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云开见月明(三)

    琉璃手脚麻利的替迦罗绾发系发,粉嫩的红莲头冠窝堕髻上,左右各配一副红宝羽绦的镂空宫钗,额间挂着一副精巧的流苏柳叶环,编着细辫的鬓发垂落前,左右各束一枚发箍。

    “小姐你看,这样合适不?”琉璃笑看着妆镜中迦罗的扮相,王爷将雨打金荷赏了小姐,足见王爷对小姐的重视了。

    “慕会喜欢么?”她看不出这样合不合适,只要慕喜欢就好。

    “城中贵人小姐倒都时兴这种打扮,既富贵又好看呢!”王爷的心思她们这些下人怎好揣度,琉璃摆正迦罗的发髻还不忘圆滑的回答。

    理顺裙边翻卷的褶皱,迦罗起走向门扉,双手抄在云袖里,目光落在囚鸟架上。

    朱雀已能站立起来,相较前一天还灰扑扑的羽毛已经变的亮色了许多,可是,这样的变化,却仍旧够不着迦罗想要的速度。

    “它长的好快!”琉璃惊呼,灵动的眸子因惊讶而熠熠生辉。

    “朱雀涅槃,一十年,七七四十九方可长成,你说,快不快?”迦罗抿唇轻笑,仿若看见当年的自己也是噙着如此神追问岚陌一般。

    伸手取下囚鸟架,朱雀颤着步伐靠近迦罗,淡黄的喙笨拙的想啄旁边的衣襟。

    “你的喙还软着呢,等几天吧。”迦罗轻声道,将朱雀捧进怀里,它还很脆弱,喙还没有长到足够尖锐的地步,它需要些东西来磨砺稚嫩的喙,以及维持它正常的成长速度。

    “小姐!”琅环自内室出来,伸直的手上提着一只坠有红穗子的花结,丝线盘花的正中缠着的,是迦罗不能离手的琥珀盏。

    “有没有练实?”任琅环将琥珀盏系在腰侧,她捧着朱雀,问向琉璃。

    “恩,没有。”以前有的,自从讨厌竹子的苏姑娘来后,别居里就没见着一棵青笋,更何况是练实呢!

    没有么?看着怀里的朱雀,迦罗沉下脸来,率步走了出去。

    “小姐,你去哪儿?”琉璃急急跟了上去,哎,这个体不好的小姐……

    凤凰以练实为食,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方可吞千蛇百蟒。

    朱雀涅槃期过,食练实,居梧桐,饮醴泉,不可或缺其一。

    竹子百年开花,然后立即结果死亡,所结之果,便是世称的练实……

    她得去找练实,没有练实,朱雀不可能在既定的时间内恢复如初,更遑论获得比先前更强大的生命力了。

    “小姐,要找练实实非易事,不如托付于王爷!”琅环怀中抱剑抢挡下迦罗离去的脚步。

    “我现在就要!”迦罗语带冷硬,她现在就要练实,委托慕也许是好办法,却不见的会比自己行动来的快。

    不给琅环反驳的机会,迦罗偏轻易的避开琅环的阻碍,脚下裙摆一掀,未着丝履的纤白玉足已跨入院落,上凛凛流动的推拒之气警告着任何一个胆敢向她靠近的生物!

    “琉璃去请王爷,我跟着小姐。”琅环亦步亦趋的跟上迦罗,保持着三步之遥的距离,不越矩分毫。

    走出沧澜苑,一路寻到花园里,举目望去,满园皆是花草灌木,不见半棵青竹,迦罗掉头走上抄手游廊。

    “小姐,交给王爷吧!”琅环开口,她本不是婆妈的姑娘,若不是先下形式又变,她才不会阻扰小姐的出行自由。

    “你们当真不知道哪儿有练实?”迦罗挑眉问。

    “不知。”

    “你们都不知,慕又怎会知道?”以慕养尊处优的生活,必是五谷难分,下人都不知道,他又岂会知道?

    可是迦罗忘了一点,练实并非普通之物,往往只有位高者才有时间、金钱和劳力去追逐它……

    看着迦罗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琅环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去,即使前面有豺狼虎豹,她也得舍为主啊……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