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云开见月明(二)

    迦罗轻叹,转走入里间——乔慕远正坐在榻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伤口有上药没?”她走近到他前,他贴心的执起玉腕,翻看袖下手臂上是否有上药的痕迹。

    “迦罗自己会疗伤的。”受不了他的温柔以对,只要他对她表现的有一点点好,她总是会飞蛾扑火得全心都恨不得挖出来给他瞧个仔细。

    “罗儿,本王以后会对你好的。”先前误会她是妖崇,错待了她,现在全都明了了,她不仅不是什么妖崇,反而带祥瑞,这让他比任何人都要开心,而现在,只要查实了她的份无害,那他一定实她母仪天下的万千荣宠!

    “慕?”她受宠若惊,呆呆的任他握着自己的手,一千年,他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她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一千年来所受的苦楚煎熬,终于修成正果了?

    “他们说你是凤女,你知道么?”他将他抱进怀里,放她坐在自己腿上,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她上的伤口。

    “凤女?”那是什么?她不是迦罗么?

    “那只涅槃的凤凰,难道不是为了保护你么?”他失笑,真是个傻姑娘。

    “你是说朱雀?”那是朱雀啊,不是凤凰。

    “凤凰有五类,赤色的朱雀、青色的青鸾、黄色的鹓鶵yuānchú、白色的鸿鹄和紫色的鸑鷟(yuèzhuó),那只丹凤通体火红,叫它朱雀也没错!”世人的观念里,四灵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朱雀,亦是凤凰。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对迦罗好的?”她敏感的抓住玄机,他突然改变的态度,不怕她,不拒她,一定是有原因的。

    “不是。”他想也没想就矢口否认,速度比他正在思考的大脑还要快几分。

    不是么?他不知道,如果不是,为什么他直觉的否认了她的说法,直觉那样的答复会伤了她,而他现在,舍不得见她有半点伤心难过的神色,所以否认……

    迦罗神色暗了下来,他回答的太快,快得有种预先谋划好的感觉……

    “罗儿,不许胡思乱想!”看出她小脑瓜子里此时正存着一些不好的的念头,娟秀的眉儿都已蹙在一起,眼中一片,全是愁云惨雾。

    “慕,你说会对迦罗好,是不是……”她彷徨地问不出口,怕是自己会错了意,怕他说的好不是指接受她,也怕他说的对她好压根就和无关……

    “傻女人。”手指宠溺的捏着她嘟着的脸蛋儿,才将沐浴完,嫣红粉嫩的煞是好看。

    “迦罗不傻!”她抗议,眼中脸上的嗔满满,几乎将他看的痴了。

    “傻!”他故意逗弄她,喜极了她此刻的柔媚,“这雨打金荷可是许多王宫贵妇眼馋已久的华裳,本王觉得只有你才能穿出它的华丽。”他示意放在一旁的衣裙,红衣金纹。

    “迦罗不要。”她不喜欢花哨的衣饰,虽然好看,却不是她的口味。

    “本王想看你穿,你也不要?”乔慕远挑眉,这衣裙,多少女人问他求过,上至妃嫔公主,下至红牌名伶,他却从没给过任何女人。

    “慕……”弱弱的抗拒……

    “你是本王的女人,随本王进京纳福,可不许寒碜了。”他以皇家体面她就范——要和他上京就不许丢他的脸,要给他长面子,就得穿上这衣裙!除非,她不随他同行!

    “迦罗,真的,可以是慕的女人?”问的极致小心,她对这个很在意,一直一直都很在意。

    “只要你穿上这衣裙!”给她世间至宝还得哄着她,真是个麻烦的女人,不过,至少这个麻烦现在他还是很喜欢的。

    她将衣裙抱进怀里,只是换衣服,她能做到的,为他,这点改变不算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