上,张开的檀口吐着重气,脸儿因急促的喘息显得苍白憔悴。

    “小姐,先回去吧。”琅环扶住迦罗,本就不善与人沟通,说起关心的话来僵硬占了大多数。

    过了这座廊桥,再穿过前庭,就是别居所处的青山,那里,应该有竹子……

    迦罗不回话,不想在这个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还分心来给一个奴婢解释,只是扣紧圆柱的指,已经宣示了她定的决心。

    朱雀蓦地抖竖起羽毛,迦罗一惊,顺着朱雀敌视的方向望去,一只白色的鸟,飞进了廊桥,收翅之后,昂首站在廊桥彼端,圆鼓鼓的眼盯着迦罗的方向。

    那是一只成年海东青,腹项雪白,鹏翅紧贴着流矢般的体,白羽间均匀的缀着泼墨点花的纹路,光照之下,纯艳的毛色亮的耀眼。

    “那是?”

    “雪枭,王爷的鹰。”一般是养在王府的!琅环颇为为难的想着,看来,她们已经到了。

    那倒是只颇为傲气的畜生!誊出手来安抚朱雀,指腹顺着朱雀的冠顶一路滑到尾羽,如此来回,动作仔细温柔,而她的眼神,却是落在对面雪枭的上,好似此刻她手里抚着的,不是朱雀,而是雪枭!

    “罗儿,子不好怎么还跑这么远!”责备的话起,乔慕远不知何时已来到她后。

    “迦罗在找练实。”她如实回答,回头对上他急切的眼。

    “是不是累了?”看着她苍白着脸喘息,意识到她的不适,乔慕远将朱雀从迦罗怀里拧出来交给琅环,“先回去,你要的东西,本王给你寻来。”他绷着脸,急切中的担心显而易见。

    弯下腰,他一手掌着迦罗后背,一手穿过迦罗腿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她抱了起来。

    “迦罗现在就要。”被他抱在怀里,她仍是倔强的陈述着,因为不安于他的安排而微噘抗议的唇蠕动着,姣好的唇线不停的变化,全是勾人的妩媚。

    “把你自己调养好才是紧要的。”她的体重让他有些意外,这个女人,都不用吃东西的吗!

    “慕,”她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仰望着他紧绷的面容,并未让他的严肃神吓退分毫,“你接受迦罗了,是不是?”

    “傻女人。”想是他一天不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她便会这样**的追问,真是个大胆的不知含蓄的傻女人呀。

    “是不是?”环在他脖颈上的手紧了紧,因为得不到他的答复而紧张的不知所措。

    “是!你是本王的女人!”他摇头笑道,拿她没办法不是,美丽的女人,真让人无法抗拒啊!

    勾着乔慕远脖子的手用劲,迦罗忽的凑上去,在他反应过来之时,往他脸上落下一枚粉嫩的香吻。

    “不许说谎哄骗迦罗。”她俏的笑着,眸子里星星点点的光芒全是得偿所愿的满足。

    “本王若骗你,就罚本王失去此生挚,如何?”他好笑的反问——若她份清白,他一定说到做到,若是不清白,只有死路一条的她,最后的份不也还是他的女人么?

    迦罗一愣,安静的偎进乔慕远怀里,失去此生挚——那不就是要失去她?那不就是他们不能白头到老???

    “不要,迦罗要永远陪着慕,”她摇着臻首,口中喃喃,“这一世,慕只能迦罗,只有迦罗,才可以和你白头偕老!”

    他不接话,只抱着她,大步往葬花榭赶去……

    后,雪枭尖鸣一声,展开翅膀飞向前庭……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