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云开见月明(一)

    拓龙纹的大理石浴池里,迦罗长发披散,双臂轻舒,架在池边龙鳞石纹上的的玉腕纤白光滑,右肩上搭着几缕青丝,湿润的色泽堪比龙涎遗光,左肩露在水面,氤氲蒸腾的雾气迷蒙,却丝毫不减她肩头圆润细腻美好的线条。

    琥珀盏漂浮在池面上,晶莹的红光流溢,将迦罗屡屡包裹在其中,水面上满满浮着一片七彩艳的玫瑰花瓣,透过缝隙看去,波动的水下粼粼一片,全是红色的晶光闪烁。

    迦罗双臂搭在池边,看似随意散漫,然细看下去,却会发现,从她舒展的手臂到指尖,细细腻腻的,全是辉光闪耀的痕迹。

    她阖着双眼,抿紧的唇瓣已被自己口中的贝齿咬的泛白,琥珀盏飞速的旋转着,辉光在容器与她之间来回转换,一点点的缝合着她周大大小小的伤口……

    “罗儿,看看本王给你带什么来了。”乔慕远的朗笑声蓦然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推门而入的响动。

    迦罗惊骇地睁眼,看见乔慕远站在门桓处的形,赶忙抓紧琥珀盏,兀然往浴池最偏远的角落游溺去……

    层层波动的花瓣弄着她的锁骨,她缩着子贴在池边,惊恐的眸中,更多的是乔慕远不懂的懊恼,他只看见她羞涩的躲在水里,圆润的肩头,细腻的脖颈,人的容貌,以及她惊兽般的模样——无一不是在挑战他作为男人的极限……

    “咳,”尴尬的别开头,不想让她觉得羞臊,可是自己又不是此刻还能转出门的君子,“上还有伤,怎么就在池子里泡澡了呢?”

    语带责备,他十指僵硬的扣紧手中的银丝托盘,里面,整整齐齐的叠着一红色的衣裙。

    不知道他是不是看见自己在运功疗伤,迦罗懊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依然记得他看见她周的辉光时眼里的厌恶,依然记得她的辉光,带给他的恐吓有多么严重。

    “琉璃呢?怎么也不在这儿伺候着?”言下之意是,怎么没人在他进来的时候告知他,迦罗正在里面沐浴的事。

    “恩,我不喜欢沐浴更衣的时候有人在周围,所以把她遣去照顾琅环了。”她要运功疗伤,肯定不能让琉璃看见吧,所以顺水将琉璃推去照顾伤重的琅环,实在是两全其美。

    “上那么重的伤口不可以沾水,还不快点起来。”他板着脸道,转走到屏风后面去,给迦罗穿衣起的时间。

    他应该没有看见吧,看他板着脸好像只是因为泡澡不利于自己伤势的恢复。迦罗如是想着,直到乔慕远的影消失在屏风后她才起穿衣。

    惊吓中打断了疗伤的进度,琥珀盏里的辉光撤回,少了它的守护,温的池水浸着伤口所带来的刺痛让迦罗忍不住拧眉,快速离开池子,随意系绑住长发后将睡袍上。

    手心里的琥珀盏收纳着满满的辉光,她怎会不知道,这辉光,尽数是朱雀的精血,若是没有朱雀那倾力相互,此刻,她,已是灰飞烟灭……

    门扉处高悬的囚鸟架上,灰扑扑的雏鸟卧在食盘里,哪还看得出半分神鸟的气势……

    迦罗轻叹,转走入里间——乔慕远正坐在榻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重要声明:小说《莲乔:卑爱,阿修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